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图书

一切属于遥远的过去的遗存,无疑听上去都有些罗曼谛克。而古远的玛雅文明(Maya civilization)特别地令人销魂着魔。它是一个谜一样“失去了的”文明。它的种种秘密都深隐在神秘莫测的热带丛林之中。在玛雅地区尚有大量未被发现的古代城市,当某一天偶然遇见这样的城市建筑群落之时,它带给人们惊讶、神妙的景观。玛雅的建筑物,那些金字塔、天象台、宫殿、球场、纪年碑林,还有种种各异的雕塑,无一不带有异域情调,无一不给人离奇古怪的遐想。而一种难以破译的象形文字体系,仿佛是艰涩而又诱人的谜面,深藏着如此之多往昔的奥秘,给我们制造了更为玄妙的心理效果。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个案分析 卷末 - 来自《个案分析》

37、寻找意义  这个世界上让人意外的事情总是太多,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也总是太多。意外的事情就给我们的生活情景带来了转换,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的事情却给我带来了一而再的失望和感慨。   关于王小波小说的评论,小崔和我应该说正写得如火如荼,本来我们计划是完成10篇,眼下已完成了8篇,还有两篇是:《王小波与他的创造性生活》和《王小波与他的文本狂欢》,前者仍然围绕王小波的“有趣”展开--用王小波自己说的话是:一个人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当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王小波的“有趣”就是对生活无趣本身的背离和摒……去看看

1948——中华民国三十七年戊子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二一)  甲、蒋主席发表告国民书,谓一年内可消灭共军有形力量,一年或二年内可予肃清,并谓国军已由防守、进剿阶段到追剿阶段。  乙、东北行辕主任陈诚发表告东北军民书,谓危险时期已成过去。  丙、河北共军聂荣臻进攻保定。  丁、李济琛领导之「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香港成立。  1.2(一一,二二)  甲、外交部接苏俄 12.30照覆。  乙、共军一度攻入长春。  丙、自豫西渡河国军收复晋南运城。  丁、鄂中国军收复沔阳。  1.3(一一,二三)  甲、李济琛等在香港成立国民党民主团体,自任主席,柳亚子为秘书长,发……去看看

消除就业歧视,强化就业保障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谈到就业,联系弱势群体,另有一个就业歧视问题。有人提出,这种歧视,多种多样,从年龄到学历,从性别到地域,从容貌到身高,还有什么1年内不许结婚、3年内不许生孩子等,使部分人士就业难上加难。这在客观上是由于一般劳动力供过于求,形成买方市场,主宰权在用人方;主观上是由于缺乏相关的法律规范,或者有所规定也是虚文。其结果,首先是使部分弱者被剥夺就业权,并导致此一群体的增加;同时也可能造成某些合格人才的闲置,又提高了人力资源的成本。为此,必须强化就业保障,为全民提供平等就业权,充分发挥市场的基础性作用。有人提出,贯彻就业优先,还要体……去看看

二十 二次受难 - 来自《圣雄甘地》

   2009/10/01
同往日一样,莫汉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以晨祷开始了一生中的最后一天的活动。他坐如莲花,背靠墙壁,同亲友们一起喃喃地吟诵印度教圣歌——《薄伽梵歌》。一九四八年一月三十日星期五早晨,甘地选择了全书十八篇中的前两篇:   生而死亡不可移,   死而复生不可移,   生死轮回不可移,  劝君莫要徒伤悲。   晨祷之后,摩奴搀扶甘地来到作为工作室的小房间。他坐在矮小的桌前,吩咐摩奴为他哼唱他特别喜欢的基督教赞美歌:“不管你是否劳累,兄弟啊!你不要停下脚步!”  维斯努·卡卡雷在供词中继续说道:   “按照事先约定,清晨七……去看看

为弱势群体编织安全网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经过坚持不懈的奋斗,中国特色的社会保障体系的框架已经初步形成。2004年9月7日公布的《中国的社会保障状况和政策》白皮书,对此有具体表述:  (1)养老保险。2003年底,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达15506万人,其中参保职工11046万人;机关和事业单位的退休、参加社会统筹试点职工1199万人,离退休258万人,月平均基本养老金为621元。  (2)失业保险。2003年底,全国参加失业保险人数达10373万人,共为742万失业人员提供了不同期限的失业保险待遇;特别是对国有企业下岗职工,1998年~2003年共有2400多万人进入再就业服务中心,并有近1900万人走出中……去看看

第一章 在自由主义以前 - 来自《自由主义》

现代国家是一种独一无二的文化的特殊产物。但是这种产物仍在制造之中,一部分制造过程乃是社会秩序新旧原则之间的斗争。我们的主要目的是了解新原则,但是要了解新原则,就必须先对旧原则作一回顾。我们必须了解旧的社会结构是怎样的,而旧的社会结构,如我将说明的,主要在自由主义思想的鼓舞下,正在缓慢然而稳当地让位给公民国家这一新的组织。旧的结构本身绝对不是原始的。什么叫真正原始是很难确定的。但是有一点十分清楚。无论什么时候,人总是生活在社会里,每一种社会组织都以亲属关系和简单的邻居关系为基础。在最简单的社会里……去看看

