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图书

古城监狱的侦查员罗维民,从服刑犯王国炎身上发现有重大的犯罪嫌疑,经过险情迭起的侦破与反侦破的斗争,终于破获一起涉及狱内狱外社会各阶层的大案,把一批社会败类和钻入国家专政机关的蛀虫,现形于光天化日之下。作者把笔触伸向古城监狱这个专政机关的各级领导、省市领导和社会上的犯罪团伙,引导读者对诸如专政机关产生腐败、公安与劳教分开产生的问题等严肃的政治体制和社会问题的思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四章 编辑的忏悔 - 来自《思痛录》

卢梭的《忏悔录》,记录了他平生见不得人的事情,有损自己人格的事情。我想,我们中国知识分子,如果尽情去写,写写这些年都搞了些什么运动,写了些什么文章、那真要清夜扪心,不能入睡了。   “四人帮”当权那十年,我不能说自己完全没有做好事情,如下田种地。而随众呼喊,以“最高指示”骂人,似乎既算不得好事,也非坏事。不过也不尽然。我就记得在自己被“解放”那天的全体大会上,一个革命群众循例发言,骂我是“狗胆包天”。这句话竟使我一直牢记,无法忘怀。(其实像这种坏话,自己岂有不讲之可能?)好事呢,也还是做过的。就在我已经被“解放”之……去看看

陈敏之序 - 来自《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

这本集子是作者和我1973年至1974年两年间在通信中进行学术讨论,作者应我的要求写下的笔记形式的学术论文。1966年底作者从房山监督劳动回到北京以后,我和他的通信中断了。1967年11月起我自己也失去了自由,以后几年间,生死两茫茫。1972年10月,我被允许去北京探望住在我妹妹那里已多年不见的老母。其实,我还有一个不便明说,或许可说是更重要的目的,就是打听作者(他是我的五哥)的下落。这时,我已经知道他茕然一身,真正成了“寡人” (1965年以后他在写给我的信中,曾自嘲地自称为“丧家之犬”) 。我觉得无论在感情上、道义上我都有不可……去看看

第十三章 语言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前面说过,我最初对于“意义”的定义和语言之于事实的关系发生兴趣,是在一九一八年。在那以前,我一直认为语言是怎么一回事是“显而易见的”,从来没有把语言对于非语言世界的关系是怎么构成的检查过一番。我对于这个问题加以思考最初所得的结果出现在《心的分析》的第十讲中。   第一件使我注意的事是极其明显的,但是这件事好象是被所有以前写这个题目的人过于忽略了。那件事就是,一个字就是一个“普遍”,说或听见或写或念这个字的一个实例的时候,就是这个“普遍”的实例。那些研究“普遍”的哲理的人知道“狗”是一个“普遍……去看看

第廿三章 论主权者的政务大臣 - 来自《利维坦》

在上一章中,我已经讨论了国家中(与人体)类同的部分,本章所要谈的是官能部分,也就是政务大臣。     政务大臣是主权者(不论是君主还是议会)用于任何事务并在该事务中有权代表国家人格的人。具有主权的人或会议都代表着两重人格,用更普通的话来说便是具有两重身分,一重是自然的身分,另一重是政治的身分。由于君主不但具有国家的人格,而且具有自然人的人格:一个主权会议也不但具有国家人格,而且具有会议的人格;所以以自然身分充当臣仆的人便不是政务大臣,只有管理公共事务的人才是政务大臣。因此在贵族或民主国家中,议会的门房、卫兵……去看看

给英吉利共和国军队将军奥利佛·克伦威尔阁下的信 - 来自《温斯坦莱文选》

把《自由法》敬献于英吉利共和国军的将军奥利佛·克伦威尔,以及我的信教的和不信教的、自认为根据《圣经》的训诫生活的英国兄弟和世界各国人民。自由法将说明什么是国王政府,什么是共和政府。  杰腊德·温斯坦莱谨呈  啊,英国,法律正在你这里升起,光辉四射。  你接受它,就将给自己戴上王冠。  你拒绝它,仍然是一个不驯服的国家,  别的国家将接受它,并把王冠夺去。  《启示录》第十一章第十五节  《但以理书》第七章第二十七节  伦敦  杰·门·为作者刊印。圣保罗教堂以西黑飞鹰街尤……去看看

第五章 你以为你是谁 - 来自《中国制造》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八时 镜湖市委招待所  昨夜陪着李馨香看项目,折腾到快三点,可早上八点之前,胡早秋不但起来了,还把该办的事全办完了。矇矇眬眬一睁眼,就歪在床上用电话办公,先向市委书记白艾尼作了个热情洋溢的电话汇报,报告了新华社女记者的到来和未来组织北京各报记者宣传镜湖的设想;继而,要通了中美合资的镜湖飞鱼服装集团公司和工艺品公司,要他们送点“广告礼品”来。怕这两个公司玩忽职守,又打了个电话给政府办公室主任高如歌,让她再落实一下。八点十分,赶到招待所时,两个公司的“广告礼品”都送到了服务台,高如歌也来……去看看

第一卷第二篇:论各种不同的适宜的激情程度 - 来自《道德情操论》

第二篇:论各种不同的适宜的激情程度引言  显然,同我们有特殊联系的客观对象所激发的每一种激情的合宜性,即旁观者能够赞同的强度,必定存在于某种适中程度之内。如果激情过分强烈,或者过分低落,旁观者就不会加以体谅。例如,个人的不幸或受到的伤害所引起的悲伤和愤恨容易变得过分强烈,并且大多数人都是如此。同样,它们也可以过分低落,虽然这种情况较少发生。我们把这种过分的激情称为软弱和暴怒,而把过分低落的激情叫做迟钝、麻木不仁和感情贫乏。除了见到它们时感到惊讶和茫然失措之外,我们都不能加以体谅。  然而,这种蕴含着有……去看看

