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国共重庆谈判

  1945年8月6日美国在广岛投放原子弹,8日苏联对日宣战,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就在14日这一天,以及接下来的一个多礼拜之内,蒋介石连续三次,电邀毛泽东到重庆去作“和平谈判”。

  局面变得如此之快,毛泽东完全没有料到。

  就在那年4月共产党召开的将毛奉为绝对权威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毛泽东还在分析中国战场的形势,打算以东北为依托,在对日作战敌后大反攻的最后一年里求它个扎实的大发展。他没想到日本人投降得这么快;更没有想到,已经掌握着 100万军队的朱德总司令,于苏军出兵第二天对自己地盘所发布的反攻命令,竟被蒋介石粗暴否定,说中共军队只能“就原地驻防待命”,“不得擅自行动”。而美国总统杜鲁门也发布受降日本的第一号总命令,公开支持蒋介石。

  虽然蒋介石发来了“和谈”电报,毛泽东是不打算理它的。除了再一次在延安公开号召:“人民得到的权利,绝不允许轻易丧失,必须用战斗来保卫”;通告全党:蒋介石请毛主席前往重庆,“完全是欺骗”;这位七大新当选的主席,还以党中央的名义,批准了一项华中局报来的“夺取上海”的起义计划。在这项计划里,他提议“发动南京、上海、杭州三角区内数百万农民武装策应,并调派新四军部队入城援助”。不仅如此,他还发电报到华北,要他们效仿华中局的作法,“迅速布置(北平、天津等)城内人民的武装起义”,配合军队夺取这些大城市——而当时美国正帮助国民党运兵、运武器,打算抢先占领。

  他当时之所以如此作,宝是押在苏联身上,认定苏联会与美国在中国划分势力,分别支持共产党与国民党——正像他常说的那样:“国共反映美苏”。对于《雅尔塔协议》和宋子文的莫斯科之行,还都不十分清楚。

  正因为他作如是想,到了8月20日,在蒋介石已经发出了两封电报的情况下,还打算据苏军进展情况,从华北、热河等地抽调武装力量,限期开赴东北,“乘红军进占期间和国民党争夺东北”。

  但他居然去了重庆——在接到23日那封邀请电报的第三天,在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的保证与陪伴下——这就是毛泽东和蒋介石的重庆和平谈判。

  后世御用史家给毛的这一决定套上了一大堆溢美之辞:高瞻远瞩、宽宏大量、智勇双全、以大局为重等等,却一直没有提及毛泽东硬着头皮上阵去会他的死对头的难言之隐:原来是斯大林按照他刚刚签了字的《雅尔塔协议》和《中苏友好条约》,对他“一手扶植”的小兄弟中共发了令,异乎寻常地使用严肃冷漠的‘俄共(布) ’的名义,坚持要他到重庆去会蒋介石。

  毕竟是毛泽东——越是困局越冷静,顺局反而忘乎所以。临行的前一天,他再度召集他的党内同志开会,决定果子再苦也得吞下去。他说,“我们只能承认这个现实”。又说,出于无奈,看样子中共也只有“走法国共产党的路”了,即在中国建立一个“资产阶级领导的,而有无产阶级参加的政府”,大家“到那边去作官”。而他心里的梦,《将革命进行到底》说得清清楚楚,依旧是通过武力,百分之百地夺权、掌权。

  在这样的心态与文化惯力之下,有可能和谈么?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还有共产党内最擅长外事的周恩来、王若飞等三人,在一再声言保证他们的安全的美国驻华大赫尔利的陪同下,飞到了重庆。

  我们在前面已经多次谈到,毛泽东如何在抗战的初期就说服了他的同志,通过抗日这一大形势,把自己的力量扩大了100倍。而国民党,据何应钦统计:“在八年抗战期间,与日军大规模的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17次,小战斗38931次,毙伤日军276280人……”;话是这么说了,但在美国人眼中,几乎被美国所提供的大量枪炮“压趴下”的国民党军队,同样按照蒋介石的指示尽量少同日本人交战,以留待战争结束后对付中共。

  现在,双方要坐下“和谈”了。

  被政府起码围剿了十五年的“共匪头目”的到达,在重庆引起极大的轰动。虽然依旧对蒋介石不怀一丝信任,不认为和谈会有任何成果,但对自己的文才颇为自信的毛泽东,乐得顺水推舟,借此机会包装、宣传自己,并作上层统战——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成功。因为自此之后,直到他在北平的中南海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当然是在他的这些新交的朋友的帮助下、并且具有用到今天还不见褪色的共产党特色),“专制独裁不民主”的帽子一直牢牢地戴在对手蒋介石的头上。

