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 图书

“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这是毛泽东的信条,也是他人格力量之所在。但毛泽东人性的一方面长期被“神话”运动掩盖起来,其实,毛泽东也有自己的痛苦、孤寂、温情和喜怒,也有自己的执着与无奈。本书作者采访了曾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过的人,包括卫士长、卫士、保健医生、专列服务员、陪舞的文工团演员等,就他们所见所闻,把有血有肉的毛泽东还原出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前言 - 来自《论人的天性》

《论人的天性》是一首三部曲的终曲,这一点是本书将近完成时才清楚起来的,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它们之间有任何逻辑联系。《昆虫社会》(1971)一书的最后一章题为:统一的社会生物学前景。我在其中提出了,在解释社会性昆虫的严格系统时一直卓有成效的群体生物学和比较动物学原理,可以逐条运用于脊椎动物。我当时指出,我们最终将用同一套参数和同一种定量理论去描述白蚁群落和罗猴群组。为了把这一挑战性的意见述诸文字,我开始查阅大量有关脊椎动物行为的优秀文献,结果写成了《社会生物学:新的综合》(1975)一书。在这部书的最后一章"……去看看

第八章 革命转入中下层:全面整风的发韧 - 来自《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一 动员「思想革命」:毛泽东究竟要做什么? 毛泽东在1941年9月政治局扩大会议取得了对王明的决定性胜利后,在中央层陆续推出一些重要措施以扩大自己的胜利,同时开始调整战略,积极布置将反对王明、博古的革命引入到党的中下层。经过数月的准备,1942年2月1日,毛泽东正式登场,在延安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作动员全党整风的报告——《整顿党风、学风、文风》(收入《毛选》时易名为《整顿党的作风》),2月8日和9日,毛又在中央宣传部干部会议上两次发表《反对党八股》的演说。在此之后,毛亲自主持制定了几个有关整风学习的中央决议,至1942年4月3……去看看

第一章 面子要紧 - 来自《中国人的素质》

把“面子”作为全体中国人的一种“素质”,一眼看起来实在是荒谬透顶。但是在中国,面子这个词不单指人的脸部,它在字面上是一个群体复合名词,意思比我们所能描述的要多,或许可能比我们所能理解的还要多。为了理解面子的含义,哪怕不是完整地理解,我们也必须考虑如下事实:中国人作为一个种族,有一种强烈的戏剧本能。戏剧几乎可以说是唯一的全国性娱乐,中国人对戏剧的狂热,如同英国人之于体育、西班牙人之于斗牛。只要很少的触动,任何一个中国人就会以为自己是戏剧中的一个人物。他把自己放进戏剧场景之中,像戏中人一样行礼、下跪、俯身……去看看

第五章 马案疑云 3、江宁市民嘴里的马案离奇古怪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张文祥到石将军庙求签一事,魁玉、梅启照都没有说起。”曾国藩听完彭玉麟的叙述后,拧起眉头说。彭玉麟所叙的校场刺马的情节,与魁、梅等官员们讲的大致相同,但他们都没有说起求签一事。  “可能因‘将军’二字牵涉到魁玉的缘故。”彭玉麟淡淡一笑。“几天后,张之万从清江浦来到江宁,与魁玉合作办案,衙门里便传出张文祥是漏网捻贼前来报仇的话。不过,”彭玉麟压低了声音,“江宁城里关于这件案子却传说纷纭,与衙门里所说的大不相同。但水师因无人驻扎城里,所知不详,涤丈不如叫一些……去看看

第八章 家庭:何去何从 - 来自《家庭革命》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人类家庭从古至今不断的变化,从血缘家庭(同辈男女互为夫妻,禁止父母与子女性行为)到普那路亚家庭(不同氏族的男女群婚,禁止同辈兄弟、姐妹性行为),再到对偶家庭(男女婚姻较稳定,男人有主妻,反之亦然)以至于一夫一妻制家庭。一夫一妻制家庭,又从大家庭(三代或三代以上的家庭)到核心家庭,即一对夫妻加一二个(未婚)子女的家庭。可以说,家庭的性质、组织形式、人员构成、功能与作用,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发展变化。20世纪以来全球社会经济发展发生着深刻的变革。家庭也处于这种巨大变革之中,并对此变革作出……去看看

第廿四章 所谓原始积累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1.原始积累的秘密   我们已经知道,货币怎样转化为资本,资本怎样产生剩余价 值,剩余价值又怎样产生更多的资本。但是,资本积累以剩余价值 为前提,剩余价值以资本主义生产为前提,而资本主义生产又以商 品生产者握有较大量的资本和劳动力为前提。因此,这整个运动 好象是在一个恶性循环中兜圈子,要脱出这个循环,就只有假定在 资本主义积累之前有一种“原始”积累(亚当·斯密称为“预先积 累”),这种积累不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结果,而是它的起点。   这种原始积累在政治经济学中所起的作用,同原罪在神学中 所起的作用几乎是一样的。亚……去看看

七、通向权力之路 - 来自《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竞争上岗要认识美国社会的管理,不能不说说其管理精英包括政治人物的产生过程。美国的政治体制采取分权方式,因而其政治人物的产生也采取自下而上的竞争。 从公立学校的董事会成员、工会头头,到议员和总统,均采取所谓竞选方式。由候 选人直接诉诸选民,竭力表现自己,经过与对手辩论,最后靠争取到的选票说话。 这当中自然有各种其他因素,包括金钱、党内大佬或资深干部的支持,还有机遇等 等,都在起作用,而候选人本人的某些素质同样是重要的,人们不大可能选择一个 既不会演说,又没有人缘,即席反应能力很差的人进入政界。观察其政治精英……去看看

