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十面埋伏》

  看到王国炎极度疯狂的样子,中队长也急忙说道:“教导员,我同意冯科长的意见,把他带下去算了,提审到此为止。”
  “着什么急么!”中队指导员吴安新突然插话说道,“就算他胡说八道,听他说说又有什么关系?不就一个犯人么,有什么可怕和担心的。”
  向来不大说话的大队长周方农这时也跟着说道:“安新的话有道理,听他说说没什么关系。还有,你们都说他疯了,我怎么就没看出来?疯子有像他这样子的么?既然这是监狱领导的决定,那这次最好把事情弄清楚,疯了就疯了,没疯就没疯,这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万一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咱们谁负得起这个责任?又怎么去跟领导交代?”
  “哈哈哈哈!”王国炎此时一阵狂笑,“瞧瞧你们这群窝囊废!老子早就知道你们没法交代!老子早就知道你们没人敢负这个责任!别看他们人模狗样坐了一大片,其实妈的一百只耗子也咬不了一个猫××!老子没疯又怎么样?老子说的都是真话又怎么样?你们这一套哄哄老百姓还差不多,在老子这儿管他妈的屁用!你们以为老子会怕你们?老子不怕你们,那是因为老子有后台!你们知道老子的后台有多硬!省委常委、省城的一把手周涛!你们知道不知道?那就是老子的后台!他外甥跟老子就是哥们!省人大的仇一干,你们他妈的又有哪个不知道?他侄子跟老子也是哥们!省委常委又怎么样?市委书记又怎么样?周涛怕他姐,他姐怕儿子,他儿子怕我?省人大主任又怎么样?他哥养大了他,他就得护着他儿子!你说说你们顶×用!你们不怕我,你们怕领导!你们的领导怕我,你说说我能怕你们!老子从来也没把你们这帮人放在眼里!妈了个×的老子后台多了!老子早把你们这帮人看透了!你们知道老子的后台还有谁!监狱总局的高元龙,不就是从你们这儿出去的?妈的他怎么就能上得这么快?一句话,就是因为他怕我!就是因为他听我的话!听了我的就是听了领导的,你们想想领导还能不提拔他?别看他高元龙大大小小还算是个官儿,可他给老子当后台还不够格!你们地区的贺正雄又怎么样?那也只能算是老子的一个小后台!他现在是地委副书记,想当专员,老子那些哥们不帮他的忙他当得上?他又怎么敢不帮我的忙?老子后台多了!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高院检察院公安厅,哪个要害部门没老子的人!有权的是老子的后台,有钱的更是老子的后台!省里的亿万富翁,那些连省里的头头也得捧着抬着的大经理大老板,什么吴凯运,高耀明,潘毅,哪个敢不叫我老大!还有在你们鼻子跟前的安永红,薛刚山,龚跃进,张卫革,又有哪个敢不听老子的指使……”
  也许是急中生智,也许是一种下意识,就在王国炎狂傲地大喊大叫着的时候,连罗维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是在怎样的一种情况下把这一大串名字记下来的。在满屋子的喧嚣和争辩中,只见罗维民静静地蹲在所有人后面,以最快的速度,用圆珠笔在自己身带着的笔记本上记下了他所听到的所有的名字。这些从王国炎嘴里吐出来的名字,有些他知道,有些他并不知道。不过有一种直觉在告诉他,这些名字决不是一般的名字。
  罗维民一边记一边被一种异样的感觉包裹着,这都是些怎样的人物,而这些人物又怎么能成了王国炎的后台和哥们!
  这有可能吗?
  ……
  如果周涛的外甥跟王国炎确确实实有关系,那么作为市委书记的周涛对这种关系是否知道,是否了解?
  省城市局刑侦处处长代英有些发愣地注视着眼前的这张人名单。
  一笔一划,整整齐齐,朴拙而有力,正是代英非常熟悉的何波的笔迹。
  代英:
  调查进展得如何?案情越来越复杂了,我急需你那方面的材料。事关重大,情况紧急,夜长梦多,越快越好。我已经在家和办公室各备有一台电传,为保险安全起见,可把情况随时电传给我。
  拜托了!
  千万不可走漏消息,切切。
  再下面便是电传号码以及何波的手机和呼机号码。
  何波打电话给他其实才刚刚过去几个小时。
  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所布置的调查可以说毫无进展,惟一得到的可靠信息就是刚刚知道了市委书记周涛的外甥可能会在十个以上!
  周涛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在周涛这么多的外甥里头,会是哪一个呢?究意是哪一个跟王国炎有关系?
  王国炎一案的受害者张大宽说了,王国炎的妻子作风不好,好像跟很多人都有不正当的关系。而这些同她保持不正当关系的人里头,其中一个便是市委书记的外甥。
