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中国”是否成气候?

 《鸟瞰中国千年史》

  自南宋以来,华南已逐渐形成一个"海洋中国"的胚胎。但因为面对东海和南中国海的海岸地区不宽大,无法和西方海权发源地的地中海比较,它总无法形成一个可与大陆帝国抗衡的力量。在一位美国学者眼里,明代的华南沿海是大陆中国与从海上来的外人之间的折冲地带,华南的海上豪强虽然不得已时充当一下"倭寇",但他们通常扮演的角色是这两个世界的中间人。这个夹缝地位显示他们本身无法形成强大的自身认同。

  但自南宋以来,华南也是抗拒北方征服者的最后基地。这类对抗一般是北胜南,而后者的反抗余波总会荡漾于海外,使南北战争导致内陆中国与具雏形的"海洋中国"的对局。临安陷落后,宋室逃到泉州,图谋以市舶司使蒲寿庚的船队为根基继续抗元,蒲为波斯人后代,他把全部船舰投降了蒙古,元水师乃得在崖山海战中消灭南宋。宋亡后,宋遗臣还想到占城继续抗战。明朝夺得天下期间,元末群雄不服朱明者逃遁海外,而太祖始有海禁之令。明成祖篡夺建文帝之位,仍担心乃侄远遁海外以图复辟,为派遣郑和下西洋的动机之一。至1644年清兵入关,南明在江浙福建的小朝廷都依靠海上势力,其中包括海盗郑芝龙。他是"倭寇"的后身,年轻时曾居日本平户岛,与日本妇人结婚,生下儿子郑成功。后来,就是这位中日混血的海寇之后在台湾继续抗清。

  郑氏的海上力量强大,足以在1661年驱逐占据台湾的荷兰人。翌年,郑成功想进一步攻占菲律宾,建立海洋帝国,因去世而中止。台湾田赋收入少,多赖海上贸易维持国用,因此郑氏台湾具海洋帝国的雏形。它是第一个与大陆中国公然对抗的海上政权,对大陆帝国的威胁远胜于明初,因此清初的海禁甚于前代。清廷靠荷兰人帮助灭掉郑氏后,逐步放松海禁,后与西洋人贸易中频频发生事故,至十八世纪后期遂把它限于广州一埠,倒退到唐朝的水平。

  这不是"海洋中国"的全体命运,还有海外华侨的故事。华人对亚太地区和南洋的殖民早于西洋人。但因为国家非但不支持,还视为"天朝弃民",因此海外中国人的生存采取"寄人篱下"方式,变成后来世界各地所有华侨的一个模式。

  当西洋人就在中国前门处建立殖民地,华侨的这个模式就已造成。例如,西班牙人未能像葡萄牙人一般在华南弄到一个据点,唯有在菲律宾从事"中国贸易",并全面依赖华商从漳州进货到马尼拉,因此引来大批华人定居马尼拉。但中国人有自己的儒教文化,很难为天主教所吸收,因此他们变成像西班牙本土的犹太人,只在经济上有用,除此之外则构成一个威胁。在菲律宾,华人的人口比西班牙人还多,使后者寝食难安。结果,明末发生两次大屠杀。1603年那次把两万人的华侨社群全消灭。事后,华人移民又陆续从福建来到,发展成一个三万人的社群。至1639年,第二次大屠杀时又被干掉两万。

  对这些在自己前门口发生的惨案,明廷漠不关心。第二次明朝已接近灭亡,自顾不暇。第一次是万历年间,也不闻不问。1740年,荷兰人在爪洼的巴塔维亚(今耶加达)亦对华侨进行屠杀。此时,已经是清代的乾隆盛世,也不见北京有何反应。

  中国人寄人篱下式的生存方式,使他们夹在白人统治者和当地土著之间,为前者服务而为后者所憎恨,把南洋的经济发展起来但对自己的命运却无法控制。这个遗产至殖民地时代结束后仍为华侨之大患。在战后独立的东南亚国家里,排华的事情常见发生。1998年印尼暴徒蹂躏华侨妇女事件,两地中国政府的反应和明清两朝差不多。