第三十四章 各有各的理 - 来自《停滞的帝国》

   2009/10/01
(1793年9月10日)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英国人满心喜悦。朝廷感到受了凌辱,同时又想侮辱对方,但仍未下决心取消接见仪礼。把英国人灰溜溜地打发回去,不让他们参加接见,这就彻底得罪了他们而无法挽救:这些“红毛鬼子”会从中得出什么结果呢?任何人都无法预料;另外任何人也想象不出他们在离自己本土如此遥远的地方能对帝国造成什么损害。皇帝为什么软了下来?  轰走我们会真正引起麻烦的地方是在内部。皇帝的生日不但没有增辉,反而被搅乱了。这就等于承认皇帝遭到了侮辱;承认他的大臣们没有识破对方的真正动机就让一个蛮横无礼的夷人使……去看看

第20章 - 来自《至高利益》

赵启功这才在沙发上坐下来:“怎么,中院的那个邓双林到底拿下来了?”   赵启功先问:“老陈,现在说话方便吗?”   陈仲成看看倒车镜和车窗外空荡荡的路面:“赵省长,方便,请您指示。” 赵启功的声音冷峻:“和你通个气吧,李东方今天又攻上来了,你的事收不了 场了。”   陈仲成愕然一惊:“赵省长,那……那我马上到你家去!”   赵启功的声音越发冷峻:“不必了,你心里有个数就行了,不论谁找到你,你 都不要乱说,你乱说你负责,这个招呼我先打在前面。当然,能做的工作我还会继 续帮你做,你这个同志也不要考虑得太多。你很难,李东方也不轻松,峡江并……去看看

序幕 - 来自《希特勒传》

背后插刀   (1)   1918年10月中旬,一列满载伤兵、车身两边贴满了革命口号的火车,缓缓驶过德国,朝帝国东部边界安全地带驶去。   在车内的数百名伤兵中,不少是刚在比利时的一次毒气战中被毒瞎了双眼的伤员。13日晚,英军以毁灭性的炮火猛轰德军前沿,然后便施放毒气。这次炮击,系三个月前战局急转直下以来德军所承受的一系列无情打击中最猛烈的一次。德军虽在后撤,战线也在弯曲,但未崩溃。在这次战役中,首当其冲的是巴伐利亚第十六后备步兵兵团,他们躲在山间和田野间的战壕里,抬不起头来。战场已被打得七零八落,到处是弹坑,简直成了……去看看

第四章 教育的法律应该和政体的原则相适应 - 来自《论法的精神(中文版)》

第一节 教育的法律教育的法律是我们最先接受的法律。而且,因为这些法律是使我们成为公民的准备,所以,每一个单独的家庭都应该接受大家庭的计划的支配,这个大家庭中也包括所有的个人家庭。如果全体人民拥有某个原则的话,那么作为全体人民的构成部分而组合的家庭也拥有这个原则。因此,教育的法律在各种政体中也有所区别。在君主国里,教育的法律应该是荣誉;在共和国里,则应该是品德;在专制国里就是恐怖了。第二节 君主国的教育在君主国里,人们接受主要教育的场所,绝不是儿童们接受教育的公共学校,人们只有进入社会,教育才以某种方式开始……去看看

第十八章 南北美洲和英国自治领 - 来自《全球通史(下卷)》

   2009/10/01
后来,西班牙人决意去追猎“古巴”山区的印第安人;他们在这里进行了惊人的大屠杀。于是,他们毁灭了我们不久前还看到的这整个岛屿,消灭了这里的人口;人们十分遗憾、极度痛苦地看到它已无人居住,变成了一片荒野。                   巴托兰姆·德·拄·卡萨斯,1552年   这些人(澳大利亚土著居民)在白人侵略者面前消失了,就象狼在一个日渐文明、人口日渐稠密的国度里绝迹一样。                   詹姆斯·斯蒂芬,1841年   19世纪,欧洲对南北美洲和英国自治领的影响比它对亚洲和非洲的影响深……去看看

第七章 焚毁与洗劫 - 来自《南京大屠杀》

经过血洗的南京城,又经历了大火和翻箱倒柜的搜索。这是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南京中山路上的一个镜头。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三三两两地站着、蹲着或坐着悠闲休息的日军。他们的身边,是一捆捆、一包包洗劫来的物品。画面中间,停着一辆马车。车上的物资太重了,马鞍上的绑带紧紧勒着马背和马肚。那两匹马大概也感到运输抢劫来的东西是不光彩的,它们耷拉着头。右侧有一辆卡车。车上站着七个日军,不知是已经卸下了抢掠来的物资准备暂时收兵,还是准备再次出发去进行新的掠夺?最生动的是画面前景的四个日军了。一个戴钢盔的日本兵骑着……去看看

第十一章 不紧不慢 - 来自《中国人的性格》

   2009/10/01
从“nervous”这个词的不同用法中,可以看出现代文明的一个很有意义的方面。这个词的原意是“神经的,强有力的,刚强的,有活力的”。这个词的引申意思,也是我们今天经常碰到的,是“有神经衰弱或神经疾病的,神经过于紧张的,易激动的,有病的”。表述神经疾病处于不同阶段的各种专业术语,今天听起来像日常用语那样熟悉。现代的文明无疑使人们的神经过于紧张,神经疾病也比前一个世纪更为常见。   但我们现在要说的并不是那些患有神经疾病的人,而是一般的西方人。这些人并非有疾病而健康状况不佳,相反,他们经常以各种方式提醒自己,神经系统……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