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图书

“潜规则”指的是中国官场里一套潜藏在明文规定背后没有明说、却又支配事务运行的规矩。吴思以明清历史为题材,阐释了中国官场贪官得势的根本原因。丰富的历史资料、流畅平易的叙事手法,使得这本书不仅雅俗共赏,也是知识性与实用性兼备的大众读物。此书在大陆出版后广受各界瞩目,长居畅销书排行榜。2002年9月台湾出版了繁体字版,其中增添了一些大陆版没有的章节。随着这本书的热卖,吴思发明的“潜规则”一词也广泛地流传在各行各业,而这种观念更成为解读中国历史、了解华人社会文化面貌的一把钥匙。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3-2 非宗教倾向在18世纪的法国人身上如何成为普遍占上风的激情,对大革命的特点有何影响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16世纪时,对问题进行考察的精神曾企图在各种各样的基督教传统中辩别真伪,自16世纪那场伟大革命以来,更好奇、更大胆的人才不断产生,他们怀疑或抛弃一切基督教传统。这种精神在路德时代使数百万天主教徒同时脱离天主教,每年都将若干基督徒推出基督教:继异端之后,出现了不信宗教的思潮。   一般说来,18世纪基督教在整个欧洲大陆已经失掉了一大部分势力:但是,在大部分国家,基督教虽被抛弃,却未遭受猛烈攻击;那些抛弃基督教的人似乎抱憾而去。非宗教潮流在君王和才学之士中传播,在中产阶级和人民当中尚不流行;它还只是某些人的一时爱好,……去看看

第41章 - 来自《机关滋味》

石克伍在会议结束后没有急着回青云,他专程到毛沙芜家里走了走。何平凡事件给青云市其他领导当头泼了盆冷水,这个人,自己当省委常委竟一点都不走漏风声,青云五十八万人一个也不知道!真是可恨。可是恨又恨不出来,因为这个人以后就是青云市的上级了,大家都得服从他的领导,得罪是得罪不起的。为了这件事,曹金郎和包伽等人这两天会都没好好开,整天冰着一张脸,好像还是没想通。石克伍向毛沙芜请教何平凡的升官秘诀。毛沙芜说:这件事,我也是刚刚知道的,因为省委常委是中央任命的,不由我们这里讨论。不过,上面对他印象比较好,我是事先听到点风声……去看看

第06章 恩培多克勒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哲学家、预言者、科学家和江湖术士的混合体,在恩培多克勒的身上得到了异常完备的表现,虽说这在毕达哥拉斯的身上我们已经发现过了。恩培多克勒的鼎盛期约当公元前440年,因此他是巴门尼德的同时代人而年纪较轻,尽管他的学说在许多方面倒是更近于赫拉克利特的。他是西西里南岸的阿克拉加斯的公民,是一个民主派的政治家,同时他又自命为神。在大多数的希腊城市里,尤其是在西西里的城市里,民主和僭主之间有着不断的冲突;双方无论哪一方的领袖一被击败,就会遭到杀戮或者流放。那些被流放的人很少有不肯去勾结希腊的敌人的——东方的波……去看看

第十章 圣母瓜达鲁佩 - 来自《世界是平的》

   2010/06/16
不是我们变得越来越像盎格鲁-萨克逊人那样野蛮,而是事实逼迫我们必须迎接挑战。  ——德国报纸《法兰克福汇报》的出版商弗兰克·席尔马赫尔在《纽约时报》上为德国工人接受再培训并延长工作时间的做法作出解释。  到中国去学习知识。  ——普罗菲特·穆罕穆德  随着我写这本书的工作逐渐深入,我在各地采访的时候越来越愿意问当地人们一个问题,即他们什么时候第一次感觉到世界是平坦的。  2004年的春天,我在墨西哥城与几位墨西哥新闻工作者共进午餐,席间我又问他们这个问题。一……去看看

