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 图书

著名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的著作,书中首次将实践创新与企业家精神视为所有企业和机构有组织、有目的、系统化的工作,并与我们共同探讨这些问题的答案。这是一本基于创新但又强调行动的书,这一点是本书最精华的地方,创新如果停留在观念、思想和制度上,如果没有转化为行动和结果,就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行动者还是受害者?——可悲的国际炒家和重新变得顺应形势 - 来自《全球化陷阱》

   2009/10/01
“女士们,先生们,我早就知道,一切事物都是错综复杂的,如同我们生活和作于其中的这个世界一样。”——奥地利联邦总理弗雷德·西诺瓦茨1983年政府声明   防备谋杀的人身保护措施,依然像天气一样令人提心吊胆地变化无常。凡欲参加在纽约东河畔召开的举世瞩目的联合国会议的人,在经过严格询问之后,才能得到一张醒目的封在塑料膜里的证件,接着还必须在长龙似的队伍里等候令人不快的检查,最后进入联合国总部。总部是近50年前根据建筑师勒科尔比西埃的开放和令人感到亲切的设计思想建造的。人人都要扫描,每只手提袋都要透视,甚至专人……去看看

第42章 - 来自《梅次故事》

第二天下午,舒天将一封信摆在朱怀镜桌上。一看信封,就觉得怪怪的。注明朱怀镜亲收,而且在亲收二字下面加了着重号。舒天就不方便拆开了。朱怀镜拿着信,胸口禁不住发紧。他也算是见事颇多的人了,可最近总莫名其妙地紧张。打开一看,他的脑子轰地一响。里面是两张照片。抽出来时正好是照片反面,可他已预感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了。心想难道他昨晚同舒畅在黑天鹅过夜,让人拍了照?太可怕了。   舒天见他神色异常,却又不便多问。他看出是两张照片,但不便凑过来看。朱怀镜不敢当着舒天的面看照片,只作没事似的将信封收进抽屉里去了。“朱……去看看

2-19 什么东西在使几乎所有的美国人喜欢从事实业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认为,在民主国家中,农业大概是进步得最慢的有用技术。甚至有人往往说,农业处于停滞不前状态,因为其他一些行业好象是跑步前进。但是,平等所带来的几乎一切爱好和习惯,却自然而然地在引导人们去从事工商业。假设有一个能干、聪明、自由、小康而充满希望的人。从能够过上安逸舒适的生活来说,他还很穷;而从不必担心缺吃少穿来说,他又是够富裕的。他总在想法改善自己的命运。这个人已经尝到物质享受的好处,而其他许多享受的好处又总是摆在他的眼前。他开始追求这些爱好,并努力增加用来满足这些爱好的手段。但是,人生短促,时间有限。他……去看看

三 - 来自《一个人的圣经》

12   电话铃响了,你醒了,犹豫接还是不接。   “没准是个女人,你忘了约会?”她依靠在枕头上,侧面垂眼望著你。   “没准是服务台,”你说。   “你睡著的时候,就已经敲过门了。”她声音倦怠。   你抬起头,阳光从绒窗帘後透过白窗纱射在沙发的靠背上,门缝地上塞进来的是当天的报纸。你伸手去拿话筒,铃声却停了。   “早醒了?”你问她。   “我觉得很空虚,你睡著了打呼噜来著。”   “为甚么不推醒我?一直没睡?”你抚摸她浑圆的肩膀,这身体已变得熟识而亲切,连同她身体暖烘烘的气味。   “看你睡得那麽熟,继续睡吧,你两夜……去看看

第四部 美国的利益(8)——回顾与展望 - 来自《海权论》

8·回顾与展望  是东方文明还是西方文明将决定着整个地球并支配其未来?当前基督教文明面临的重任就是将中国、印度和日本的文明纳入自己的胸怀并融进自身的理念之中。  在任何情形下,终结,一条生命、一种关系、一个时代的结束——即使这些东西完全是人为的安排、人为的创造——都强烈地吸引着人们的想象,尤其是象我们这样有着自我意识的一代人的想象。这代人有着这样的信念——不论它是如何肤浅与不正确:我们知晓自己的方向和趋势;在不绝于耳的自身进步产生的喧哗中,我们知晓这种进步从何而来,往何而去。那么,在十九世纪即……去看看

1-3 本书的基本构思和框架结构 - 来自《中国的道路》

第三节 本书的基本构思和框架结构    一、在一个经济的逻辑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会中,阶层的形成导源于它在经济系统中执行的不同的功能,而它的消长则取决于它所提供的功能在经济系统中的重要性的消长  本书作为一项经济社会学的探索,它的主要兴趣在于从经济的逻辑出发来解释整个社会的变动。而一谈到对社会变动的解释,就离不开对社会中存在的各个阶层的分析。所谓阶层,也就是执行着某种相同的社会功能人群,因而社会的变动和阶层的消长其实是一个铜板的二面,社会的发展和变化总是会产生一些新的功能,从而促成执行这些功能的……去看看

10.横扫欧陆无人敌 - 来自《狗娘养的战争》

11月2日下午2点,我们举行了一次会议。各军军长、韦兰将军、我本人、集团军参谋长以及第8和第9航空队的代表出席了会议。我们明确部署了即将发动的进攻中空军发起攻击的时间和地点。根据会议决定,梅斯各要塞以及第80师正面的树林显然将成为攻打的首要目标。会上,我们还决定,第1集团军的进攻日期用代号D日表示;第12军将在D+l日发起步兵进攻,其装甲部队将在D+2日发动进攻,如果情况允许,装甲部队将提前出发;第20军将派第95师于D+l日在梅斯以北和以西发起佯攻,第90师将于D+2日向蒂翁维尔发起进攻。经过详细讨论,第20军和第12军之间的分界线……去看看