上一篇:印度洋:从中国的“朝贡体制”到西洋人的“公司体制”

下一篇:海洋时代的大陆帝国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说狂 - 来自《当代眉批》

遵循“睹其友,知其人”的见解,“狂”构词法上的贴邻密友们只会把我们的认识引到一个个不无歪曲的领地,对此宜预加防范。如“狂妄”,它不是“狂”的指称,而只是无知(妄)的一种不甘寂寞──或毛遂自荐──的方式;“狂悖”亦然,它描述了无知的偏执状态,很容易令人想到各类半疯半傻的慷慨激昂之士,如三国时的第一号臭嘴祢衡;“疯狂”旨在说明疯的程度,与“癫狂”属五十步笑百步,比“迷狂”则少了点审美上的意趣。“狂”多少总意味着常性的变易,“狂易” 却只适用于不幸的精神病患者。也许,“轻狂”才以“狂”本身为落脚点,虽然它不过是“狂……去看看 

第三章 小庙岗和大庙岗 - 来自《不堪回首》

1958年4月30日一清早,我被押上了一艘拖轮,沿着黄浦江溯流而上。江面上烟波浩淼,两岸风光旖旎,景色秀丽。我还是第一次乘坐这样低矮的船只,感觉到像是贴着江面在滑行。从窗外拍船的波浪可以感觉到江水的气息。在收容站的污秽环境里被关了十天以后,突然间又闻到了水花中的清新空气,自有一番说不尽的舒畅。好象整个身心都融化在大自然之中,似乎古人所谓“天人合一”就是这种意思。大自然的博大宽宏正与当政者的心胸狭隘成鲜明对比。侧头向外看见飞鸟白云不由得想起南北朝诗人的句子“笼鸡有食枪刀近,野鹤无粮天地宽。”可当前的处……去看看 

政治与良心 - 来自《哈维尔文集》

[捷克]哈维尔著 崔卫平译   一   我年幼时曾经在乡村住过一段时间。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年的一种经验:我沿着穿过田野的小路到附近的学校上学,一路上瞥见出现在远方地平线上的巨大烟囱,从那里释放的滚滚浓烟播散于天空,那十有八九是为生产军需而仓促建成的工厂。此时,我便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感到有什么地方十分不对头,感到人们在污染天空。我不知道当时是否有生态学这样一种科学,即使有,我对此也毫不知情。但对于“ 污染天空”这种事情令我本能反感。在我看来,人们这样做是对某些东西犯罪,他们破坏了某些重要的东西,任意地搅乱……去看看 

八 定价原则 - 来自《产业组织》

在这一章里,我们打算考察具有某种形式的市场势力的厂商(亦即不是面对着价格接受者的市场条件的厂商)所使用的种种定价方法。这里先考察3种主要的定价类型:价格领导模型,经验定价模型以及另外一些一般的定价策略,余下更显而易见的定价形式在以后的几章中讨论。价格领导在寡头垄断市场上,厂商间的合谋协议不必是正式的,而可以是隐含的或心照不宣的,如基于风俗习惯上的协议。价格领导的概念来自长期的风俗习惯。我们将考察4种价格领导类型:(1)占支配地位的厂商;(2)低成本厂商;(3)晴雨表厂商;(4)市场份额。占支配地位厂商的价格领导  据说,在寡……去看看 

二、幸遇广义本体论哲学体系 - 来自《当代哲人李正天》

本来,李正天在思想史上的地位由李一哲事件已经确立,但仅此还不能使他成其为后来的李正天。人难能可贵者在于超越自身,超越民族本位、家国本位,人类本位,向未知领域和自由王国不断探索,使有限化为无限。七十年代末平反出狱后,民主与法治成了一个为世人公认的命题,各种颂扬与赞誉接踵而来。他意识到自己长期与社会脱节,看到自己学识上的局限性,也深刻地看到历来大民主所造成的社会恶果,因此谢绝了海外一些著名大学请他出国讲学的邀请,一头钻进图书馆中“补课”。这使他能跳出传统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框架。八十年代初,当国人还沉浸在佛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