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图书

凡勃伦的《有闲阶级论》的主旨在于讨论作为现代生活中一个经济因素的有闲阶级的地位和价值,但是要把讨论严格地限制在这样标明的范围以内是办不到的。因此关于制度的起源和演进以及一般不列入经济学范围以内的一些社会生活特征,这里也不得不给以相当的注意。书中,作者标榜自己与正统经济学不同之处是要寻找和分析经济行动的非经济意义。他指出了炫耀消费行动的显功能和潜功能,分析了有闲阶级、企业营利者和机器操作者之间的矛盾冲突,希望出现工程师集团来管理社会。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 来自《对面坐着马向东》

某某某,沈阳某商城董事长。1991年送1000元,92年送1000元,93年送2000元,94年送2000元,95年送2000元,96年送5000元,97年送10000元,98年送10000元,99年送10000元,另:95年章亚非煤气中毒住院该人送2000元,96年马向东生病送5000元,98年5月马向东过生日送一个玉件(不知多少钱),98年下半年送10000元,这次是美金。   老马坐在我对面开始给我“翻”他们家的“账本”那已经是边聊天边抽烟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   “起初就是一两千元,两三千元,到1995年以后,人们收入水平提高了,有人就送一万,个别的也有送两万的。”   我问:“送钱这事儿也能跟着水涨……去看看

七 - 来自《一个人的圣经》

36   “把国民党残渣馀孽反动兵痞赵宝忠揪出来示众!”   前中校在主席台上对话筒高声宣布,他身边端坐的是带领章帽徽的现役军人军管会主任张代表,不动声色。   “毛主席万岁!”会场上突然爆发一声呼叫。   後排的一个胖老头被两名青年从座位上拖了起来。老头挣脱手臂,举手挥拳狂呼: “毛曰口自主席万岁!毛——毛……”   老头声音嘶哑,拚命挣扎,又上去了两名退役军人!在部队服役时学过擒拿,折臂反拧,老头当即屈膝跪下,呼叫窒息在喉咙里。四个壮实的汉子拖住胖老头,老头两脚还撑在地上,像条不肯上架开膛的生猪,蹬蹬的脚步声中……去看看

第五章 信息时代特有的战争手段:战略信息战 - 来自《信息时代的世界地图》

讲到信息战,人们很容易想到海湾战争,“精巧”的炸弹,隐形轰炸机,天空的卫星,对于伊拉克雷达、通迅设施的“电子压制”,以及一张协调、组织、联络空中、海面、地上的飞机、军舰、坦克,乃至单兵的计算机网络。这是典型的或军事技术的概念。然而,人们也许不久就会发现,这种军事技术,还不是与信息时代结合得最紧密、最考虑到信息时代特点的军事技术。   信息时代的特点,就是信息流在人们的基本生活之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人们当然也就越来越依赖于信息流的正常流转。于是,破坏或者操纵信息流就成为这个极端依赖于信息的时代新产……去看看

第五章 “伦敦之鹫”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扩张步伐迈得狂,无奈条约身被绑;     两次谈判急先锋,一意孤行蛮对抗。   20年代中后期,随着当时世界上帝国主义列强实力对比的变化,凡尔赛一华盛顿体系所确定的对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分割瓜分再也难以维持了。在欧洲,德国和意大利不断提出修约要求;在亚洲,日本则充当了修约的急先锋。1927年4月,长州军阀田中义一上台执政,他责备前一届内阁屈从华盛顿会议的决议,并宣布对中国实行“铁血”政策。为了研究侵略中国的政策,1927年6月27日至7月7日,日本内阁召开了臭名昭著的“东方会议”。参加会议的人除外务省、陆军省、海军省、参……去看看

第五章 科学的目的 - 来自《客观知识》

说到科学活动的“目的”也许听起来有点天真;因为,显然,不同的科学家有不同的目的,而科学本身(不管可能指的什么)没有目的。我完全承认这一点。然而当我们说到科学时似乎多少清楚地感到:存在某种表征科学活动特点的东西;而且既然科学活动显得相当象一种理性活动,既然理性活动又必定要有某种目的,试图描述科学的目的或许就并非完全无益的。  我认为,科学的目的是:对于我们以为需要说明的任何事物,找出令人满意的说明。所谓一个说明(或一个因果的说明)指的是人们用来描述被说明的事态(the explicandum)的一系列陈述,而其它陈述,即说……去看看

著者原序 - 来自《论法的精神(中文版)》

如果此书中纷繁事物中的某件事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而冒犯了某些人的话,至少应该说,我并无恶意夹杂其间。我与生俱来没有丝毫非难别人的性情。柏拉图感谢上苍,使他诞生在苏格拉底的时代。我也得感谢上苍,使我出生在我寄予生存希望的政府的时代,还要感谢它,要我依从那些让我热爱的人们。我有一个惟恐人们不赞同的请求。那就是请读者们对一部二十年的著作不要浏览片刻就得出结论;应该对整部书,并非书中的只言片语给予赞扬或谴责。如果人们愿意寻找作者的意图,只能在著作的总体意图中寻找和发现它。我首先研究各种人;我确信,在如此无限……去看看

第二章 种族:最为牢固的断层线 - 来自《信息时代的世界地图》

当我们考察信息时代时,我们不仅要考察那些最具有信息时代特点、最受信息时代影响的断层线,而且要考察其反面,最不受信息时代影响的断层线。简而言之,我们不仅要考察那些最“比特”的东西,而且要考察那些最“原子”的东西。我认为,就世界政治地图而言,最“原子”的东西莫过于种族之间的断层线。其他东西,如文化、语言、宗教、意识形态,甚至国家,其观念的成分——即“比特”——要大得多。“比特”成分大的断层线易受信息时代的影响,在信息时代往往会变得模糊不清或错综复杂。而以人的体形特征、遗传学构造这些最为基本的差异为基础……去看看