01 新疆课题 - 来自《新疆追记》

1999年初我在新疆被关押,至今已经两年。那段经历我一直没有公开,即使朋友问也是简短地敷衍。我那样做,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想遮遮掩掩地说,要说就全盘托出。但是全盘托出,需要等待一个合适时间。现在,时间到了。   写完《黄祸》以前,我应该归类为写虚拟作品的作者。《黄祸》虽然仍然是小说,我在写作过程中却一直被其中的真实牵引并且震撼。正因为如此相信《黄祸》中的真实,那以后我不再写小说,完全转到了研究现实,以及如何避免发生黄祸上。1998年我出版了谈西藏问题的书——《天葬》。我研究民族和边疆问题是出于这样一种认识:中国……去看看

2.公民不服从 - 来自《西方公民不服从的传统》

亨利·大卫·梭罗我完全赞成这一句格言——“最好的政府掌管最少”;我希望看到,它更其迅速系统地得以实行。我也相信,一旦实行,其最终结果便是如此——“最好的政府一无所掌”;当人们为此准备停当,这将是他们所能得到的政府。政府充其量不过是权宜之计;往往大部分政府——有时所有的政府,却总是并不得计。反对常备军的意见既多且强,也理当广为散播,到头来它们或会导致反对常设政府。常备军不过是常设政府的武器。而政府本身,仅只是人民选择来执行自己意志的方式;在人民能够由此来行动之前,它同样易于遭到妄用。试看目前的墨西哥战争……去看看

结论 - 来自《法律移植公共领域与合法性》

有为学者曾作过这样的比喻,所谓写作如同登台演戏,“导言”不过是化妆而入角色,“正文”是舞台上的表演,“结论”乃卸妆后恢复本来的自我。如果这样的话,谁若想越过“正文”而仅仅在这里找到一两条可供引证或批判的论断以为“结论”的话,那么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诉他,“你会大失所望的”。所谓“结论”,并不是论文的终结处(endoftext),而是“论文之后”(post-text),是戏演完后意犹未尽的清唱。如果读者一定要追问“结论”的话,那么本文的结论已提前置于“导言”之中,并且尽可能一以贯之地展现于全文的分析中,尽管由于写作时间的断裂或者……去看看

附录十一 几种剩余 - 来自《经济学原理》

任何生产部门的实际成本总额以几种方式小于和它相应的诸边际成本,从特殊的观点看,其中每一种都可以视作剩余。但是只有那些在文中所讨论的剩余需要加以慎重研究。   其次我们必须对各种不同剩余的相互关系及其和国民收入的关系作一些研究。这种研究是困难的,同时也没有多大的实践意义;但从学术的观点来看,它却具有某种魅力。   当国民收入按各种生产要素的边际价格全部配给它的所有者时,它一般还给他提供一种剩余,这种剩余有两个不同的虽然不是独立的方面。它给作为消费者的他所提供的剩余,是由商品的总效用超过他对该商品……去看看

4-7 以上各章的延续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相信在身分平等的国家比在其他国家更容易建立绝对专制的政府;而且认为一旦在这样的国家建立起这样的政府,那它不但要压迫人民,而且要使人类的一些主要属性从人身上消失。因此,我认为专制在民主时代是使人最害怕的。我认为我在任何时候都是爱自由的,而在我们这个时代,我甚至想崇拜它。另一方面,我相信在我们行将进入的时代,凡是试图以特权和贵族制作为权威的基础的人,都将遭到失败。凡是想在唯一的阶级里建立并保持权威的人,也将遭到失败。在我们这个时代,没有一个主权拥有足够的本领和足够的力量以重新建立臣民之间的永久差别的……去看看

第十章 “监狱” - 来自《规训与惩罚》

如果让我来确定“监狱体制”最终形成日期,我不会选择颁布刑法典的1810年,也不会选择通过了关于分相囚禁原则的法律的1844年。我甚至不会选择1838年,那一年夏尔·庐卡、莫罗·克利斯托夫与福歇撰写的关于监狱改革的著作纷纷问世。我要选的日期是1840年1月22日。这是梅特莱(Mettrav)农场正式开始使用的日子。正是在这个不被注意、不被纳入史册的光荣日子,梅特莱的一个孩子在垂危之际说:“我这么快就离开了这个农场,太可惜了!”(Dll。p6-tiaux,1852383)。这标志着第一个教养所圣徒的死亡。据说,来自其它惩罚场所的犯人在咏唱关于这个农……去看看

第一章 裁撤湘军 5、借韦俊之头强行撤军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曾国藩、赵烈文、彭寿颐听完萧本道这番叙述后,一时都不知说什么好。过了好一阵子,彭寿颐才愤愤地吐出一句话:“僧格林沁、沈葆桢欺人太甚!”  赵烈文托着腮帮子说:“看来,官文来江宁城追查所谓的哥老会,与萧军门的座船无故被查封,以及僧格林沁的南下,三件事是联在一起的,矛头都是对准湘军,尤其是对准吉字营的。”  “惠甫想得深。”彭寿颐说,“不过,官文、沈葆桢都是封疆大吏,僧格林沁虽是亲王,也无权指挥他们呀!”  “是的。”赵烈文点点头说,“背后一定还有人在指挥他……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