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的同学、同行和对手——太阳微系统公司总裁斯科特·麦克尼里

 《谁是最好的管理者》

  麦克尼里从小就对机械制造怀有浓厚兴趣,中学时成绩优秀,获准进入哈佛大学深造。曾率领哈佛高尔夫校队参加NCAA 联赛,毕业后再入斯坦福大学就读,于1980年毕业,并被派驻到一家美军战车工厂。
  翌年任Sun副总裁,后被推选为执行总裁。1995年成功展示Java(电脑)语言,成为业界雄狮,同年领导硅谷部分公司向联邦司法部施压,以通过对微软的反托拉斯诉讼。


  主要业绩  

  ●1988年率领Sun取得年销售量10亿美元佳绩。
  ●1992年Sun公司年销售量突破30亿美元。
  ●从90年代开始,麦克尼里带领Sun躲过微软数次追杀与围剿,终于在1995年成功推出Java电脑语言,1996年,Sun服务器市场分额已居全球第三位。


  管理精粹 

  ●媒体评论麦克尼里的管理才能时说:“他能轻而易举把一家公司从阴沟里抱出来,重返赛道。”
  ●麦克尼里认为,商业的核心在于创造商品——“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去制造广告用的东西,除此之外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能创造真正的价值。”
  “斯科特·麦克尼里是这个时代最热切的网络技术开发者和执行人。”
                      商业周刊199519971998


比尔·盖茨的同学、同行和对手

  在麦克尼里看来,商业的核心,不在华尔街的股票、智囊团的方案和律师的诉讼状,而在于制造商品。你所要做的就是去制造有用的东西,除此之外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能创造真正的价值。
  麦克尼里做生意就像他打冰球一样,虽然他的速度不快,但通常能得到边路妙传,并且能机智地骗过对手的防守,在夹缝中把球打入对方的球门。每次比赛后他身上的冰清总是比别人多。
  正是麦克尼里把WWW(全球信息网)从比尔·盖茨的“魔鬼帝国”中拯救出来。
  如果说比尔·盖茨是这个时代的神话,那么挑战并撕开这个神话面纱的人物就非斯科特·麦克尼里莫属。他的经历听起来确有几分像是漫画书中的故事。他成了比尔·盖茨称霸网络世界的拦路虎,他身后矗立着一座年盈利86亿美元,制造服务器和软件的坚固城池——Sun Systems(太阳微系统公司)。作为Sun公司的执行总裁,生性好斗的斯科特·麦克尼里(Scott G·Me nealy)绝不会轻易向微软俯首称臣。但这位电脑业巨头的日子并不好过,因为他面对的是世界上最富有而且将会更富有的比尔·盖茨。
  麦克尼里装备有当今电脑领域最先进的武器——Java互联网语言。在他身后站着一大排电脑和软件业的重量级选手:IBM、Oracle(甲骨文)、Netscape(网景)和Apple(苹果)。这些人多少和他一样都对魔鬼帝国抱有几分怨恨和恐惧。他们计划用Java这颗网络世界的重磅鱼雷去击沉微软的旗舰——Windows 操作系统,否则至少也要挫挫它的锐气。这种一夜之间风靡世界的数字化语言,以其特有的混血儿身份将各种语言的优势集于一身。它可以使所有电脑设备,而不仅是传统的Wintel PC,通过网络分享程序软件和信息资源。
  与打击微软的所有对手相比,麦克尼里对微软的抨击显得尤为尖刻。他把微软比作“比尔·盖茨式的中央计划经济”。在一次公开场合,他又冷嘲热讽地把比尔·盖茨和微软的高级副总裁史蒂夫·帕默尔并称为:“帕默尔和烟屁股。”
  除了炒卖Java,挖苦比尔·盖茨外,麦克尼里在电脑业的成就也让他声名远播。在他的统率下,Sun公司异军突起,势不可挡。当Sun公司为网络研制的超强高端电脑(high-end Comput er)——Unix服务器冲上产业浪潮的巅峰时,用微软Windows NT装配的Intel PC服务器才刚刚起步。麦克尼里在Sun公司只作了两年的执行总裁,但他已经让这头年仅15岁的业界雄狮变得无比强壮,以至于它可以同IBM、惠普和DEC这些老牌劲旅们分庭抗礼。尽管有人认为麦克尼里与微软作对无异于以卵击石,但这位勇敢的Java斗士依然在魔鬼帝国的死亡恐怖笼罩下悄然前行。
  作为一个复杂、精明、野心勃勃的三重个性人物,麦克尼里的复仇女神真能助他成为一名电脑业的领袖,打破Wintel的桎梏?