  这个市委书记的外甥还是王国炎的同学!
  还有一个线索,那就是这个王国炎的同学,市委书记的外甥,原来在银行工作,后来被调到一个要害部门……
  到底是周涛的哪个外甥?这个周涛的外甥跟周涛又会有什么样的联系?如果周涛的外甥跟王国炎确确实实有关系,那么作为市委书记的周涛对这种关系是否知道?
  代英想了一阵子,便给刑侦处刑侦指导科科长赵新明打传呼。赵新明是目前刑侦处对此事惟一的知情者。
  赵新明不到30岁,却有近十年的警龄,他是刑侦处代英最信得过的中层干部之一。
  赵新明到了刑警队没多久,立刻就让代英刮目相看。这个文质彬彬的中专生,在侦破案件方面,不仅用心,而且有着过人的天赋。没有多久,赵新明便成了代英手下的得力干将,每一次破获大案要案,都少不了让赵新明冲锋陷阵,攻城掠地。代英任西城公安分局副局长时,便竭力举荐赵新明当了刑警队副队长。后来代英被调至市局任刑侦处处长时,当时提出的惟一条件便是要求带上赵新明。
  他胆大心细,忠诚可靠,尤其是嘴严,只要吩咐过的事情,米粒大的消息也别想从他的嘴角掉出一颗来。还有代英最为看重的一点,那就是赵新明这个人没什么背景,祖辈父辈都是工人出身,这样的人轻易不会今天被这个拉过来,明天又被那个拉过去。
  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代英从张大宽那里回来后,思忖再三,便把何波交代给自己的事情说给赵新明。
  赵新明当即说:“这事交给我吧。”他选了两个人,一个是并未上过什么学校,全靠自学成才的郝永泽,一个是军人出身,曾在部队任过副营级干部的樊胜利。两个人都只30出头,且武功高强,枪法极准。
  赵新明对代英说:“你放心好了,这两个人绝对靠得住。他们做事,从来不打听有什么背景,而且嘴严。”
  五分钟后,赵新明回了电话:“代处长,我正要找你呢。我现在在路上,十分钟内就到你办公室。”
  “有新情况了?”
  “这儿说不方便,等见了你再说。”
  赵新明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代英正好把手头要做的事情全都打发干净。
  “说吧,什么事。”没等赵新明坐下,代英便径直问道。
  “……我觉得特怪,就今天中午这一会儿功夫,王国炎家里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的差不多有几十号人,就像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赵新明一边说,一边把厚厚的一摞子照片摆在了代英面前,“这是刚刚洗出来的,还有两卷正在洗。上午11时多到现在,就这么三四个小时的时间,至少有30来个人到他家去过。”
  “30来个人!”代英也不禁吃了一惊,“会不会有其他什么事?”
  “我都打听过了,他们家什么事也没有。”赵新明小心翼翼地说道,“就连他家的亲戚都算上,也没有任何一家有什么红白喜事。其实现在王国炎的家里,大部分时间就只有他老婆一个人,不是住在姥姥家,就是住在奶奶家。”
  代英一边翻看着照片,一边问道:“这都是些什么人?”
  “正在查,大部分都还没有闹清楚。”
  “既然有这么多人频频在他家出现,至少可以说明一点,他家肯定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代英突然又想到了张大宽。是不是这一切真像张大宽说的那样,那个王国炎真的要提前出狱了?“这么多人到他家,不会只是去看他的老婆吧?”
  “我想也是。”
  “王国炎老婆的情况查到了没有?”
  “查到了。”赵新明在照片里找出其中的一张来说,“这就是耿莉丽。”
  一张几乎找不出什么缺点的脸。妆化得很淡,表明她肤色不错;衣着随意,显示出她对自己的自信。身材保持得很好,看不出她是一个生孩子多年的女人。朴朴实实,干干净净,一副俏丽活泼而又不惹是生非的样子。这样一个女人,难怪王国炎会为她发疯。“有资料吗?”
  “资料并不多,但都找到了。王国炎的老婆叫耿莉丽,今年29岁,比王国炎小了整整10岁。耿莉丽艺校毕业,曾在市歌舞团当过歌舞演员,现在市群众艺术馆辅导部工作。耿莉丽长得非常漂亮,据说她从来就没看上过王国炎,之所以最后跟王国炎结了婚,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王国炎吓跑了她身边所有的男人。王国炎为人凶狠,但对他所钟爱的女人却体贴入微,温柔有加。为了追到这个女人,他花费了几乎整整两年的时间。最终耿莉丽屈从嫁给了王国炎,因为耿莉丽家当时遇到了一桩本不该输却给输了的官司。