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梅次故事》

  不久,王莽之终于调走了。原先传说的很多好位置都没他的份儿,只在北京某部门安了个闲职。朱怀镜总算松了口气。

  向长善问吴飞案是不是还要继续追下去?朱怀镜也想马上查下去,但他仔细掂量,说再看看吧。他暗自猜测,陆天一只怕是根点燃了的导火索,说不定就会烧到王莽之那里去。静观其变,相机而行吧。

  一夜之间,梅次各县市和部门的头头脑脑都走马换将了。只剩余明吾和尹正东仍在马山呆着。朱怀镜同余明吾谈过一次,私下同他交了底。尹正东三天两头给朱怀镜打电话,要么汇报思想,要么请示工作。朱怀镜明白尹正东的心思,偏偏三缄其口。他心里早就有谱了,迟早要把尹正东弄下去。

  朱怀镜突然接到市纪委电话,尹正东有麻烦了。电话是市纪委书记庞浩打来的,“怀镜同志,陆天一供认,尹正东当县长那年,送给陆天一十五万。我们市纪委人手紧,想请你们协助一下。”

  朱怀镜忙说:“庞书记。我正要向你汇报哩。我最近接到群众举报,检举了尹正东很多问题。我们地委刚研究了,正准备立案调查。好吧.我们今天就将他两规。”

  庞浩说:“好,感谢你支持,怀镜同志。我们随时通报情况吧。”

  朱怀镜马上打了向长善电话,“长善,你赶快过来一下。”

  放下电话,朱怀镜突然感到十分焦躁。关了门,点上一支烟,来回踱步。这毕竟是他头一次下令抓人啊,况且还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办公室里开着空调,门窗关得天紧,一会儿就烟雾绕绕了。朱怀镜打开窗户,冷风飓飓地钻了进来。太阳穴马上胀痛起来。一个人在屋子里闷得太久了,大脑缺氧吧。

  有人敲门,心想是向长善到了。朱怀镜坐到办公桌前,说声请进,却是周克林推门进来了。

  “哦、克林,有事吗?”朱怀镜问。

  周克林笑笑,说:“没事。”

  “哦。”朱怀镜不想留他说话,向长善马上就会到的。

  “朱书记,听说天一同志的问题蛮大?”周克林试探道。

  朱怀镜没有回答。只问:“你听到的是个什么情况?”

  “听说初步认定有千把万的经济问题。”周克林说。

  “哦,是吗?”朱怀镜显得没有兴趣。

  周克林说:“如果确凿,天一同志脑袋只怕就保不住了。”

  朱怀镜抬头望着天花板,说:“相信法律吧。”
又听到敲门声。朱怀镜说声请进,周克林过去开了门。果然是向长善。周克林同向长善客气两句,就告辞了。

  向长善坐了下来,气喘吁吁的。他上楼时走得太急了。朱怀镜也没叫舒天,自己倒了杯茶,递给向长善。又过去把门带上了,回头坐下,说:“长善同志,同你商量个事情。”

  向长善见朱怀镜目光严厉,就不问什么事,只是等着他说下去。朱怀镜拉开抽屉,取出烟来。向长善本不抽烟的,也要了一支。两人点上烟,吸了几口,朱怀镜才说:“长善,将尹正东两规吧。”

  “尹正东?”向长善吃惊地问道。

  “是的,尹正东。”朱怀镜便把群众举报,陆天一的供认,—一说了。

  向长善叹道:“看着这些干部一个一个倒下去,真是痛心啊”。

  朱怀镜站了起来,缓缓说道:“谁让他们不争气呢?”