◇朴素实际的人生哲学

  在麦克尼里看来,商业的核心不在华尔街的股票、智囊团的方案和律师的诉讼状,而在于制造商品。你所要做的就是去制造有用的东西,除此之外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能创造真正的价值。
  麦克尼里的成功之道正在于他朴素实际的人生哲学。在重工业区长大的麦克尼里从小就对工厂和机器有着特别的感情。在他眼中,产品出厂就同婴儿诞生般让人欣喜。Sun公司创建者之一,现Novell的执行总裁埃瑞克·施密特说:“斯科特并不十分聪明,不过他是个好司机,他知道有时尽职地开好车比一开始选定好路线更重要,这多半是缘于他过去在制造业的经历,我发觉自己有时也会沿用他的那些作法。”
  麦克尼里从小对机械制造就怀有浓厚的兴趣,他的父亲是American moters的一名卓有成就的部门经理。在上小学的时候,小斯科特就常在夜里翻开他父亲的公文包,满怀好奇地浏览每份文件,试图弄清他父亲在干什么。一到周末,他就闹着要父亲带他到工厂去。当父亲忙于批阅文件时,他就会独自在工厂的机器丛林中探险。
  同比尔·盖茨一样,父亲出钱让麦克尼里接受了最好的教育。不久麦克尼里的父亲被调到底特律American moters公司总部出任高级经理,全家也搬到了密歇根州的布龙菲尔德山,过起了悠闲的田园生活。斯科特进入了一所叫Cran Brook的上层社会学校。在那儿,斯科特痴迷于各种体育运动。他的学业成绩仅维持在B以上(在学校联赛中,他同时为两个二流俱乐部队打冰球)。直到第三年在申请大学的能力测试中他的数学取得优异成绩,他才相信自己似乎也有学习的潜能,之后他的成绩一路扶摇直上,最终他被获准进入哈佛大学就读。那曾是他父亲的母校。
  起初,麦克尼里一心想成为一名医生。1972年他到哈佛后就申请选修了医学预科课程。但他的经济学老师比尔·拉迪切尔没费多少功夫就让他改行学了经济。(麦克尼里和盖茨此时都在哈佛,但两人都认为彼此在校园里未曾谋面。盖茨在1975年也就是进校一年后就中途辍学,为此,麦克尼里得意地说:“至少我还是毕了业。”)毕业时,麦克尼里撰写了一篇论文,抨击美国政府50年代干预工业制造。文中充满了无政府主义的论调。不过,他的研究多半是蜻蜓点水般一带而过,并无深度。麦克尼里喜欢说自己主修的专业是啤酒和高尔夫球。他曾率领哈佛高尔夫校队参加1976年的NCAA联赛,可惜与冠军失之交臂。
  毕业后,麦克尼里开始到工厂寻求发展。他在伊利诺斯州中部的罗克韦尔国际公司找到了份基层的管理工作。这家公司生产半钩挂式拖拉机的车体。他度过了两年旋风式的管理生涯,其间他把全部由临时雇员组成的生产流水线管理得井井有条。又为汽车商家排忧解难,并且为推销产品跑遍了伊利诺斯州城镇的大街小巷。在空闲时,他自己设计了一种可塑的摩托车坐垫。这一种产品使罗克韦尔国际公司属下的一座即将倒闭的工厂重新变得生机盎然。
  麦克尼里曾向斯坦福大学的商业学院提出过两次入学申请。但都因他在哈佛的学业平平而未获批准。当他第三次提出申请后,他杰出的工作表现终于帮他叩开了斯坦福的大门。1978年进校后,他发现同年级中对制造感兴趣的学生屈指可数,而他就是其中之一。那时,电脑产业革命的序曲正悄然奏响,他的同学们都在为赶上数字化时代的浪潮厉兵秣马,养精蓄锐,而麦克尼里却一心梦想重返他的工厂乐园。1980年毕业后,他与FMCCorp.签订了工作协议后被派往硅谷的一家美军战车工厂。