王国炎借此机会,动用了各种关系,打通了种种关节,在很短的时间里把这个官司翻了过来,从而改变了耿莉丽一家对王国炎的看法,不仅让耿莉丽一家对这个王国炎感恩戴德,没齿难忘,而且让一家人觉得终于又在人前直起了腰杆,总算吐出了憋在心里的一口恶气。扬眉吐气的同时,自然也深深地感到了在这个世界上没钱没势真是寸步难行。有个像王国炎这样的姑爷,就算名声不大好,也绝没有人敢平白无故地欺负到头上来。一家人态度的改变,自然也深深地影响到了耿莉丽,并且也改变了她至死不嫁王国炎这种人的初衷。紧接着不久,耿莉丽在一次演出时,遭到了一帮流氓无赖的戏弄。当时跟她在一起的还有另外几个女演员,同行的两个男演员早已被吓得无影无踪。情急所致,耿莉丽破天荒地给王国炎打了一个求救电话。没等十分钟,王国炎便独身一人赶来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人的好戏。对王国炎来说,这真是一个千载难逢、施展才华的好机会,面对着那帮赖小子,他略使手段,三拳两脚,一眨眼功夫,便把他们打得哭爹叫娘,直把几个吓得魂飞魄散的姑娘看得目瞪口呆。两个月后,耿莉丽便同王国炎坐在当时市里最豪华的一辆超长林肯轿车里举行了隆重的结婚典礼。
  谁也说不清楚,在这两年里,王国炎究竟在耿莉丽身上花费了多少金钱。现在他们居住的那所平房,看似是个不大起眼的住宅,其实是个非常幽静的院落。而且是在市中心,水、电、暖、煤气一应俱全,一般的工薪族是根本住不上也根本住不起的。
  “王国炎的父母亲都是干什么的?”代英似乎被赵新明的叙述牢牢吸引了过去,有些情不自禁地问道。
  “王国炎的父亲早在1982年就去世了,当时王国炎还没有结婚。王国炎的父亲在文革前是个厅局级干部,曾当过县委书记,行署财政局局长,行署副专员,地委书记。文革中受到严重迫害,批斗时左腿骨折,右颔骨骨折,右耳鼓膜穿孔并导致永久性耳聋。而后被打成叛徒特务入狱,一直到文革结束后,才予以释放并被彻底平反。1979年年底被任命为省财政部部长,也就是现在的财政厅厅长。1981年年底患肝癌,4个月后便去世了。王国炎的母亲一直在医院工作,1988年退休,今年66岁。对家里的事基本上是不闻不问,一切由王国炎的大哥作主。王国炎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除了大哥在银行工作外,二哥和两个姐姐都在医院工作,这可能跟他们母亲的职业有关。王国炎的母亲就是一个儿科大夫。”
  “这么说来,王国炎一家人跟王国炎的犯罪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代英分析说。
  “没有没有,王国炎一家人都是正派本分的国家工作人员。尤其是王国炎的父亲,那是一个极其正直清廉的三八式老干部。据说当时在世时就对王国炎的言行举止深恶痛绝,好几次怒不可遏地把王国炎从家里赶了出来。”
  “这么说来,王国炎的犯罪成因也并不难判断。”代英接过话茬再次分析道,“王国炎是老小,在成长中最需要关怀和爱护的时候,他却几乎等于失去了家庭和教育,成了社会上遭人蔑视的狗崽子。文革十年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空白,在这个空白中,使他的人性畸形发展,而后演变为犯罪性格,即使是部队这样的熔炉,也没能把他的畸形人格纠正过来。”
  “也许有这方面的原因吧。”赵新明轻轻地附和道。
  “当然也有别的原因,”代英对赵新明不置可否的附和并不在意,“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这个王国炎怎么会成为这么多人关注的人物?他又怎么会跟这么多的人有这样那样的关系?这么多的人又为什么会跟王国炎这样的人拉拉扯扯,不明不白?这种不明不白的拉扯和联系究竟是一种什么性质的关系?”
  “代处长,不瞒你说,我也正在思考这个问题。”赵新明显得分外谨慎地说道,“虽然你没有给我说这个案子的背景,但我现在感觉得出来,这个案子决不是一个简单的案子,王国炎这个人物也决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代处长,有一句话也不知该不该说。”
  “……你是不是觉得害怕了?”
  “不是害怕,是担心。”
  “担心什么?”
  “我给你的这些照片里的人,有好些你应该认识的,可你好像并没有认出来?”
  “……哦?”代英怔了一怔。这些照片他确实还没有细看。
  赵新明在照片里翻出一张来,递给了代英。“你看看他是谁?”
  代英默默地看了半天,觉得很熟,但就是想不起来。“这是谁呢?这么面熟。”
  “姓仇,目前省里最走红的‘大业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去年我们还查过他的案子……”