  向长善被烟呛着了,使劲地咳,脸红得像猴子屁股。半天才平息下来,说:“朱书记,我觉得,吴飞案也不能久拖。”

  朱怀镜低着头,来回走着,说:“吴飞案,肯定是要查下去的。暂时时机还没成熟。先全力以赴查尹正东吧。尹正东有些匪气,要注意方法。长善,我建议,由组织部打电话给他,让他来地区谈话。他一到宾馆住下,你们就把他控制起来。我同组织部去说,你们派人在梅园等着。怕走露风声,马上行动吧。注意,请你亲自带着人去梅园,先不同参加行动的同志讲,临时再告诉他们。尹正东人缘很好啊。”一
朱怀镜说罢,拿出几封检举尹正东的信件,提笔作了批示。向长善接过批示,马上回去调兵遣将。闭目片刻,朱怀镜提起了电话筒,“永杰吗?你好。请你给正东同志打个电话,请他来一下,我想找他谈谈。”

  “正东同志?好吧,我同他联系上。”韩永杰语气间隐隐流露着迟疑。

  朱怀镜怕韩永杰起疑心,便说:“明吾同志我找他谈了,还没时间同正东谈。请他马上过来吧。”
韩永杰说:“朱书记亲自找他谈谈好。我感觉正东同志好像有些想法。”

  朱怀镜不再多说,挂了电话。过了几分钟,尹正东自己打电话来了,问:“朱书记,我是正东啊。韩部长说您找我?”

  朱怀镜哈哈一笑,说:“正东啊,韩部长都同你说了吗?好吧,你过来一下吧。”

  朱怀镜这么一含糊,就把尹正东的嘴堵上了。他不便告诉朱怀镜,韩部长没同他说什么。他也许以为自己要被提拔了,朱怀镜要亲自找他谈话。韩永兴只是纪律性强,才没同他具体说吧。尹正东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兴奋,说:“行行,我马上过来吧。”

  从马山赶过来很近,下午刚上班,朱怀镜就接到了尹正东电话,“朱书记,我到了。我到你办公室来?”

  朱怀镜说:“我四点钟找你谈,正有个会。你先住下来吧。”

  尹正东说:“我住下来了。”

  朱怀镜说:“那好。你住在哪里?我散会了过来吧。”

  尹正东说:“我住梅园三号楼,二零五。不麻烦您,到时候我过来吧。”

  朱怀镜笑道:“正东你客气什么?我又没请你吃饭。你在房间休息,等着吧。”

  又过了几分钟,向长善打电话来,“朱书记,我向您报告。尹正东被控制住了。”

  “哦,好吧。”朱怀镜问,“他情绪怎么样?”

  向长善说:“他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就是骂娘。现在缓和些了。”

  朱怀镜说:“这个人要认真对付,你们要派最精干的力量。”

  快下班的时候,向长善跑到朱怀镜办公室,表情有些神秘,说:“朱书记,尹正东死不开口。他只强调一点,硬要同您见一面。”

  朱怀镜断然道:“我不会同他见面的。”

  向长善说:“您当然不能同他见面。我只是在琢磨,他是个什么想法?”

  朱怀镜长叹一声,说:“长善,我俩坐一下吧。”

  向长善的目光有些疑惑。朱怀镜心里明白,凭向长善多年的办案经验八成猜着什么了,只是不好说出来。
  朱怀镜左右权衡,心想也不必再顾忌什么了。便说:“长善,尹正东给我送过十万块钱。”

  向长善的手微微抖了一下,掩饰着他的惊愕。朱怀镜淡然一笑,就起身打开保险柜,取出几张银行账单。
  向长善看过账单,半天才反应过来,说:“原来是这样啊!”

  朱怀镜说:“长善,我不想让这事传出去,借着这件事,我自己固然可以成为传奇式英雄,但是会有负面影响,让群众对官场失望。还会带出一系列问题。人们会问,难道只有朱怀镜上个人收到这么多钱吗?其他领导呢?他们就没有收到过一分钱吗?总之,对大局不利啊。”

  向长善听着,眼圈竟红了起来,佛嘘道:“朱书记啊,怎么回事?现在要做个好人这么难?非得偷偷摸摸不成?对不起,我情绪有些激动。也许是人老了吧,越来越容易动感情了。”

  朱怀镜说:“长善,有些问题是容不得我们讨论的,就得按现实情况去做。你们不要管他尹正东说我什么,尽管依法办案吧。”

  向长善揉揉眼睛,说:“好吧。我心里有数了,就不怕他使任何手段了。”

  送走向长善,朱怀镜独自在办公室里坐了好久。他心里很不宁静。天知道尹正东还会咬出多少人来!