  或许你会说是上帝把斯科特·麦克尼里投入了硅谷这个电脑革命的摇篮。对他来说,真正的造物主不是上帝而是高尔夫球和一个女孩。在硅谷的绿色草坪上他可以一年四季挥杆徜徉,FMC的一名漂亮秘书又让他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幻想,为此麦克尼里毫不犹豫地到这家武器战车工厂报了到。
  那时Apple和其他电脑业的先驱已开始用他们的机器震撼美国的企业界。麦克尼里的个人指导拉迪切尔也移居到加利福尼亚开办了一家叫Oynx的电脑公司。1981年Oynx因质量问题停产整修,急需一名制造业经理。拉迪切尔想到了麦克尼里。麦克尼里说:“那时我甚至连磁盘驱动器是什么样都不知道,但我看得出制造电脑的过程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么复杂。”
  麦克尼里连去Oynx的路都还没找到,就接到了同学维洛得·科斯拉的电话。科斯拉和其他一些斯坦福的朋友正准备筹建一家电脑公司。为寻求资助,科斯拉请麦克尼里帮他们与Onyx 的执行总裁取得联系。他们计划承接由电子工程专家安迪·贝克托什建立的斯坦福电脑网络工作站,把它投入商品化运行。他们把自己的公司称为Sun(Stanford University Network斯坦福大学网络工作站)。这一名字很富创意。不到一个月,Sun微系统公司就呱呱落地了。
  麦克尼里一开始担任的是Sun的副总裁,主管生产制造。那时他还无法胜任执行总裁一职。电脑对他来说并不是专长,他参加了基础电子学的夜间课程班以便在业务上能与其他合伙人沟通。不久科斯拉退出Sun公司,当了一名风险资本家。麦克尼里是几名合伙人中经验最丰富的管理者,但董事会仍不愿让他当家,直到他们找遍公司上下没有更合适的人选,麦克尼里才被提升为Sun公司的执行总裁。
  把麦克尼里提名为执行总裁也许是Sun公司董事会最明智的决定。同其他电脑业先驱一样,Sun公司也差点被胜利的喜悦断送了前途。1986年Sun公司开始脱颖而出,拥有了广大的市场。到1988年,Sun公司的年销售量已达10亿美元。但盲目的扩大生产却使得Sun公司的资金周转不畅,而匆忙中安装的IBM主板,又使Sun公司的电脑用户对其性能怨声载道。不久Sun公司被迫停业整顿,这一次停产使Sun公司遭受了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季度损失。
  当时,电脑闪电战已迅速席卷了整个美国。麦克尼里知道,董事会的讨论,除了浪费时间外不会有任何作用。他把办公室搬到了Sun公司最大的工厂里,开始改建公司的生产线。起初,人们对他这只工厂老鼠并不抱太大希望,但麦克尼里在短短几个月里又奇迹般地让生产线重新转了起来。他果断地撤掉了几条废旧的生产线,把全部精力投入开发Sun公司自己的高能处理器SPARC芯片上。在工厂的地板上解决问题决不是执行总裁的事,但正是凭借这种脚踏实地的务实精神,麦克尼里完成了工厂的重组。麦克尼里给下属经理很大的自主权,充分发挥他们的职业技能。到1992年,Sun公司的年销售额突破30亿美元。