  他在重庆呆了五十天,据说跟蒋介石讨论和平、民主、团结,讨论公民的言论、信仰与集会结社自由,也讨论将来联合政府的构成——直到最后一天,在欢送会上高呼“蒋委员长万岁”。这五十天,毛泽东真可说是费尽了心力,因为他回到延安就病了,而且着实病得不轻。但和谈的实际成果差不多等于零,因为这是被美苏两强按着脑袋谈的,心中“武装解决”的疙瘩没有丝毫松动,一碰到军事问题立刻就崩。

  当时民社党在重庆的领导人蒋匀田先生记述了他与毛泽东在重庆的一次见面。

  这天是9月25日,毛到重庆之后的一个月。在他的心目中,与国民党内政学系有相当渊源的二张(张君劢、张东荪)还有分量。毛泽东郑重向蒋匀田通报说:“ 和国民党的谈判已经失败了”。蒋问他失败在什么地方,毛泽东回答说:“与国民党相约彼此保守秘密,不过蒋先生既然代表一个有历史的政党,我不应当向你保守秘密,希望我们共同保守秘密。”

  原来,在几省几市的主席副主席、市长副市长的人选分配上,以及军队数量比例、受降地区划分上,“谈来谈去谈不通,现在已成僵局。”蒋匀田当即问毛泽东, “有没有谈到如何建立民主制度”,毛说没有。蒋反问道,“毛先生刚刚下飞机的时候,不是明说要和当局谈建立民主制度的问题吗,怎么不谈这一正题,反而商量起地盘分配、军队比例来了?”毛回答说这是“当局要先从小处入手”。听到这里,作为在野党的领袖人物蒋匀田说:“从我们人民的眼中看,就算是谈‘成功’了,反倒是失败。这是因为,和谈而只见两党瓜分利益,人民能得到什么呢?”

  令我们阅读史料的人感到惊奇的是,蒋匀田这样说了,毛居然不以为忤,反倒很郑重地问:“依民社党的意见如何才是呀?”蒋匀田郑重表示,“只有建立民主制度的问题解决了,才有可能在共同信守的宪法之下进行政治上的竞争,安排并存的势力。否则,今天表面谈妥,明天一个小纷争又打了起来,遭殃的还是百姓。”

  果然,两位大人物这厢谈着,底下的磨擦一刻也没有停:9月17日,蒋介石秘密发出专门对付共产党的《剿匪手册》;10月17日,毛泽东返回延安不久,据解放军总部宣称,国民党在日本投降后已经抢去为共军抢先占领的31座城市;第二天的消息更为血腥:围剿解放区的“阎西山进犯军”35000人被共军歼灭。

  这就是半个世纪前两边实力人物的“和谈”。

上一篇:国共纷争

下一篇:解放台湾与国共密谈1949-1966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政治联系、市场力量与工资差异

原载《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0年第2期  [摘要]以1999-2005年全国120多万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为样本,以政府补贴作为衡量政府与企业政治联系的变量所进行的研究结果表明:获得政府补贴企业的人均工资水平显著高于未获得政府补贴企业;补贴导致的工资差异并非直接来自补贴收入本身,而是由“是否获得补贴”这一性质所决定;这种关系几乎在所有类型企业中存在,而且各种性质的补贴都能够产生这种现象。经验研究的结果也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力量的发展可以显著地抑制政治联系的影响力。通过分析影响工资水平的因素,可以……去看看

为权利申辩

本文系作者著《为权利申辩》前言,本书是作者近年发表的、关于社会文化问题的评论文集。  收集在本书中的、似乎各有指向的文章,有着一个中心思想。简单地讲,这个中心思想就是:走出权力制约一切的时代,走向一个以权利主导权力的时代。权力制约一切的时代,是一个握权者及其握权集团随意支配社会大众的时代,是一个特权的时代,是一个阉割了社会发展健全机制的时代,也是一个压抑的时代。走向权利的时代,则是一个打破或正在打破权力专断的时代,是一个充分肯定社会大众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权利,肯定社会大众宗教信仰、言论、集会、结社……去看看

竞争、政策性负担和国有企业改革

国有企业改革是中国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若干尚未解决的最重要问题之一。1978年末改革启动的时候,国有企业在中国工业部门的各个方面都居于绝对优势地位。经过十八年的渐进转型,国有企业在中国工业总产值中的份额已经从1978年的77.6% 下降到1996年的28.8%.但是,1996年国有企业仍然雇佣着57.4% 的城市工人,拥有52.2% 的工业固定资产总投资。改善国有企业经营绩效对中国社会稳定和经济持续增长至关重要。然而,40% 以上的国有企业目前处于亏损状态。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将证明国有企业问题的根源在于所有权和控制权的分离,经常受到……去看看