上一篇:第44章

下一篇:第46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八 大目标、现代化与“文艺腔”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宋晓军  现在很多官员和学者不懂军事,不从竞争的视角看今天的现实世界,天天一张嘴就是“文艺腔”,很难说他们是有大目标的。不久前,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年轻有为的部级干部被“双规”了,我突然想起来,我在一次朋友的生日聚会上见过此人,他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是,歌唱得非常好,当时还有朋友说这位官员把自己唱的歌刻了盘送人。由此我就想到了“文艺腔”这个词儿。  整个80年代“传承”下来的风气就是大家喜欢拿文艺品质自炫炫人,风花雪月,误人误己。中国现代化100多年里,先是……去看看 

3-12 每个人都各以各的方式是伟大的人 - 来自《与神对话》

读这些话使我心中充满敬畏。感谢你以这种方式与我同在这里。感谢你与我们所有的人同在这里。因为读过这对话录的人已经好几十万,还会有好几百万将会读到。你来到我们心中,让我们有无以言宣的受惠感。我至为亲爱的人们——我一向就在你们心中。只是我很高兴你们现在真的感觉到我在这里。我一向就与你们同在,我从未离开过你们。我是你们,而你们是我。我们从不会分离,因为那是不可能的。然而有些日子我却觉得孤单得可怕。有些时候,我觉得是在独自打这场战争。我的孩子,那是因为你离开了我。你放弃了你对我的觉察。然而,只要你觉察……去看看 

二、三个初步的问题 - 来自《万民法》

1在表明万民法能在何种范围内得以落实之前,重要的是首先得区分开“公平的正义”或其它近似的自由的与建构主义的正义观念的两个部分。一部分由应用于民主社会的国内制度,即它们的政体和基本结构,以及应用于公民的义务与责任来得出;另一部分则由应用于国际政治社会自身及各民族之间的政治关系来得出。当正义原则被运用于国内正义后,原始状态的理念就再次运用于接下来的较高层次中。此前,各派别是个人的代表,但现在它们是各民族的代表,民族的基本机制符合在第一层次使用的正义原则。我们从某些社会组成的大家庭出发,推出支配这……去看看 

17 再次核验尸体 - 来自《国家公诉》

江正流的警车从省公安厅院内出来,迎头撞上了省政府办公厅的一辆奥迪。奥迪按了几声喇叭,把江正流的警车及时唤住了。江正流伸头向外张望时,奥迪车的后车窗已缓缓降下了,王长恭的秘书小段冲着他叫:“哎,哎,江局长,你怎么回事啊?手机一直不开!王省长让你马上到他那去一趟,正在办公室等你呢!”   江正流这才想起:向省公安厅领导汇报工作时关了手机,一直到现在都没开,忙打开手机,先给王长恭回了个电话,回电话时,已吩咐司机把车往省政府开了。   王长恭果然在办公室等着,坐在桌前批着一堆文件,一脸的不快。   见江正流进门,王长恭把面前的……去看看 

1960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为提前实现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而奋斗——1960年4月6日在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 谭震林  各位代表:  我受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委托,向大会作关于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的执行情况和争取提前实现这个纲要的报告。  一  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是中共中央政治局根据毛泽东同志的倡议提出的,在一九五六年一月以草案形式公布。一九五七年九月,中共八届三中全会,根据草案公布以后将近两年中情况的变化和工作的发展,作了一些必要的修改和补充,在同年十月间公布了纲……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