◇冲破业界垄断者的独裁

  麦克尼里做生意就像他打冰球一样,虽然他的速度不快,但通常能得到边路妙传,并且能机智地骗过对手的防守,在夹缝中把球打入对方的球门。每次比赛后他身上的冰渍总是比别人多。
  把一名MBA奇才和一只工厂老鼠摆在一起,你会得到什么?那并不会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典型的硅谷商人。你得到的是麦克尼里:一名正处于技术巅峰的第一流球员,他懂得如何跑位,如何入球,而且一旦失利,他也会不顾脸面地破口大骂。
  要是在以前(如1990年和1991年的大改组),麦克尼里能轻而易举地把一家公司从阴沟里拽出来,重返赛道。但此刻电脑业正是风云突变的转型时期,尽管目前对网络服务器的需求在不断升温,但Sun公司和其他Unix的对手们一年售出的设备总数不足100万台。与此同时,Wintel联盟的PC销售量已近1000万台,其势力远不仅限于PC市场。
  麦克尼里到处搜罗诱人的广告语,但收效甚微。他一直被认为是一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因为在80年代后期,他曾企图说服IBM公司和其他电脑厂商接受Sun的Unix版本作为行业的标准模式。宣传战失利后,他又转向抨击微软,说它的产品是复杂且靠不住的“毛球”,还把它们比作是前东德制造的那种开起来噼啪作响的老爷车。他大肆宣扬“网络就是计算机”,试图消除人们对网络电脑的误解,但这一口号仍让许多人摸不着头脑。后来,他干脆把自己的爱犬定名为Network,还把它作为Sun的吉祥物。但人们对他的突发奇想仍旧无动于衷。
  1995年,微软公司开始在全球发售Nindows 95,麦克尼里暗中支持硅谷的一批小公司向联邦司法部施压,以通过对微软的反托拉斯诉讼。但他最终还是一无所获。虽然麦克尼里在电脑界掀起了一场又一场的风波,他始终没能减缓Wintel称霸世界的步伐。
  “我记得当我把公司交给斯科特时,我曾担心他是否懂得经营管理的策略,他是一个从硅谷的军用坦克厂里爬出来的工程师。听他说上大学时他整天只知道喝啤酒、打高尔夫球。在我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他后,他眯着眼诡秘地说:‘等着瞧’。”——约翰·多尔(硅谷有名的风险资本家)。
  麦克尼里从不认为自己很聪明或是富于幻想。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最后读过的一本小说。他对那种电脑万能的说法嗤之以鼻。他制订的营销计划也不足以让每个董事都放下手中的活儿来洗耳恭听。用麦克尼里自己的说法,他采用的一些所谓新式策略都是从其他不起眼的行业借用来的,他说:“我们把电脑用作网络设备的原创思路来源于其他行业的管理模式。你在自己家中并不会建一个发电厂,你只需要把家中电路与电网接通。”
  电脑网络化模式(多数专业人士称之为“客户服务器模式”)使Sun公司在90年代初期脱颖而出。那时各大公司都开始认识到了网络信息的重要。1994年后,互联网的兴起更是给Sun 公司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因为Sun公司的电脑是最理想的网络服务器。
  尽管Sun公司正迈向电脑业的巅峰,但谁也无法阻挡Win tel帝国的无情雪崩会把Sun的网络服务器的生命彻底掩埋掉。在躲过了比尔·盖茨一次又一次的追杀后,麦克尼里感到他需要一枚具有超凡法力的魔戒来驱散盖茨留在人们大脑中的魔咒。
  事实上,他炼铸魔戒的材料就在他眼皮底下。从90年代起,他手下的一组电脑专家就一直在开发一种新型程序语言,代名为Oak(橡树),这种语言能使得所有电脑都运行网络上的简单程序。最初,Oak是为双路交互式有线电视网络而研制的,Sun公司让时代华纳公司把Oak带到了奥兰多的全方位服务网络实验场,但Oak在性能上输给了硅图科技公司。
  到1994年底,Oak的研制工作陷入了困境。设计者们对它感到手足无措。很多组员包括组长詹姆士·高斯林都准备放弃研制Oak而转入与Internet相关的电脑公司,这种公司在当时的硅谷遍地都是,但Sun公司技术部主管爱瑞克·斯克米特不忍失去这株Oak幼苗,他召集了全体组员要求他们作最后的尝试,看看能不能在Internet上另辟蹊径。
  斯克米特回忆说:“我们向斯科特展示这项技术,并说明我们可与其他公司合伙把它投入市场。他对它抱的期望很高,把它纳入了Sun公司的战略步骤。他甚至认为整个电脑业都会被引入一个新时代。当他确信这项技术能通过Internet扼制微软对我们的吞并时,他毫不犹豫地成了这项技术的最坚定的支持者。”
  麦克尼里终于找到了他的魔戒——一种叫Java的电脑语言。几个月后,即1995年5月,麦克尼里首次向公众展示了Java 这门新型语言。这一创新实在太出人意料了,以至于在当时电脑商界无人知道它的威力。


