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叶子菁的心沉了下去

 《国家公诉》

  叶子菁的头一下子大了,天哪,她怎么把这个碴忘了?大富豪娱乐城可是李大川方舟装潢公司旗下的一帮失业工人施工装潢的,在装潢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些经济纠纷,她这位破产丈夫曾经向她讨教过法律解决的途径!如果真有哪个愣头青因为这些经济纠纷在大富豪娱乐城放了一把火,那问题就太严重,也太可怕了!

  黄国秀却在电话里有板有眼地说:“子菁,根据李大川和我的分析,放火是完全不可能的!苏阿福欠了方舟公司第三施工队查铁柱他们二十万装潢款,施工队一直是通过合法途径讨要的。这事我和你说过,查铁柱是准备起诉苏阿福的……”

  叶子菁马上打断了黄国秀的话头:“老黄,你别说了,在事实没查清之前,任何分析都只能是分析,不具备法律意义!给你一个建议,请李大川马上离开我们家,这位同志现在出现在一个检察长家里是不合适的,很不合适!”

  黄国秀不高兴了,在电话里叫了起来:“有什么不合适?啊?叶子菁,你别忘了,这不但是你检察长的家,还是一个破产领导小组组长的家,一个党委副书记的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能不管不问,我既有这个责任,也有这个义务!”

  叶子菁压抑着心头的不悦,“你说得很对,你是有责任,有义务,不过,我们家既不能成为检察院,也不能成为党委办公室,工作最好还是都到办公室去谈!”

  这话说完,叶子菁立即合上了手机。

  没几分钟,手机又不屈不挠地响了起来。

  这时,叶子菁已走进了人民商场四楼小会议室,面前不时地走过一些赶来开会的有关领导同志。叶子菁估计是黄国秀的电话,想关机不接,犹豫了半天又没敢。

  没想到,就这么片刻的时间,新情况又出现了!

  黄国秀开口就叫:“叶子菁,你本事真大啊,让公安局到我们家抓人了!”

  叶子菁十分意外,压低声音问:“哎,哎,老黄,怎么回事?啊?”

  黄国秀道:“怎么回事?市公安局来人了,就是现在,要把李大川带走!”

  叶子菁明白了,肯定是公安那边的调查取证工作涉及到了李大川,便语气平和地道:“老黄,这个情况应该想到嘛,大富豪是方舟下属第三施工队装潢的,作为方舟装潢公司的老总和法人代表,李大川有义务配合我们搞清问题嘛!”

  黄国秀冲动地说:“叶子菁,我告诉你,今天向唐书记汇报工作时,我还介绍过李大川的事迹,唐书记是有指示的,要把李大川这种为政府分忧的好党员树为典型!你们这么干,是不是也向市委请示一下?听听唐书记的意见啊?”

  叶子菁想都没想便道:“我看没这个必要,唐书记和市委也得依法办事!”

  也是巧,这话刚落音,市委书记唐朝阳正好从叶子菁面前走过。

  唐朝阳注意地看了叶子菁一眼,问:“怎么?说情的电话现在就来了?”

  叶子菁识趣地合上了手机,支吾着,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唐朝阳步履沉重地走了两步,又缓缓回过了头,“子菁同志,你是检察长,有个招呼我要打在前头,说情风要坚决顶住,这场火不论涉及到谁,不论他官多大,地位多高,都要依法办事,一查到底,否则,我们没法向老百姓交待啊!”

  说这话时,唐朝阳眼睛红肿,脸色难看极了。

  公安局长江正流恰在这时抹着脸上的汗,匆匆走进了会场。

  唐朝阳又叫住了江正流:“江局长,现场有没有发现什么放火证据啊?”

  江正流似乎想说些什么,可见唐朝阳脸色难看,终于没敢说,赔着小心连连应着,和叶子菁坐到了一起,一坐下,就对叶子菁嘀咕说:“搞不好真是放火哩!”

  叶子菁吓了一跳,小声问:“放火?谁放火?方舟装潢公司的工人?”

  江正流却没说下去,“现在还说不清楚,伍局正在审那些嫌疑人呢!”

