第七章 攻取武昌 4、康福挥刀砍杀之际,一眼看见弟弟康禄

 《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二十二日傍晚,当蚕儿从康福手里接过毒药时,她的手抖抖的,浑身发软,一回到屋里,便瘫倒在椅子上,半天起不来。康福吩咐的话一直在脑中盘旋:“今天夜里,在石祥祯就寝前,将毒药放在茶碗里,无论如何要劝他喝下这碗茶。毒药要半个钟点后才发作,趁这个机会逃出总部,躲进刘家宅院。”石祥祯马上就要回来了,蚕儿还没有最后下定决心。既是一个造反的长毛头领,又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对他,她又怕又爱。到武昌城破时悄悄离开他,这点,蚕儿咬咬牙可以做到,但要亲手放毒药去毒死他,她怎么能下得手呢?听到石祥祯进屋的脚步声,蚕儿一跺脚,狠下心将毒药放进茶壶里。正在这时,石祥祯推门进来了。

  石祥祯今夜很高兴。他看到因过度紧张而满脸泛红的蚕儿,觉得她比往日更美。他摸了摸蚕儿的脸,热得烫手,再摸摸额头,更烫。石祥祯惊奇地问:“你病了。”

  蚕儿下意识地摇摇头。

  “你脸上和额头都烫得厉害。”

  蚕儿情急生智:“我刚才喝了一口酒。”

  石祥祯深情地望着她:“蚕儿,你真美。这几天委屈你了,也没有好好地跟你说几句话。你是个讨人喜爱的女子。”

  蚕儿奇怪,今夜怎么这多话?她怯怯地说:“将军,你今天很高兴。”

  石祥祯笑道:“你说对了,蚕儿。我的弟弟翼王率领五万援军后天就要来到武昌,我们内外夹击,马上就会将曾国藩活捉。到那时,我们在阅马厂开公审大会,将青麟、曾国藩押上台,让老百姓诉苦伸冤,扬眉吐气,你姐丈的茶庄也可复业了。”

  “真的?!”蚕儿现出惊喜的样子。

  “真的。蚕儿,把湖南来的人马打败,杀了曾国藩后,我要亲自到天王那儿去禀报,请天王实践他自己上次撤离武昌时,对全体兄弟姐妹们所许下的诺言。”

  “天王当时许下了什么诺言?”蚕儿问。

  “天王当时说,进了小天堂,成了家的夫妻团聚,没有成家的,男婚女嫁。”

  “那后来又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

  “也不知天王是怎么想的,怪不得兄弟们都有怨言。我要为你,为我,也为天国所有的兄弟姐妹面奏天王。蚕儿,”祥祯摸着蚕儿的手说,“到那时我要你脱下男人的衣服,换上最美丽的凤冠霞帔,我和你拜天地天父天兄,做一世恩爱夫妻,白头到老。”

  石祥祯的这几句话,像一罐蜜似的灌进蚕儿的心里,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巨大幸福,如果真的能跟眼前这位英雄白头到老,也不枉此一生。但他是造反的逆贼,他们的造反能成功吗?

  “将军,别人说你们成不了大事,今后要满门抄斩的。”

  石祥祯哈哈一笑:“你听谁说的?我们的天王已在天京登基,我们水陆大军有百万之多,半个中国已是我天国的了。北征军马上就要打到北京,活捉咸丰妖头,清妖就要彻底灭亡了。蚕儿,你就等着做一品夫人吧!”

  蚕儿被石祥祯说得满心高兴,她也觉得,在这样的英雄面前,应该没有敌手。石祥祯又说:“蚕儿,去年我在天门收下了一批兄弟。”

  “将军到过天门?”一听到说起自己日夜思念的家乡,蚕儿立刻想起了母亲和哥哥。

  “我去年在天门驻兵一个月,杀了天门的狗官,开仓放粮。那一天,一位中年妇女牵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来到我的身边,对我说:‘老总,你们真是好人啊。没有你们,我们娘儿俩早就饿死了。我儿子要投军,老总,你收下他吧!跟着你们我放心。’妇人又转过脸对儿子说:‘小三子,你今后若有机会到武昌,千万要打听到妹妹的下落,见不到你妹妹,我死不瞑目呀!’”

  蚕儿蓦地一惊,哥哥的小名不正是叫小三子吗?她急忙问:“将军,小三子的大名叫什么?”

  “叫王金来。我今天正碰到他,问他妹子寻到没有,他摇了摇头。”

  蚕儿完全明白了。自己的母亲和哥哥都还健在,她感谢太平军的大恩大德。而今,哥哥已参加了太平军,自己却要为官府来谋害恩人和亲人。蚕儿仿佛大梦初醒,她暗自庆幸,还没有铸下大错,一切都还来得及补救。石祥祯走到茶壶边,倒出一碗茶,蚕儿惊叫一声:“将军!”正在这时,门被打开,彭玉麟、康福、鲍超进来了。石祥祯笑问:“三位壮士,为何深夜来访?”

  说罢又举起茶碗要喝,蚕儿扑过去,大叫:“碗里有毒!”

  同时抽出一只手将茶碗打落在地。石祥祯被眼前的情景弄糊涂了。蚕儿指着彭玉麟等人对石祥祯说:“他们是官府的人。”

  石祥祯一听,猛地抽出刀。鲍超气得大骂蚕儿:“你这个贱人!老子宰了你。”

  边说,一把刀已向蚕儿头上砍来,石祥祯用刀拦住。这时国贤兄弟闻讯冲进来,一眼认出了康福,恨得牙齿咬得吱吱响,破口大骂:“你这个千刀万剐的贱奴才,老子今天要将你碎尸万段!”