◇爪哇斗士

  与此同时,麦克尼里特地派高斯林到网景(Netscape)去推销Java。因为网景是第一家在Intenret上使用Navigator brower(导航员浏览器)的公司。高斯林演示了使用Java编制的微型程序如何在WWW上实现丰富的动画画面,以及如何在服务器上能实现便利的商务往来。网景一下就被Java的神奇功能迷住了。他们购买了版权,到1995年秋,当网络用户下载导航员浏览器时,数百万的Java副本被装入了用户电脑终端。
  在发售Java的过程中,麦克尼里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这次他带来的是一次真正的电脑业狂潮。Java只需一次编程,并且它的运行不受微处理器和电脑结构的限制。就连IBM和Ora cle这些Sun公司的“世敌”也都大大方方出来捧场,更别提其他众多见风使舵的小公司。Sun公司早期的坚强后盾kleine Perkins风险投资公司一次性投入了1亿美元用于Java的复制开发。
  麦克尼里踌躇满志地说:“多年来人们都梦想能找到一门电脑通用语言。我们从穴居人刻在洞壁上的符号得到启示,并实现了人们的这一梦想。”现在只有一点让麦克尼里耿耿于怀。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电脑都是Wintel PC。为确保Java的普及性,唯有把它装入更多的PC电脑。最简便的一种途径就是把Java 编译器嵌入一个如同网景的导航员的浏览器中,另一个更好的办法就是说服微软把Java编译器植入Windows操作系统。
  按照麦克尼里的合伙人比尔·乔依的说法,把Java推销给微软是麦克尼里的主意:“我们都认为这种作法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况且微软也许根本不愿搭理Java,但结果证明斯科特是对的。”麦克尼里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微软作了全面的评估分析。当他们坐到谈判桌上时,微软除了购买Java的版权外已别无选择。1995年12月,微软决定进军一直被网景独攥的Internet浏览器市场。获胜的唯一途径就是要在软件功能上与网景的浏览器一决高下,Java版权自然成了一笔重要的筹码。至今微软购买Java版权的内幕仍无人知晓。
  看起来Sun公司和微软似乎一下子又站到了同一条战线上。事实上,微软绝不会简单地引进其他公司的技术。3年来,微软一直试图暗中修改Java,比尔·盖茨和他的高层职员不失时机地贬低Java,说它是一种“表现平平的程序语言”。微软认为对大型软件来说,普遍的兼容性并无多大意义,因为这就无法发挥特制电脑的优越性。同时,盖茨麾下的程序设计员正忙于扩展Java的功能,这些功能只有Wintel用户才能享有。如果他们研制出了只能用于Windows平台的Java变体,微软就能阻止Sun 拓展其标准Java的市场空间。(但Sun公司宣称根据版权协议,微软有义务支持Sun公司对Java的版本升级)。
  麦克尼里审时度势,他乘胜追击把Java平台打入了电子商务应用市场——Java的应用将不仅限于在网页和文字处理器上,而应被引入整个商界的业务渠道。只有这样Sun公司才能从Windows的垄断阴影中挣脱出来。作为硬件制造商,麦克尼里对网络电脑寄予了厚望,而把那些依赖于服务器的桌面电脑扔进了垃圾堆。