  叶子菁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凭良心说,长山市公安机关的表现是很称职的,火灾发生后反应及时,临危不乱,采取的措施也很得力。八月十四日凌晨,市委、市政府通报火灾情况的紧急会议在人民商场四楼会议室召开时,起火的直接原因已基本查明了,四个和火灾有关的人员已被公安局办案人员分头控制起来,其中包括方舟装潢公司总经理、法人代表李大川和方舟公司第三施工队队长查铁柱,以及当时在场的两个重要目击者。

  根据大富豪娱乐城几个幸免于难的工作人员反映:由于方舟装潢公司第三施工队在装潢大富豪娱乐城时质量上出现不少问题,娱乐城老板苏阿福扣了二十万工程尾款没有支付,施工队队长查铁柱带着手下人来闹过好多次。八月十三日下午两点左右,查铁柱又带着一个叫刘金水的管道工和一个叫周培成的电焊工来要钱了。三人在苏阿福的办公室里吵了好半天,乱扔烟头,四处吐痰。苏阿福被闹得吃不消了,叫来娱乐城的保安把他们轰了出去,刘金水和周培成当时便扬言放火烧了娱乐城。这两个工人是不是真的放了火没人知道,娱乐城的工作人员只注意到了一个事实,当晚,查铁柱又过来了,在娱乐城前厅烧电焊,后来这场大火就烧了起来。

  查铁柱是第一个被拘留的。因为案情重大,主管业务的第一副局长伍成义亲自主抓。拘留地点在方舟公司第三施工队租来的一套旧民房里。这套旧民房是施工队的集体宿舍。查铁柱不知出于什么心态,肇事之后竟然没有逃跑,竟然穿得衣帽整齐,坐在床前的破桌子旁喝酒。伍成义带着一帮公安人员匆忙赶到时,查铁柱面前的一瓶二锅头已喝掉了半瓶。查铁柱当时尚不知道大火造成的严重人员伤亡情况。

  进了公安局,面对突击讯问的伍成义和公安人员,查铁柱并不否认是自己闯的祸,在审讯室的椅子上一坐下,没等伍成义先问,就急忙说:“我……我知道,我知道,我……我这回工作失误,闯下大……大祸了,你们就是不找我,我……我也要找你们投案自首的,你们看嘛,换洗衣服和牙刷毛巾我……我都准备好了!”

  伍成义冷漠地审视着查铁柱,“说说你的姓名,年龄,职业!”

  查铁柱道:“我叫查铁柱,四十岁,原是咱长山矿务集团南二矿矿山救护队队长,去年矿上破产了,给了我一万八,让我结账回家,我就在方舟装潢公司第三施工队当了队长……

  ”伍成义问:“你究竟是怎么失误的,这场大祸又是怎么闯下来的?”

  查铁柱答道:“是……是这么回事,火是烧电焊的焊流引起的。大富豪娱乐城前厅不是有个洞么?原是他们甲方让我们留下的,说是当地漏用,后来苏阿福老板为了赖账,非……非说是我们的工程质量问题,我就来焊了!我……我可不知道楼下是他们娱乐城的大仓库,堆了那么多东西,他……他们也没给我说!”

  伍成义怀疑当时在场从事电焊作业的不止查铁柱一人,追问道:“查铁柱,请你把事情过程说说清楚,当时在场进行电焊作业的有几个人啊?除了你还有谁?”

  查铁柱想都没想便说:“就我一个人,下午因为讨要工程款,我们和苏老板吵过架啊,吵得挺凶,电焊工老周不愿干,谁都不愿来干了,我是施工队长啊,又在矿上干过几天电焊活,也只能我来干了。我这不是想早点要回那二十万尾款么?我们南二矿去年就破产了,是第一批试点单位,今年又是好几万人破产失业,我们挣点钱不容易啊,他苏阿福是大老板,不能这么黑心啊,你们说是不是……”

  伍成义再次阻止道:“查铁柱,请你不要扯远了!”想了想,问:“查铁柱,你这个电焊工合格不合格啊?有没有电焊作业许可证啊?”

  查铁柱没当回事,“没有,可我会干哩,挺合格的!我……我在南二矿是救护队长嘛,矿山救护队是干啥的?专门抢险的!”说起自己以往当矿山救护队长的光荣历史,明显兴奋起来,两眼放光,不无炫耀,“伍局长,你不知道,井下冒顶塌方,透水爆炸,我们都得上!作为救护队长,啥都得会摆弄几下!伍局长,你想啊,我要是没这两下子,当紧当忙时不抓瞎了,再说,大家也不会服我嘛……”

  伍成义不愿在已弄明白的细节上过多纠缠,问起了具体问题:“查铁柱,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起火的?起火后都干了些什么?”