  西征军总部立时变成了血肉横飞的战场。太平军层层逼过来,将彭玉麟、鲍超、康福三人围在当中,三人也不示弱,挥刀迎战,太平军虽多,一时却也近不了身。鲍超抡起大刀,抖擞着精神,一人对付二三十人,毫无惧色。杀得兴起,他猛然吼叫起来,顺手操起身边的案桌,朝人堆里打去,几个太平军兵士被砸得头破血流,鲍超趁机手起刀落,砍倒了几个。彭玉麟见屋里门外人越来越多,知久战下去必然吃亏,边战边对康福、鲍超说:“不要硬拼,准备从窗口冲出去!”

  正在这时,惊天动地的炮声接连响起,石祥祯、周国贤等人一愣,彭玉麟等人趁这一瞬间跳上窗头,冲出屋外。三人脚刚落地,康禄带着十来名兵士从旁边绕了出来。康福对彭玉麟说:“你们快走,我在这里断后!”

  彭玉麟想到还有带领三百湘勇攻破城门的大任务,便对康福说:“我和鲍超先走了,你略抵挡一阵就走,赶到文昌门。”

  康福点点头,束紧腰带,大吼一声,挥刀冲过去,正要砍杀,一眼看见康禄,大吃一惊,与此同时,康禄也发现眼前这位官府中的人就是自己的胞兄,也大出意外。康福不忍心弟弟死在湘勇手下,更不愿兄弟刀枪相见,相互残杀,高声对弟弟说:“兄弟,武昌城就要破了,你赶快逃出去,逃出去!”说罢,刀虚晃一下,腾空跳上屋顶,踩着瓦片一溜烟跑了。

上一篇:第七章 攻取武昌 3、薛涛巷的妓女蚕儿真心爱上造反的长毛头领

下一篇:第七章 攻取武昌 5、一律剜目凌迟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 秦晓鹰:喉舌、匕首、投枪 - 来自《中国高层新智囊》

秦晓鹰,1948年9 月23日生,大学本科毕业,高级编辑,享受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特别津贴。先后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史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副编审、编辑部主任、分党组成员;1985年调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小组任办公室副主任、处级调研员;1987年在中共中央宣传部工作,任中国国际战略研究会研究员、《党建》总编室主任、《中华英烈》副总编;1994年调国有资产管理局任宣教中心主任,后任《中国资产新闻》报总编辑;1997年4 月至今任《中国财经报》社长兼总编辑。   中国共产党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使经济增长延续时间最长的执政党。中国共……去看看 

1-11 如何改变一个发起思维(Sponsoring Thought) - 来自《与神对话》

尼:我想再回到我先前提出的一些问题上去。在每一个问题上,我都想要进入更多的细节。光是谈关系,我们就可以写一整本书,我知道这一点。但那样的话,我可能永远问不到我其他的问题。神:会有其他的时间、其他的地方,甚至其他的书。我与你同在。让我们继续下一个。如果有时间,我们会再谈到它的。尼:好吧。那么,我的下个问题是:我为何仿佛无法在我的人生中吸引到足够的金钱?我的余生是否注定了得省吃俭用?关于金钱,是什么阻止了我去实现我全部的潜能?神:这情况不只你一个人有,许多许多人也都有。尼:每个人都告诉我,那是个自我价值(self–wor……去看看 

第三一首 - 来自《神曲》

巨人同一条舌头先是责备我,弄得我两颊羞红,然后,它又医好了我的病痛我曾听过这样的叙述:阿奇琉斯和他父亲的那把投枪,就常使人先是感到忧伤,然后又得到良好的奖赏。我们背向那凄惨的深谷而行,沿着环绕深谷的堤岸迈进,穿过堤岸,默不作声。这里既不是白天,也不是夜晚,这令我无法向稍远处投射我的视线;但是,我却听到一阵响亮的号角声在回旋,那声音是如此震耳,甚至赛过一切雷鸣,那响声传送的路径恰好与它发出的方向相反,它使我朝那边盯住一个地方,目不转睛。在那惨痛的溃败之后,查理大帝丧失了神圣的战友,就是罗兰也不曾把号角吹得如此令人动魄……去看看 

2-7 一般结社与政治结社的关系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能使人们每天行使政治结社的无限自由。在世界上,也只有这个国家能使公民们想到在社会生活中不断行使结社权,并由此得到文明所能提供的一切好处。凡是不准政治结社的国家,一般结社也极少。决不能轻言这是偶然的结果,而应当断言在这两种结社之间存在着一种固有的而且可能是必然的关系。由于偶然的原因,几个人可能在某一事业上有共同的利害关系。比如,他们可能都要去办一种商业,或者都要去经营一种工业。于是,他们相会了和合作了,并逐渐认识到结社的好处。共办这种小事情的次数越多,人们就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越来越……去看看 

附论1 市场、国家以及道德的限度 - 来自《财产与自由》

[1]人类是在一系列制度约束的范围内活动的,这些已然历史地逐步生成的制度性约束,一部分是纯粹偶然形成的;一部分是社会进化过程中残存下来的;一部分是因技术上的需要而产生的;还有一部分是基于建设性的构想(被恰当地或者不恰当地表达出来的)设计出来的。然而,这些制度性约束——规定了人类行为必须在其间进行的背景环境,可能与人作为一种名副其实的“社会动物”的资格并不相符。在道德-伦理上的资格“相对纯粹”的范围内(参见:雷因霍德·尼伯,第3、267页),也许另存在一种适宜的方法,能够缓解这种不相符所造成的冲击。必须尝试修改……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