  “仇晓津!”代英一下子便说出了他的名字。原来是他!去年他们确实曾奉命调查过他的一个案子,但还没查出什么眉目,就突然被终止了。后来才打听到这个仇晓津的背景,他原来是当时的副省长,现在已经成了省人大副主任的仇一干的侄子!由于仇一干的活动,这次调查不了了之。
  其实仇晓津并不是仇一干的亲侄子。
  仇一干的家庭情况代英很清楚,去年在调查仇晓津的情况时,曾涉及到仇一干的家庭并暗中对此进行过调查。仇一干今年63岁,去年7月份从副省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任省人大副主任还不到一年。
  在仇一干的侄子里头,仇晓津是他最为得意的一个。仇一干几乎逢人就说,他的这个干侄子孝顺着哪,比他的儿子对他还亲。然而像仇晓津这样的一个,又怎么会同王国炎有关系?
  让代英感到困惑不解的是,王国炎怎么会同市委书记周涛的外甥和省人大主任仇一干的侄子拉扯在一起?
  ……赵新明的照片上还显出了另外一串人名。
  潘毅:省城市工商银行的副行长。他可以说是市行系统最年轻的一个副行长,今年刚40出头,却已经干了近十年的副行长。市工商行行长已年满60,而他则是人人看好的首选接班人选。吴凯运:省城“大富豪汽车营销中心”的总经理。该中心专营各类型号的机动车。各种品牌以及各类进口的豪华汽车、轿车、摩托车在这个中心几乎一应俱全。他的名气大,不只因为他的经营有方,生意兴隆,而且因为他还是市政协委员,省青联常委,并被评为省十大优秀青年企业家,他的形象和有关报道频频出现在各类新闻媒体上。
  高耀明:省城第一所高级私立学校的投资人兼董事长,因本人武功不错,曾在省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上表演过飞镖和飞刀绝技,以至声名大噪,因而又开办了省城第一所武术学校。现两所学校的学员将近2000,固定资产上亿元。
  这些人又怎么会跟王国炎有关系?
  一张分外熟悉的面孔,但代英怎么也想不起这个人究竟是谁了。“这又是谁呀,这么面熟。”
  “代处长,看来你这个人从来也不会记仇。”赵新明似乎在帮助代英恢复记忆,“1991年,你在西城分局当刑警队长时,有一个要当副队长的一直闹到了你的办公室……”
  “……噢!记起来了,马晋雄!”代英一下子站了起来,“对!就是他,马晋雄,没错!”
  “确实是马晋雄,你没认出他来,因为他胖了。”
  “嗯,是他。”代英对他的记忆全部恢复了过来,“他当时根本不好好上班,有时候几天也不露面。大家对他意见很大,他却通过各种关系要当刑警队队长。被我顶住了后,便闹到我的办公室跟我拍桌子瞪眼,把我的茶杯都给摔了。”
  “事后没多久,他就被调走了。好多天后我们才知道,他的被调走跟你有直接关系,当时你给分局和市局领导都说了,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要是再让他留在刑警队,那就立刻把我调走。”赵新明好像仍在帮他回忆似地说。
  代英不再吭声,其实赵新明他们并不知道当时的真实情况。就这个马晋雄,在他的办公室闹成那样,几乎跟他打了起来,然而在事后却有那么多的领导给他说情,为他开脱,甚至希望市局领导能按马晋雄的要求,不就是分局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么,一个受罪送死的差事,他愿意要就给他算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实说,当时要不是他豁出去拚死顶着,这个刑警队的副队长肯定就是这个马晋雄了。这个马晋雄之所以有这么大的能量,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他武功高强,曾多次在全国武术散打中拿过名次。
  “代处长,你知道这个马晋雄现在在什么地方?他现在名义上是市武警支队的武术教练,实际上身兼数职。他以别人的名义组建了一个武术散打协会,由他兼任会长。这个协会事实上是一个保镖协会,给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物当保镖。因此他跟社会上包括政府机关中的一些要害人物都有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从而形成了一个能量很大的关系网。像他这样专业化的人物,熟悉公安,现又在武警供职,背后又有着这样的一个复杂的网络,肯定会同一些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有联系……”
  代英不再说话,一直默默地听着,一种直觉在告诉他,这个案子如果他想继续调查下去,那种巨大的压力和担心就会变得越来越具体,越来越明晰,越来越临近……