第五章 - 来自《温斯坦莱文选》

学校教育和学习手艺  年轻人就像马驹一样,在没有被教育和惩罚制服以前,总是不驯顺的和愚笨的。对这个问题采取轻视的态度,就像对解决这个问题缺乏足够的明智一样,一直是世界上产生深仇大恨和发生骚乱的原因。  因此,共和国的法律要求不仅父亲、而且所有的监督人和公职人员都有责任教育儿童,用正确的守则教育儿童,并要他们学习某一种手艺,使任何一个教区的儿童不致像许多人那样虚度光阴,使他们受到人(而不是野兽)所应该受到的教育,使共和国能够由勤劳的、聪明的、有经验的人建立起来,而不是由愚蠢的懒汉建立起来。  人的年龄分……去看看

对市场交易成本的考察 - 来自《社会成本问题》

迄今所阐述的观点都假定(这在第三、四节很明显,第五节也暗含了这一观点),在市场交易中是不存在成本的。当然,这是很不现实的假定。为了进行市场交易,有必要发现谁希望进行交易,有必要告诉人们交易的愿望和方式,以及通过讨价还价的谈判缔结契约,督促契约条款的严格履行,等等。这些工作常常是成本很高的,而任何一定比率的成本都足以使许多在无需成本的定价制度中可以进行的交易化为泡影。前几节中,在研究通过市场调整合法权利的问题时,已经强调了这种调整只有通过市场进行,才会导致产值的增加。但这一论点假定市场交易的成本为零。一旦……去看看

第二章 自由社会中政府的作用 - 来自《资本主义与自由》

   2009/10/01
对集权社会普遍的不满意见是他们用目的来为手段辩护。从字面上看,这种不满显然是不合逻辑的。假使目的不能为手段辩护,那什么能为手段辩护呢?但这个简单的回答并没有解决这个不满的问题,而只是说明:这个不满表达得不够完善。否定目前为手段辩护是间接地主张所谈论的目的并不是最后的目的,而最后的目的本身是使用适当的手段。不管是否为一个理想的目的,任何仅仅通过环的手段而能达到的目的,必须让位于使用合适的手段而达到的较基本的目的。   对一个自由主义者而言,合适的手段是自由讨论和自愿合作。这也就意味着:任何强制的形……去看看

积弱积贫的一份遗产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弱势群体虽然被识知较晚,但不是什么“新生事物”,而是老祖宗丢下的遗产,产自旧中国,沿袭到今天。讲起中国国情,不能忘记过去的积弱积贫、不强不富,弱势群体有其长远的历史根底。  中国在世界,曾经称富强。贫和弱,何时始?一般认为在鸦片战争后。其实,国必自贫弱,而后人侮之。这几年,封建朝代的帝王将相霸占屏幕,其流毒,不仅为他们评功摆好,宣扬了英雄史观,并且歪曲史实,似乎清朝的康熙、雍正、乾隆都是圣明天子,构建了太平盛世。实际情况决非如此,恰恰是近代中国的落后,始于这一帮人掌握大权之时。不久前在巴黎出版安格斯·麦迪森所著《世……去看看

第六章 靖港惨败 6、利生绸缎铺来了位阔主顾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这天上午,长沙城内利生绸缎铺里,走进一位客人。此人年在二十岁左右,身穿一件簇新天青底酱色团花贡缎袍,头戴一顶黑亮呢帽,帽额上嵌着一块晶莹透亮的红宝石。他面色微傲,器宇昂扬,身后跟着两个中年仆人。绸缎铺里的帐房先生见来人这身打扮和气概,知道不是贵公子,便是阔少爷,赶紧起身上前去迎接:“少爷来了,请坐,请坐!”  帐房将来人带进旁边一间客厅,一边张罗着倒茶递烟,讨好地笑着,试探问:“少爷尊姓,是来看货的?”  一个仆人答:“这位是隆之清隆老爷的侄公子。”  “哦,原来是隆少爷,失敬失敬!&rdqu……去看看