13 自杀 - 来自《新疆追记》

在杨科长的冷眼审视下,我来回踱步,思想疾速地飞驰。然而那时头脑并不混乱,反而条理越来越清晰,结论越来越肯定。我清楚地意识到,对目前的状态需要做最坏的打算,必须正视这种可能,我最终也许会抵抗不住。对此需要事先知道可能带来什么后果?   我把可能遭受连累的线索逐一排列,从每条线索一步步往下推,连累可能延伸到多远,会带来多少伤害。一个代价的表格逐渐形成,一边是一系列与我密切相关的人,他们或者受指控,或者被捕入狱,或者是断送前程,而表格的另一边,只有我一个。   怎么来衡量这种代价?   其实不要说一系列,哪怕只有一个亲近……去看看

第四章 中国人缺乏集团生活 - 来自《中国文化要义》

一 西人所长吾人所短 团体与个人是西洋人的老问题;全部西洋史几乎都表见在这问题上面。他们在这问题上所受教训及锻炼既多,自然有许多长处。这许多长处,亦可分两面来看。关于个人一面的,且容后谈。关于团体一面的,可以约举为四点: 第一,公共观念; 第二,纪律习惯; 第三,组织能力; 第四,法制精神。 这四点亦可总括以“公德”一词称之。公德,就是人类为营团体生活所必需的那些品德。这恰为中国人所缺乏,往昔不大觉得,自与西洋人遭遇,乃深切感觉到。距今四十五年前梁任公先生倡“新民说”,以为改造社会,挽救中国之本。他第一即揭“公德”为论……去看看

第十一章 张卓元:巨笔如山,参与起草国家“十五”计划 - 来自《中国高层新智囊》

张卓元,男,1933年7 月生。1983年7 月起先后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经济研究所、工业经济研究所、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财贸经济》主编、博士生导师。1995年9 月至1998年10月任《经济研究》主编。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1990年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1991年7 月被评为获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曾获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著作奖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成果奖。   多强调“制度建设”,少谈点“大胆探索”。——张卓元   愈老愈辣的经济学者   2003年10月14日,备受海内外关注的中共十六届三……去看看

廿七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这话还真让爱国给说中了。没过一年,葛定国同志和苗岭秀果然就闹翻了。  说出来让人匪夷所思,葛定国同志和苗岭秀的矛盾是从苗岭秀的女婿、玲玲的男朋友身上开始的。  前面说过,玲玲是个长得惹人喜欢的文静可爱的女孩,在葛定国同志的介绍和苗岭秀的亲自奔走下,为玲玲在太平洋保险公司找了一份文秘的工作。玲玲每天穿着公司文秘必穿的白衬衣、藏蓝西服套裙上下班,又干净,又时尚——现在的时尚是穿白领制服,这样的女孩,看中她为她介绍男朋友的就特别多,有好几个男孩子的条件都是很不错的,其中有一个在国家机关当处长,一个在公司里……去看看

第16章 - 来自《永不瞑目》

这两天欧庆春患了感冒,所以晚上不到十点便上床睡觉。父亲上次生病剩下的药里,大概有扑尔敏的成分,吃过之后便昏昏欲睡。正睡得模棱两可,她的BP机突然狂叫起来,又是肖童!她强睁着眼用手持电话回电。  肖童说他正在三环路附近的一个公用电话亭里,有点情况希望与她见面。庆春凭经验感觉到这次可能确有情况,因为肖童的口气不像前两次那样有种没事找事的无聊。她和他把接头地点约在位于两人之间的建国门立交桥下,便匆匆下楼,拦了辆出租车便向二环路方向开去。时间毕竟太晚了,她不方便再让肖童到她家来,尽管他自称有车。  他们很快在……去看看

10、制度变迁的理论:概念与原因 - 来自《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

L·E·戴维斯 D.C.诺斯   引言   传统的历史学家已表现出对使人类行为得以发生的制度的兴趣,他们的许多著作中包括了对人们与这些制度之间的相互影响的检验。另一方面,经济史学家(尤其是“新”派史学家)则将他们的努力集中于用经济上的理性行为来解释过去的事件,制度被视为既定的,那些更为传统的史学家的“考古”癖有时会受到蔑视。或许是由于他们对长期变迁的关注,传统的史学家已承认,制度确实在很大程度上与经济增长的速度和模式有关(一种对它们来讲是很显然的相互关系,不过经济学家只是逐步领略到的)。许多史学著作往往热衷……去看看

第五章 衡州练勇 6、把筹建水师的重任交给彭玉麟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杨载福从那次王衙坪回来,曾国藩又派人把王世全接到桑园街住了一天。王世全把彭玉麟的情况详详细细地告诉曾国藩。当然,王世全不知道彭玉麟至今单身的真正原因,而曾国藩却更佩服玉麟“匈奴未灭,无以家为”的志气,认为是当今少有的奇男子。他对世全说:“一旦彭玉麟到了你家,你就派人告诉我,我要亲到贵府去拜访他。”  恰巧这时上月派往江西了解军情的郭嵩焘,从江西带着江忠源的信,来到了衡州桑园街。江忠源鉴于太平军水师的强大,力劝曾国藩在衡州训练水师,并答应向朝廷上奏。郭嵩焘也把在前线所看到的太平军炮……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