上一篇:第15章

下一篇:第17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悲剧的诞生 03 - 来自《悲剧的诞生》

想了解这一点,我们就必须把梦神阿波罗文化的艺术大厦一砖一石拆除,直至见到它所凭借的基础。首先,我们发现那些庄严的奥林匹斯神象高据这大厦的山墙上,他们的事迹被刻成光辉四射的浮雕,装饰着腰壁。虽则阿波罗不过是与诸神并列的一介之神,没有优越地位的权利,但我们不应因此感到迷惑。因为整个奥林匹斯神界,总的说来,是从体现在阿波罗神身上的那种冲动诞生的,所以,在这一意义上,阿波罗堪称为神界之父。那么,由于甚么不可思议的要求而产生如此辉煌的奥林匹斯神界呢?   若是有人怀着别种宗教信念去接近奥林匹斯诸神,想从他们那里寻找……去看看 

第16章 同意底各种等级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我们底同意应该为概然性底各种根据所调节——我们在前章所说的概然性底各种根据,既是我们同意所依据的基础,因此亦就是调节同意底各种程度所用的尺度。不过我们应当知道,概然性不论有多大根据,而一个人要想追求真理,判断正确,则他只应该以第一次判断和研究中所见的根据为凭,不应该妄事增益。我自然承认,世人所以固执某些意见,所以同意某些事情,并不一定是因为他们实在看到原来使他们发生信仰的那些理由。在许多情形下,即在记忆丰富的人,亦难以记得原来所以使他们接受问题底某一面的那些证明(自然这些证明都是经过适当考察的)。人……去看看 

第23章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影响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在对19世纪革命及革命概念发展的任何研究中,卡尔·马克思的思想都占有一个首要的地位。甚至很早发生而没有受到马克思影响的那些革命,人们现今也通常从一种“马克思的”观点来解释。在前面的论述中,我已经提到过马克思“不断革命”的概念以及这样一个事实:在创立公开宣布自己明确的革命目标的民族国家内部和国际性的有组织的团体方面,马克思是一个先锋。在这一章中,我的意图与其说是探讨马克思关于革命的思想或马克思的革命活动,不如说是考察卡尔·马克思所表达的关于科学变革和科学中的革命的观点的特定主题,并且把马克思关于……去看看 

第44章 - 来自《机关滋味》

这段时间,黄三木情绪不太好。成功和辉煌给他带来的幸福渐渐散了去,剩下的是真实。这唯一的真实,就是洪叶。洪叶不美,洪叶不可爱,洪叶不性感,洪叶啊洪叶,这就是黄三木一生与共的洪叶啊。黄三木要和洪叶做爱,洪叶总是随他折腾,一点也没有努力配合的意思。黄三木觉得是在和一具机器做爱似的。加上那个地方干巴巴地,折腾了一阵,黄三木觉得实在没什么意思,就匆匆地下来了。这样子是不能让人满足的,黄三木想起和邵颖玩的情景,那里面是多么湿润,仿佛盛着一个欲望的海洋。那具身体充满了活力,给他带来的是什么样的幸福啊。要不是她的历史,要不是……去看看 

第四章 名毁津门 1、灵谷寺内,曾国藩传授古文秘诀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曾国藩郁郁回到江宁,自觉精力更衰弱了,原先一番整饬两江的宏图大愿,被捻战失利减去了大半。幕僚们纷纷反映,李鸿章一手荐拔的江苏巡抚丁日昌受贿严重,甚至公开索贿。去年苏松太道出缺,丁日昌通过仆人透出消息,谁送他端砚两方,即可补授。有个多年候补道专门托人从端州买得两块好砚送上门。丁日昌看了看,笑着说:“端砚以斧柯山出的为好,你这个还不行。”待那人真的从斧柯山再弄两方砚来时,苏松太道已放了他人。走运的这个人脑子灵活,他知道所谓“端砚两方”,其实就是“白银两万”。幕僚们很气愤:这样公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