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张学良传》

  出于对张学良将军的敬佩,想写点有关将军生平事迹方面的文章,是我多年来的愿望。但因无法与将军见面,加上资料不足,一直未能动笔。但此愿未偿,实难心安,竟有些欲罢不能了。后来,经过一段较长时间的走访、调查、酝酿和准备,于1986年夏天开始动笔,一发而不可收,到年底便写出初稿。
  首先看稿并给予帮助的,是黄朝章教授。1986年冬,全国纪念西安事变五十周年学术讨论会在西安召开。在会议期间,我与陕西师范大学房成祥教授和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鱼汲胜同志都曾详谈过这部书稿的内容提纲,他们还分别看了部分初稿,提出了一些很好的建议和意见,使我在以后的研究和写作中,受益匪浅。
  1987年春,基本定稿。同年9月,去沈阳参加“张学良暨东北军史学术研讨会”期间,我又利用会前会后的一段时间,追寻张将军的足迹,访问他长期居住过的大帅府等旧址,走访了一些老同志和张将军的亲属,同时还在辽宁省图书馆等处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回西安后,我反复琢磨,几易其稿,唯恐不能书尽其意,唯恐未能准确地写出将军的思想和性格,唯恐未能公正地评价他的历史功过,想尽量把张将军的坎坷一生如实地再现出来,让我们大家永远记住他对中华民族的贡献,并从中得到一些教益,却仍不能尽如人意。
  在撰写此书时,我精选史料,力求真实、准确,在行文落笔处,注意追本溯源,以使言之有据;在写到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时,一般不由作者作过多的描述渲染,而是尽量采用第一手资料,如本人的谈话、书信、讲演、文电等,或当事人的口述笔录。引文大都出自比较权威的专论、专著及当事人的亲身经历和见闻;有一小部分系引自文学传记或纪实性质的文学作品,它的准确性虽有所欠缺,但也并非凭空编造,而是“囿于特定的历史范围之内”的。它对于那个历史时代的某些历史场景和人物心理的描绘,也还是比较真实的。
  张学良的生平事迹是不平凡的。由于自己水平有限,错误和不当之处,在所难免,诚恳欢迎专家和广大读者批评指正。
  在写作过程中,多蒙西安地质学院和社科部领导及部内外同志们的关怀。江汉大学副教授李传信、中国地质大学离休讲师曹冠卿同志审阅了本书的校样,并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西安地质学院社科部资料室、西安事变研究会资料室、西安张学良纪念馆、商业部老干部局白竟凡、郑州大学杨中州副教授,以及李越、徐月俍、杨美让、周亚兰等同志,也从各方面给予热情的帮助,特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此书的出版,还得到中共中央统战部、中共湖北省委统战部、宣传部领导的关怀和长江文艺出版社领导及编辑的关心和支持,在此表示深切的谢意。
  最后,借用老作家柯灵一首近作“七绝”作为本文的结束语。笔者无意议论当今文风,目的在于自励,并与读者诸君共勉。诗云:

  浮夸矫饰早成病,
  作势装腔总失真;
  好是风清月白夜,
  披襟促膝话平生。
                           作 者
                        1988年8月5日

上一篇:何当共剪西窗烛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序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在这场以法西斯轴心为一方,以反法西斯同盟为另一方的大战中,双方投入的兵力兵器之多、战场波及范围之广、作战样式之新、造成的损失之大、产生的影响之深远都是前所未有的。尽管大战结束近50 年来,物换星移,事过境迁,但它仍以其恢宏的气势、深刻的内涵、丰富的底蕴,磁铁般吸引着中外众多的军事家、历史学家去探究和著述。由军内外一批学有专长的中青年军事史学工作者撰写的这套《二战八大将帅》丛书就是这方面的又一新作。   战争可谓人类所能参加的最惊险、最激烈、最残酷……去看看 

七 挣钱与环保 - 来自《自由人心路》

在从事“环保”活动的同时,我对环保的前景实际是相当悲观的,因此我从事环保活动,并不是指望它的效果,只是在表达个人的一种态度。挣钱与环保一位在英国居住的朋友讲了这样一件事:英国的环保教育非常普及,尤其对儿童更下功夫,大概跟中国当年进行共产主义教育一样,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教育效果应该说不错,平时非常喜爱汽车的儿子一天坚决要求妈妈卖掉汽车,因为汽车是个“bad thing(坏东西)”。当妈妈的不好直接反对,只有问她的小环保斗士,如果没有了汽车,他怎么去上学?儿子稍做思考,随即迎刃而解地指教他妈:“我们买一架飞机!”那位妈……去看看 

苦难记忆——为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四十五周年而作 - 来自《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当无辜者在一方,而罪人们在另一方时,这叫作什么?”     “我不知道,小姐。”     “动动脑筋,傻瓜。”     “我不知道,小姐。”     “如果人们将一切毁灭,一切都已失去,但太阳还在升起,空气仍旧清新……”   法国电影艺术家戈达尔在其故事新编《芳名卡门》的结尾处写下的这段对白,使我无法释然。   卡门小姐——一位美丽、热情、任性、富有女性特有生命直觉的女孩子,身饮冲锋枪弹,躺在血泊中,以最后一丝生命的气息,提出了两个在我解答不了的问题。人类的历史、个人的生存都受到度两个问题的严峻拷问。然而,死……去看看 

第18节 “两个积极性”:一种宪政策略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高度的中央集中统一领导虽然保证了国家的统一以及政权在毛泽东去世之后的基本和平的转移,但还是有粉碎“四人帮”的事件。并且一些回忆录和传记显示,当时“四人帮”在上海以及其他地方曾试图以民兵指挥部为名建立第二武装,“四人帮”被抓后曾试图“武装叛乱”。可参看,郑谦、张化:《毛泽东时代的中国:1949-1976》(三),中共党史出版社,2003年,页479;范硕:《叶剑英在非常时期》,下册,同前注27. 但是带来了很多问题。如果从经济上看,这些做法带来的问题就是中央“统得过死”的问题。19……去看看 

9 IX Enterprise and Profit - 来自《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英)》

Part III, Chapter IX Enterprise and Profit We must now consider more concretely and in detail the effects of uncertainty on the general form of organization of economic life. The best method seems to be to take up a society in which uncertainty is absent, imagine uncertainty introduced, and try to ascertain what changes will take place in its structure. We therefore return to the argument of chapter IV in which the mechanics of exchange and competition were studied with unce……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