第七章 共和国的精神遗产 - 来自《西方政治文化传统》

第一节波利比阿--共和政体奥秘的发现者   一、希腊政治哲学与罗马政治实践相遇   罗马人在数百年辉煌的政治实践中, 培育了以公民的平等和自由为核心的共和 精神, 以共和精神为动力源泉创造了复杂精妙的共和制度。 就其公民参政的广度深度和公民自由精神得到保证和得以充分发展的程度而言, 它还比不上雅典的全盛时代。罗马人的政治制度主要服务于实际目的,不像雅典人, 从参与政治事务中得到一种精神上的满足, 把政治领域也做为他们享受人生和实现自己生命价值的一个领域。 不过罗马人对政治制度构思之精密成熟, 将共和精……去看看

第四章 筑路队 - 来自《不堪回首》

从大庙岗出发的时候,队长再三地叫我们把行李打公包,说保证汽车比人快,会送到的。除了蔬菜组留下收作物外,大家就背上脸盆等物集合出发了。一路上经过横穿广德县的公路,算是半年多来第一次看到了市容和当地的老百姓。出了市区,公路两边的水稻田长势很好,但多半都有倒伏的现象,又都插上了某某卫星田(27)斤之类的牌子。我因为没有种水稻田的经验,看见穗头倒伏,对这些吹嘘还有点相信,但有些乡下出身的人就根本不信。那时曾看到报载钱学森的文章,鼓吹亩产几万斤还远未用足太阳能等的说法,真为这位御用学者难为情。后来牛皮愈吹愈大,甚至吹出……去看看

导言 - 来自《晚清政治与文化》

清朝,盛世终于乾嘉,晚期始于道咸。晚清,概约地说,是1821—1911年,与近代中国1840—1919年大体重合。晚清政治与文化实际上亦是近代政治与文化。什么是文化?众说纷纭,其定义有人作过大略统计,约161种。从广义来说,凡是人类创造的都可以说是文化。从狭义来说,一定的文化是指一定的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在观念形态上的反映。文化,从儒家思想来解释,文是文德,化是教化。文,甲骨文为wqu,为花纹、图样,类似新石器时代中原地区彩陶器上所绘的一种编织花纹的图案,这就是经过人为艺术加工的意思。化,教行也,物纵横无隔阂,引导人向善。文化是经过教育而获……去看看

第二章 需求理论(上) - 来自《价格理论》

   2009/10/01
需求的概念   在我们的分析中,需要被当作是既定的,或是作为事实。但是,我们应该承认,需要既可以是行为的起因,也可以是行为的结果(《马歇尔经济学理论》第三卷,第2章也持这种观点)。有一种“为生存而工作”的学派认为需要是主要的目的;另有一种“为工作而生存”的学派,认为活动是主要的目的。在许多方面,这种分类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它是辨明一个经济学家在许多问题上立场的关键点。例如,某人(也许含蓄地)是属于“为生存而工作”学派,像阿尔文·汉森,主要强调现存的需要,把消费者看成是主要的经济实体,把消费函数视为稳定的并且是理解经济……去看看

第二章 霍布斯丛林:共有悲剧 - 来自《财产权是自由的守护者》

  我将人们熟悉的由托马斯·霍布斯设想的自然状态,作为分析的起点,在这里,没有什么东西是“我的和你的”,人们间没有分界,没有法律,没有惯例。在这种想象的状态下,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贫穷、孤独、肮脏、残忍和短命的”。霍布斯(1651年)认为,这种无政府的丛林,是下述令人信服的命题的基础:所有人都极看重安全,他们把权力交给突然出现的君主,他承诺随后保护他们。  然而,如果预料到在这强制的市民秩序下,根据他或者她自己的算计,人的状况将比在无政府丛林中更糟糕,那么,根本就不会有任何人自愿承认君主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