  查铁柱又说了起来:“着火不是我发现的,那个洞不是让我焊死了么?楼下仓库里的烟啊,火啊,我不可能看到!是歌唱家刘艳玲告诉我的!刘艳玲当时不知怎么从三楼跑上来了,一见我在那里烧电焊就说……”

上一篇:04 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下一篇:06 “歌唱家”的供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垄断造就的虚弱工业 - 来自《中国黄河调查》

冬天没有散去的寒冷覆盖在工人缺乏活力的脸上,寒风从破损的门窗钻进来,他们感到一阵发抖,员工泼在楼梯上的水已结成了冰。因无钱交费,电、暖气都已被停止…行政压力下的兼并  冬天没有散去的寒冷覆盖在工人缺乏活力的脸上,寒风从破损的门窗钻进来,他们感到一阵发抖,员工泼在楼梯上的水已结成了冰。因无钱交费,电、暖气已被停止。  机器在灰尘中已变成了一个空壳,贫困使他们把工厂设备上值钱的东西拆下来变卖。即使是几角钱的黄瓜、西红柿,因没有发工资工人们也买不起。靠着几个可怜的救济金,他们的生命才能向前延伸。  这是……去看看 

词语系列2篇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示众,或Ecce homo  1   “Ecce homo”(看哪,这人!),这句话属于那种被众多作家竞相使用的高频句之一。从克尔恺戈尔到尼采,再到卡夫卡和爱因斯坦,它经历了从墓志铭到自传再到他人传记的主题词的用法变化。这句话是一句台词,一种诉求,它呼吁人们注目某个人人生舞台上的表演,它唤起惊讶、敬佩和荣耀。如果考虑到所有的传记在某种意义上都是一块墓碑,那么这个句子的吁求实质上是要我们“从死亡的方向看”,直至看清这个人的童年。但人们也许已经遗忘了这句话的原初含义,或者人们因为基督的受难而过于轻易地把这个词中包含的耻辱升华为……去看看 

弱势群体的界定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经过前面的论述,引申出来的概念和结论是:在我们这样一个处于发展中阶段的大国,整个地说,还是贫困或比较贫困、相对贫困的。我们的社会结构,逐步分层,出现了多种阶层,对社会资源的占有,有多有少,甚至有或没有;进而表现在收入分配上,也是有多有少,并且差距在不断扩大。于是,人以类分:有富有穷;更深刻地评估:有强有弱。也就是说,两极分化,在一头出现富人即强者的同时,另一头出现穷人即弱者。弱者成群,称为弱势群体,是对社会中一部分人的总称,不仅对立于强者,并区别于中间群体。  弱势群体这个名词,并非土生,来自世界,英文为socialvulnerablegroup……去看看 

作者按语 - 来自《领袖们》

本书是我一生中全盛时期的研究和经历的产物。我从阅读、观察专家们的忠告和实践的经验中熟悉领袖们及其领导能力。   我任总统时,感到准备一篇重要的讲话是一件非常有效的训练,不仅对如何做出各项政策性决策是个训练,而且对提炼自己的思想也是一个训练。写这本书也一样。在我深入地探究我所熟悉的那些领袖们的生活过程,从他们曾经面临过什么问题和他们是怎样成为领袖人物中,使我更加丰富了对他们的了解。我学到了许多东西,其中有些是令人惊讶的,这有助于我了解他们有时为什么那样表现,并且使我学到更多有关那些决定我们时代……去看看 

5-2 论一般收入或公共收入的源泉(下) - 来自《国富论》

第三项 劳动工资税   我曾在本书第一篇努力说明过;低级劳动者的工资,到处都受两种不同情况的支配,即劳动的需要,和食物的普通或平均价格。劳动的需要,是增加呢,不增不减呢,还是减退呢,换言之,是要求人口增加呢,不增不减呢,还是减退呢,这支配劳动者的生活资料,并决定那种生活资料是丰裕、是一般或是短少到什么程度。食物的普通或平均价格,决定必须付给劳动者若干货币,使得他们每年能购买这丰裕或一般或少量的生活资料。当劳动需要及食物价格没有变动时,对劳动工资直接课税的唯一结果,就是把工资数目提高到稍稍超过这税额以上。比如,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