  先声夺人的Java斗士并不愿就此罢手,麦克尼里禁止在Sun平台上使用微软的PowerPoint——一种能实现平滑动态图像的应用软件。他宣称那会浪费用户的时间。占据了网络业半壁江山的麦克尼里仍不忘挖苦他的微软对手:“在这个没有疆域的世界里,谁会需要比尔·盖茨。”
  麦克尼里承认,Sun公司尚未靠Java赚到大钱,但是,间接收入已开始流入公司的账上。因为Sun的业务很丰富,有网络服务器、Sparc工作站,还有许多软件业务,以带动其他业务。因为Java开发出来,可以带动其他业务。因为Java是前台(客户端)的程序,前台离不开后台(服务器)的支持,1996年Sun的服务器市场份额已经从第5位跃居第3位(据IDC)。Sun公司希望一年之内能超过第二名的惠普,下一年再超过第一名的IBM。
  服务器是网络市场的龙头产品,服务器销售好了就会带动工作站、软件,乃至服务等一大串业务。看来,这是一个放长线钓大鱼的开放策略。同时,Sun公司声名鹊起,也给自己带来了好处。麦克尼里的目标之一是使Sun原本平淡无奇的价格收益比(将公司股票的现行市场价格除以每年每股的收益得出的比率)赶上微软。自从Java发布以来,太阳公司的这一比率稳定增长,现已达到25,而微软是39。
  不过,Sun从Java中获得的收益永远也不可能与微软和英特尔从Wintel平台中获得的收益相比。财大气粗的微软不但拥有稳固的根基,还能机动地应付各种威胁,唯一获胜之道就是把微软引入错误的发展方向,在这头巨兽转身的一瞬间攻其措手不及。
  据此看来,待机在盖茨出轨时发动突袭才是明智之举。用户一直在给微软施加压力以促使微软降价,而要是有谁愿出头动摇盖茨的统治,必将能在整个电脑业一呼百应,这也是为什么Java诞生后得到的支持让麦克尼里始料未及。
  Sun公司已迫使微软重新思考自己的未来前景,并分心去作一些弥补。当盖茨卷土重来时,他似乎是被麦克尼里牵着鼻子走。
  IBM负责Internet事务的经理人员伯格说:“过去,谁控制了关键性的技术,谁就可以在计算机业中称王称霸,IBM在60和70年代就是如此,微软在今天也没有什么两样。然而客户对这种产业垄断已深恶痛绝,这就是Java面临的不同处境。Sun率先开发出了这一语言,但没有人真正能够拥有它。”
  听起来很好也很民主是吗?但在计算机业中,合理的利己主义从来就没有什么地位,厂家彼此之间的竞争仿佛街头群殴。麦克尼里说:“Java软件、Java处理器与Java系统是Sun Internet 与Internet战略的中心。”他也许是这个时代最热切的网络技术开发者。
  虽然盖茨和微软暂时屈服了,他们不会轻言放弃。太阳公司还有一场恶仗要打。不过不必担心,它正在一位强有力的经理的领导下进入下一个计算时代。这位领导人给他的幼子起名为Maverick(未烙印的小牛,喻指行为不合常规的人)。麦克里尼说:“每个15岁以下的孩子都认为这个名字简直酷极了。”坦白地说,麦克里尼应该把他儿子叫做小Maverick,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Maverick(叛逆者)。
            (1995、1997、1998年度最佳管理者) 

