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图书

人类学顾名思义就是研究人类的本质的学科。从生物和文化的角度对人类进行全面研究的学科群,最早见于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对具有高尚道德品质及行为的人的描述中。在19世纪以前,人类学这个词的用法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体质人类学,尤其是指对人体解剖学和生理学的研究。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需求理论(下) - 来自《价格理论》

   2009/10/01
无差别曲线理论  无差别曲线方法是简明地概括偏好的另一种工具。考虑任何一个商品空间XY,并考虑在这一商品空间中标价为P的X和Y的任何一组。这一商品空间如图2.15所示可分为四个象限。让我们假设,个人宁愿要每种商品中较多的一份而不愿要较少的一份。那么,在标为3的区域内的任何一点显然都是比P点更能满足偏好的,因为它表示或者可多得到些X,或者可多得到些Y,或者两者都能多得些。根据同样的道理,就P点代表着或者是更多的X,或者是更多的Y,或者两者都更多些而言,P点显然比标为1的区域内的任何一点都更能满足偏好。至于第2和4象限……去看看

第63章 - 来自《苍天在上》

已是掌灯时分,田曼芳(万方汽车公司副总经理)给黄江北打了个电话,说是想见他。黄江北没心情见任何人,便说:“不行,我正忙着,一屋子的人。”田曼芳说:“您屋里连个灯都没开,你跟谁在开黑会?市长先生,请您抬起尊臀,走到窗前,向左前方看一看,我这会儿,就在路边那辆蓝色的小轿车里看着您的窗户哩。我有急事要找您。”黄江北说:“过一两天,咱们再找个时间,我现在没有心情……”田曼芳说:“我又不找您谈情说爱,心情什么!您有心情帮着田家的人搞走郑彦章,有那心情帮他们劫了夏志远手里的东西,就没那份心情来见一见我这样的平民小女?”黄江北哭笑不得地:“……去看看

第五编 论政府的影响 第03章 论直接税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对所得或支出课征的直接税  赋税有直接税和间接税之分。所谓直接税,就是原意要谁缴纳就由谁来缴纳的税。所谓间接税,则是这样一种税,虽然表面上是对某人征收这种税,但实际上此人可以通过损害另一个人的利益来使自己得到补偿,货物税、关税便是间接税的例子。规定生产或进口某种商品的人要为该商品纳税,原意不是向该生产者或进口者课征一种特别税,而是想通过他向消费该商品的人课税,因为生产者或进口者可以通过提高售价来从消费者那里得到补偿。  直接税的课税对象或者是所得或者是支出。消费税大都是间接税,但有些也……去看看

第03章 - 来自《机关滋味》

秘书郑南土重重地感冒了几天,石部长下乡巡视缺少了胳膊,早上就把黄三木叫去了。黄三木的工作是值班守电话,最是不能离开的,他的前任舒兰亭也正是因此三天两头要求换岗,现在已换到一处室工作,这才给黄三木一个填补空缺的机会。任何一个单位,最差劲的工作就两样:一是打字,二是值班。干这两行的人一天到晚累死累活,没得下乡吃饭拿补贴,晚上比别人多加班,年终评比起来还没成绩。想评先进?想提干?你们这两个位置,本来就不是培养对象!这两样工作,通常是小姑娘老太婆干干的,青年小伙要干,也只是个过渡,只是个跳板,否则杀头也不会去干的。黄三木要离……去看看

第三篇 通行道德的特别缺点 - 来自《自然法典》

什么是恶;恶的不同种类  从本性来说,人倾向于从自己出发判断一切与他有关的事物(而这是为了更快懂得注意自我保全),凡是间接或直接使他不快或触犯他的事物,他都称之为恶。然而由于思考和研究,他学会了对这个总的概念作出区分。  我们把使我们不快的物质变化称为自然之恶。一朵美丽的花、几件有用的产品的毁坏,对于我们说来是一种损失或损害;我们会感到不快和惋惜。某种纯粹被动的事物伤害我们,引起我们痛苦或某些不快之感,如石头撞击就是如此;出于这种事物而发生的偶然事故也都属于自然之恶,我们把这叫做不幸。出自灵性原因而造……去看看

流浪的尾声 - 来自《文革流浪》

流浪的儿女想回家了又怕回家乡,家乡愈近人愈激动心愈惶恐。在由东向西行驶的火车上,雅儿不只一次问我:哥哥,我们这次走那么远,一定把妈气坏了急坏了,咋办?我没回答,只看了看她泪水盈盈的眼睛。在由川西南向川东北行驶的汽车上,雅儿又悄悄问我:哥,你说我们回到小城,见到妈第一句话咋说?我还是没有回答,只抬眼看着车窗外青绿蒙蒙的远山。   是啊,我们外出流浪整整八十天时间,为啥走那么远?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能用什么样的话来回答母亲安慰母亲呢?我心里被酸楚塞得满满的,无法跟忐忑不安的妹妹对话。   那些熟悉的线条起伏生动的山峦……去看看

第十六章 非证明的推理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在大西洋岸上留了三个礼拜之后,我于一九四四年六月间回到英国。三一学院已经授给我以五年的讲座,我选择了“非证明的推理”当作我学年课程的题目。在此之前,我已经越来越意识到,逻辑和纯粹数学里所用的演绎推理的范围是很狭隘的。我觉察到,在常识和科学中所用的一切推理是和演绎逻辑的推理不同的。常识和科学中所用的推理其性质是,当前提是真而且推理是正确的时候,所得的结论只是有盖然性。在我从美国回来的头六个月中,我住在三一学院里。虽然德国发射V—1、V—2火箭,我却享受一种安谧之感。我开始研究盖然性以及产生盖然性的那种……去看看