第23篇 应该有一个独立的货币当局吗? - 来自《弗里德曼文萃》

   2009/10/01
这篇文章的主题,用普安卡雷的著名评述来表达就是;“货币大重要了,以致于不能让它为中央银行所管理。”引出这一主题的,是这样一种问题:在一自由社会里,对于货币政策的控制来说,应建立什么样的安排.信仰自由社会的人——即“自由主义者”(以这一词的最初意义而言,而不是以这一词现在在美国的语义而言)——从根本上害怕集中起来的权力。他的目标是要使每个人分别地保持最大程度的自由,而这种最大程度的自由与不妨碍他人自由的个人自由是一致的。他相信:这一目标要求权力分散,应该防止权力集中在任何个人或任何集团手中。  在货币领域……去看看

第十章 确定性的基石:科学 - 来自《帝国的年代》

   2009/10/01
物质世界由什么构成?以太、物质和能。——莱恩,1885年  一般人都同意,在过去的50年间,我们对于遗传学基本定律方面的知识,有极大的提高。事实上,我们可以平静地说,在这段时期这方面所取得的进展,比这个领域有史以来所取得的总和更多。——珀尔(Baymond Pearl),1913年  就相对论的物理学而言,时空不再是宇宙梗概的一部分。现在大家都承认它们是结构。——罗素(Bertrand Russell),1914年  有的时候,人类了解和构筑宇宙的整个方式,会在相当短促的时期改变,而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几十年,正是这样一个时期。这种转变,在当时还只有很……去看看

第一章 组织形成的过程:组织传播的文化观 - 来自《组织中的传播和权力》

近几年来,关于组织传播的权力和理论问题的讨论处于某种不很平静的关系之中。在大多数情况下,权力问题大体被泛泛地定义为是一种“管理”的观点。换言之,权力只有在被看做是管理过程的合理组成部分时才被视为是相关的问题。因此组织研究中充满了对诸如上司一下属相互作用、允诺获取战略、决策过程等等方面的探讨,在这些研究中都是用管理的视角来看待组织的。避开这一管理参照框架而进行的权力研究是很少见的,尽管克莱格(1981;Clegg和Dunkerley,1980)、康拉德(Conrad,1983)和弗罗斯特(Frost,即将出版)等理论家们的研究开始对组织中传播……去看看

第五辑 乌鸦附录(四)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回眸,只是为了更真实地面对!(一)——一周新闻回顾  题记:"信息和高科技依旧在勾勒着前途未卜的世界。它们都在诱惑着我们,正如历史本身,叫我们在有限的时空内寻找着,赞叹着,那伟大而悲壮的人和事件终于凝固成一个个短短的瞬间,成了一件件等待被挖掘的残砖断瓦,或者是永远被尘封着的棺木和简帛,那软弱的字句如同鲜血的颜色,被时间和记忆消磨着,这无法不叫你悲哀和困惑……"   坐在台灯下,疲惫和困顿使我无法选择词句,历史的页岩在不断堆积,厚重也沉重,沉得叫我们无法挖掘。然而时间并不需要停顿和休息,它在抛开我们向前去。一个星期……去看看

Of pecuniary Punishments.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There was a time when all punishments were pecuniary. The crimes of the subjects were the inheritance of the prince. An injury done to society was a favour to the crown; and the sovereign and magistrates, those guardians of the public security, were interested in the violation of the laws. Crimes were tried, at that time, in a court of exchequer, and the cause became a civil suit between the person accused and the crown. The magistrate then had other powers than were necessar……去看看

第14章 弗兰西斯教团的经院哲学家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二)》

总地来说,弗兰西斯教团并不如多米尼克教团那样严守正统教义。两个教团之间有过尖锐的竞争,而弗兰西斯教团是不肯承认圣托马斯的权威的。弗兰西斯教团中最重要的三个哲学家是罗吉尔·培根,邓斯·司各脱,和奥卡姆的维廉。   此外圣博纳梵图拉和阿夸斯巴塔人马太也值得予以注意。   罗吉尔·培根(公元1214年前后—公元1294年前后)生前并没受到多大赞扬,但在近代所受到的赞扬却远远超过了他的功绩。与其说他是个狭义的哲学家,不如说他更多地是个酷爱数学和科学的大博学家。科学,在他所处的时代里,与炼金术混为一谈,并且,被人认为是……去看看

忧郁颂 - 来自《尼采诗选》

忧郁啊,请你不要责怪我,   我削尖我的鹅毛笔来歌颂你,   我把头低垂到滕盖上面、   像隐士般坐在树墩上歌颂你。   你常看到我,昨天也曾有多次,   坐在上午的炎热的阳光里:   兀鹫向谷中发出贪婪的叫声,   它梦想着枯木桩上的腐尸。   粗野的禽鸟,你弄错了,尽管我   在我的木块上休息,象木乃伊一样!   你没看到我眼睛,它还充满喜气、   在转来转去,高傲而得意洋洋。   尽管它不能到达你那样的高处,   不能眺望最遥远的云海波浪,   它却因此而沉得更深,以便   象电光般把自身中存在的深渊照亮。   我就……去看看

作者简介 - 来自《美国人:建国历程》

   2009/10/01
丹尼尔·布尔斯廷曾任国家历史与技术博物馆馆长,也是首都华盛顿史密森学会的资深历史学家,又曾在芝加哥大学以普雷斯顿与斯特林·莫顿美国历史名教授的身份执教二十五年,他自一九七五年起是国会图书馆负责人之一。  布尔斯廷在牛津巴利奥特学院时是罗兹学者,赢得令人钦羡的双项第一。他也是伦敦内寺法律学院出身的律师。他曾经在罗马大学、京都大学、波多黎各大学以及日内瓦大学任美国历史客座教授,是巴黎大学文理学院美国历史首任讲座教授,也是剑桥大学三一学院荣誉研究员及皮特美国历史与制度教授。他曾获剑桥大学颁给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