上一篇:挑战世界的华人企业家——宏基电脑公司总裁施振荣

下一篇:第二代网络霸主——思科系统公司总裁约翰·钱伯斯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17 为什么在平等和怀疑盛行时期应当把人的行动目标放长远一些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在宗教信仰的影响强大时期,人们把人生的最终目标放在来世。因此,这个时期的人自然而然地,也可以说是心甘情愿地习惯于一连许多年凝视着一个固定不动目标,并不停地奔向这个目标;他们在随心所欲的前进过程中,学会了抑制许许多多转瞬即逝的小小欲望,而自我满足于心中的那个伟大的和永恒的志望。当这些人忙于现世的事情时,这种习惯也在指导他们的行动。他们愿意为自己在现世的一切行动定出一个明确的总目标,并尽自己的努力直奔这个目标。他们不会天天改换目标,以追求新的志趣;相反,他们有总的规划,并孜孜不断地终生去追求。笃信宗教的人……去看看 

第六章:“革命攻势”——古巴模式的大跃进和文革 - 来自《卡斯特罗传》

(一)  一九六七年九月底十月初,卡斯特罗在哈瓦那密切注意着来自玻利维亚报刊和电的消息,从只言片语中判断格瓦拉的处境,并定期告诉格瓦拉的妻子阿莱达。  十月九日和十日,格瓦拉死亡的消息和遗体的照片先后传到哈瓦那,阿莱达还从公布的日记照片上确认是她丈夫的笔迹。至此,格瓦拉的死是确定无疑的了。虽然对卡斯特罗来说这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打击:他的以切为核心的拉美革命的计划流产了(据说他象在数年前得知苏联人决定撤出导弹时那样一个人关起门来捶墙砸门),但他还是竭力想从格瓦拉的死中发掘出他可以加以利用的资源。  十……去看看 

宪政 - 来自《民主的原则》

一个国家的文字宪法包含该国公民同意遵守的最重要的法律,并规定了这个国家政府的基本结构。因此,基于个人自由、社群权利及有限政府权力的民主宪政,构成治理民主国家的框架。   宪政民主认识到,一个民主、负责的政府必须同时受到宪法对其权力的限制。   宪法确定出一个社会的基本目标和理想,其中包括人民的公共福利。   一切法律条文都必须符合宪法。在民主制度下,独立的司法体制允许公民对他们认为非法或不符合宪法的法律提出质疑,并要求法院下令纠正政府及政府官员的非法行为。   宪法制定出政府权力的框架,包括政府……去看看 

第三章 理论的发展 - 来自《自由主义》

巨大的变革不是由观念单独引起的;但是没有观念就不会发生变革。要冲破习俗的冰霜或挣脱权威的锁链,必须激发人们的热情,但是热情本身是盲目的,它的天地是混乱的。要收到效果,人们必须一致行动,而要一致行动的话,必须有一个共同的理解和共同的目的。如果碰到一个重大的变革问题,他们必须不仅清楚地意识到他们自己当前的目的,还必须使其他人改变信念,必须沟通同情,把不信服的人争取过来。总之,他们必须表明他们的目的是可能达到的,它是与现制度相容的,或至少是与某种可行的社会生活方式相容的。事实上,他们是被他们精心制作思想观念并最……去看看 

前言 - 来自《论人的天性》

《论人的天性》是一首三部曲的终曲,这一点是本书将近完成时才清楚起来的,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它们之间有任何逻辑联系。《昆虫社会》(1971)一书的最后一章题为:统一的社会生物学前景。我在其中提出了,在解释社会性昆虫的严格系统时一直卓有成效的群体生物学和比较动物学原理,可以逐条运用于脊椎动物。我当时指出,我们最终将用同一套参数和同一种定量理论去描述白蚁群落和罗猴群组。为了把这一挑战性的意见述诸文字,我开始查阅大量有关脊椎动物行为的优秀文献,结果写成了《社会生物学:新的综合》(1975)一书。在这部书的最后一章"……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