第七章 三国 - 来自《历代职官沿革史》

======================第一节 三国的政治概况======================东汉中期以后,外戚、宦官以及党人之间的斗争一直不断,统治集团早已分裂。在镇压各族人民起义的过程中,地主阶级的内部矛盾不断发展、扩大,中央皇权逐步削弱,最后导致军阀割据的局面。黄巾起义后,一些地主分子认为“天下已非复汉有”,纷纷举兵反汉,拥兵自保,割据一方。这些人在镇压农民起义和平定叛乱中扩张了自己的势力。当时对东汉统治威胁最大的是董卓。董卓是陇西的土豪,灵帝临终曾召他到中央任少府,又晋升他做并州牧兼河东太守。袁绍诛宦官后,他带兵进了洛……去看看

二、无处不在的法官和律师 - 来自《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制约交通警察的法官美国是个法治社会。但与其他法治社会相比,它仍有着显著的特点。这就是法 官、执法者和律师无处不在,其社会影响力之广泛和深远,是我所见过的其他社会 都不可比拟的。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大概很难用简单的二值逻辑去判定,只能 指出其优越的方面,同时也指出其缺点。在中国,随着近年社会主义法制的完善,律师的数目在迅速增加,专职法官越 来越多,诉诸法律的争讼也多了起来。但与美国相比,仍然不算多,一般人需要与 法官和律师打交道的几率还是很低。在美国,你几乎随处可以看到法官和律师的作用。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去看看

第一章 导论 - 来自《财产权是自由的守护者》

从历史学、语言学和法学角度来看,“共同或共有(the common or commons)”都是指共有财产,也就是,若干个(许多)人(家庭)共同使用的有潜在价值的资源。私有化意味着,以明确划定的边界,在独立的使用者之间,分割这种资源。使用的激励改变后,有价值的产品就会增加。这一简单命题最早可追溯至亚里士多德,但它却是我们理解基础经济学的一个基本点。  在这本书里,我的命题是,这个简单的(为了方便,我们就称之为亚里士多德的)观点,绝对不同于现存的对财产权的另一种辩护;这种亚里士多德式的观点,不管是经济学家还是法律及政治学家,都还没有……去看看

毛泽东说,是尼克松改变了世界么?我看还是世界改变了他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周恩来送走尼克松之后,也于当天搭乘那架“伊尔一18”专机离开上海,飞往北京。随行的记者们也搭乘总理的专机回京。  上海公报发布以后,西方新闻界发表了种种评价。法新社说“改变世界的一周”应该是“改变尼克松的一周”;《底特律自由新闻报》说,“他们得到台湾;我们得到蛋卷儿”;《费城公报》,“尼克松飞回美国,在台湾问题上让步”。也有不少肯定的报道:《费城问询报》说,“从短期看,尼克松付出的代价比得到的多;但从长远看,他也许获得了远比付出代价更有价值的东西”;《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说,“尼克松总统所同意的就是他早已决定要……去看看

14 皈依之路①[1] - 来自《希望的理由》

   2009/10/01
1986年10月我的生活模式发生了永久的变化。这是我的《贡贝的黑猩猩》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间接结果。为了写出这本书,我花了许多功夫掌握了生物学家通常在大学期间就学过的大量知识——比如荷尔蒙对侵略行为的影响、社会生物学理论等课程。我学得很苦,但很值得。在我的知识面没有扩大之前,我在与“科班”的科学家谈话时,心里总感到惴惴不安。60和70年代关于“《地理杂志》封面女郎”的尖刻言辞使我很生气,我想其程度也许比我自己承认的还厉害。可是这本书出版后的反应还不错,我的自信心也大大增强。  为了庆祝这本书的出……去看看

十三 向种族公正迈进的南非 - 来自《宪政与权利》

约翰·杜加德应否站在美国经验的角度来审视南非目前的种族冲突呢?对此有不同的意见。两个国家不同的人种构成就暗示着两个社会的比较站不住脚。美国有两亿三千万人口,其中只有12%是黑人;南非的近两千八百万人口则由一千九百多万黑人、三百万有色人种(“混血儿”)、一百万印度人以及区区五百万白人构成。不过,尽管在人口构成方面存在这些重要的差异,还是有某种东西吸引人们对两个社会进行比较,因为在它们的历史经历中有某些相似之处。两者都是在十七世纪被欧洲新教徒变为殖民地的,殖民者于1607年来到弗吉尼亚的詹姆斯城,到开普敦……去看看

第01章 重圆破镜 - 来自《第五项修炼》

自幼我们就被教导把问题加以分解,把世界拆成片片段段来理解。这显然能够使复杂的问题容易处理,但是无形中,我们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全然失掉对“整体”的连属感,也不了解自身行动所带来的一连串后果。于是,当我们想一窥全貌时,便努力重整心中的片段,试图拼凑所有的碎片。但是就如物理学家鲍姆(David Bohm)所说的,这只是白费力气;就像试着重新组合一面破镜子的碎片,想要看清镜中的真像。经过一阵子努力,我们甚至干脆放弃一窥全貌的意图。  这本书所提出的构想与工具,就是要打破这个世界是由个别、不相关的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