第十四篇 答复由于幅员广大而反对拟议中的宪法的意见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原载1787年11月30日,星期五,《纽约邮报》第十四篇(麦迪逊)致纽约州人民:我们已经知道联邦的必要性,因为它是防御外来危险的堡垒,是我们的和平保卫者,是我们的商业和其他公益的保护者;只有联邦才能代替破坏旧世界自由的军事机构,才能适当地医治党争的弊病,这种弊病证明对其他民主政府是致命的,而且在我们自己的政府中也已显出严重征候。在我们探究的这个部门之内,还有一个反对意见需要注意,这种反对意见是由于联邦的范围太大而产生的。就这个问题表示一些意见是比较合适的,因为我们看到,新宪法的反对者为了利用想象中的困难来弥补他们努……去看看

2-4 行政法院与官员保证制是旧制度的体制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在欧洲,没有哪一国的普通法庭较之法国的普通法庭更独立于政府;但是也没有一个地方像法国那样经常使用特别法庭。这两方面结合之紧密,出于人们想象之外。由于国王无法左右法官的命运,既不能将其撤职、调离,也往往不能让他们擢升;一句话,国王不能用利禄和恐吓控制他们,因而他不久就感到这种独立性妨碍他的行动。这种法国所特有的局面促使国王避免将直接涉及王权的案件交法庭受理,并且在普通法庭之外,另创立一种为国王专用的更依附于他的法庭,它在臣民眼中颇具法院的外表,其真实作用又不至于使国王害怕。   在有些国家,如德国的某些……去看看

第26章 关于“文革”博物馆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十二年前,当举国沉浸在文革覆灭的极乐里,一个老人独自在整个民族被损害的心灵残 骸上低首徘徊。他不断以一篇篇沉重的忏悔录,催动人们灵魂的自我修复。几年过去,社会 改弦更张,现代生活的声光化电充满魅力地倾盖中国;贫困巳久的中国人急于富裕起来,这 桩未被深究、尚无答案的历史上最惨重的文革悲剧却被不知不觉淡却了。这老人忽然仰起头 来,庄严地呼吁:“要建造一座文革博物馆!”   他便是巴金先生。   听到这声音,我突然想起文革初我家被洗劫一空的那个晚上,我躺在黑糊糊的走廊地板 上睡着,外边人们正在相互残害,不知为什么,梦……去看看

防止腐败的综合战略与重大措施 - 来自《中国挑战腐败》

本文系作者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邀请参加"进一步加大反腐败斗争力度的对策与措施座谈会"(2000年5月19日)的讲话提纲。尉健行书记等主要领导同志参加了座谈会。王绍光、程文浩提供了许多有益的观点和宝贵的建议,张轶凡也予以了协助。作者会后又作了部分文字修改。  一、防止腐败的综合战略  1.最高领导人需要重新作出清晰、明确的反腐败的政治承诺,制定反腐败的政治目标。江泽民总书记在十五大报告中指出,力争在今后五年内(指到2002年)使党政机关和干部腐败现象蔓延的势头得到遏制,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取得新的明显成效……去看看

第十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毛泽东讲究吃吗?   讲究。讲究吃辣椒。他说能吃辣的人革命性强。辣椒不要油炸,要整根地千炕,讲究吃 个纯味。   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讲究吃红烧肉和活鲤鱼。   毛泽东一生没有吃过任何补品。如果一定说吃过,那就是红烧肉。   我讲过,打沙家店战役,毛泽东三天两夜不出屋,不上床,不合眼。歼灭钟松的36 师,俘敌6千余人。战斗结束后,毛泽东对我说:“银桥,你想想办法,帮我搞碗红烧肉来 好不好?要肥点的。   我说:“扛了这么大的胜仗,吃碗红烧肉还不应该吗?我马上去。   毛泽东疲倦地摇摇头:“不是那个意思。这段时间用脑子大多,你……去看看

第22章 平民生活 - 来自《我的美国之路》

我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在我记忆中这是第一次未用闹钟而醒来的。我穿上宽松长裤,马球衬衫,一双懒汉鞋,然后慢悠悠地走到我们在华盛顿郊区买的这套房屋的厨房,与阿尔玛一起用早餐。我现在开始全日从事一份多年来我一直只有夜晚才作为第二职业从事的工作,这就是做丈夫。   阿尔玛放下咖啡,抬起头来对我说:“洗涤槽堵住了。地板上到处都是水。”   没问题,我想。我会打电话给营区工程师。后来我想起来了,什么营区工程师?不属我管了。于是脱掉军装后的第一个上午就蹲伏在嘀嘀嗒嗒漏水的洗涤槽边度过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变成了房……去看看

危急存亡之秋(1949)(中) - 来自《蒋经国自述》

乘风破浪 再接再厉   五月三日   李宗仁自上月二十日飞往桂林后,迄末至广州处理公务。   当此风雨飘摇,人心浮动,而忠贞之土正力搀危局之时,李宗仁突由桂林致函父亲谈人事、军权、财政等“条件”。他要索取已经运到台湾的库存黄金,并且要父亲不再过问国事,建议最好“早日出国”。父亲内心痛楚之余,因李代总统之误会与猜疑,如此其深,乃函复何院长,请转达李代总统及中央诸同志。函中首请李代总统立即莅临广州,领导政府。第二、说明政治改革非二三个月短时间所能收效,必须树德养望,开诚取信,持之以久,行之以恒。第三、说明其本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