挑选优胜者:谈机构投资者与上市公司治理结构

80年代以来,许多发达国家中各种机构投资者迅速成长,成为了证券市场上的主体投资者。在中国,随着各种证券投资基金的上市运行,保险基金、投资基金以及其他一些面向社会和个人的集合资金陆续获准进入证券市场,机构投资者在国内证券市场上的地位和作用也将逐渐向它们的国外同行靠拢,成为证券市场上的主体投资者。机构投资者如何发挥其在上市公司治理结构中的作用自然上升成为一个重要问题。这个问题一方面关系到上市公司改善自己的行为和业绩,另一方面也关系到机构投资者的回报和回报前景。   股票市场上的机构投资者通常有别……去看看

汗颜读丁丁

纪霖兄来电,建议我为汪丁丁的《在经济学与哲学之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北京)写点读书心得。纪霖和丁丁都是我心仪已久未缘谋面的学人。纪霖关于中国知识分子的剖析,丁丁关于经济学关键词的梳理,当年都是让我眼睛一亮的文字。  说起来,除了虚长一轮以外,我和丁丁忝有一些形似的地方。1995年拜访沈昌文先生,他就给我介绍说,丁丁和你一样,都是数学出身而现在主要从事经济学。当时,我们还都是《读书》的读者和作者。我写过《商品经济与知识分子》(92年第9期),他写过《知识社会与知识分子》(95年第11期),我们还都引过林语堂,还恰巧都……去看看

对中国科技实力的定量评估(1980—2004)

原载《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2期  摘要:一个国家的国际科技刊物论文数、居民发明专利申请量、个人电脑用户数、互联网用户数、研究与开发支出等战略性科技资源总量占世界总量的比重可以用来衡量其科技总实力。1980年,中国科技资源总量占世界的比重为0.81%,分别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的1/32和1/20;到2004年,中国科技资源总量占世界的7.09%,为美国和日本的1/3.4和1/2.1.中国科技在1980—2004年期间经历了“跨越式”发展,由世界新科技革命的“落伍者”转变成为“科技大国”。对外开放和科技全球化、市场、政府导向与……去看看

被剥夺者是危险的

——关于影片《烈日灼身》(又译《毒太阳》)  当一个人的外部生活遭到蹂躏时,他的内心生活也在劫难逃;当他外部生活的权利和和资格被取消时,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基本信任也将随之发生动摇乃至丧失。一度降临的黑暗后来会成为永远降临的虚无和暗夜。……除非找到另外一种力量和另外一种起点。   这是发生在俄罗斯特有的温情脉脉的外表之下阴险可怕的故事。传奇的内战英雄寇托夫在夏日别墅度周末时,被一位不速之客打搅,因为“里通外国”的罪名被逮捕,坐上了通往内务部(一去不复返之途)的车辆,一个看似温馨和谐的家庭由此破碎。   ……去看看

感受绛县故事的沉重

尽管我们对我国社会生活中的形式主义的泛滥早已见怪不怪,但读了《荒唐的“科技大跃进”》还是不免心头沉重。对一手操持绛县“科技大跃进”的老爷们怎么谴责都不过分。党的“三讲”教育的鼓点刚刚响过,“三个代表”的教育又接踵而至,如果还有一点党性原则,他们该不会如此劳民伤财,肆无忌惮地大搞形式主义。甚至连羞耻心也没有了。让当地老百姓戳着脊梁骨骂着,但有丁点儿羞耻心能不无动于衷么?   他们的一切出发点是要显示“政绩”,而进一步的目的则是要被提拔重用。想被提拔重用本是官员们的人生追求,也是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庭……去看看

对近几年中国经济现象的解读

中国社会现在正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如环境污染、贫富差距加大、外资涌入催生的经济泡沫化、政府外汇激增、房地产价格飙升、人民币面临升值压力等,是近几年中国经济机制运作的必然结果。  在进行系统分析之前,首先需要指出参与中国经济运作的主体,他们包括:自然界、中国的劳动者(以下简称"劳动者")、中国的资本集团(以下简称"资本集团")、中国的政府(以下简称"政府")、外国政府、跨国投资者(它们代表着发达国家的富裕阶层)。其次,我们需要引入三个常识性概念:从生产者角度讲,产品的最终价格由原材料价格(成本)、劳动力价格(工资)、资本集团……去看看

两次朝鲜核问题的来龙去脉

一、朝鲜核问题危机  在美国的“邪恶轴心”和“无赖国家”名单上公开列出的有7个国家,它们是加勒比海上的古巴,中东海湾地区的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北部非洲的利比亚、苏丹和东亚的朝鲜。对于美国来说,古巴、苏丹、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朗因为实力、影响力比伊拉克、朝鲜相对更弱一些,所以比较容易对付,而拥有核生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又好战反美的伊拉克和朝鲜则具有极大威胁性。现在美国在打伊战争中已经彻底打败和占领了伊拉克,萨达姆专制政权这个“邪恶轴心”已不复存在,由于打伊战争迅速胜利的巨大震慑,处境更加不利的利比……去看看

女性和哲学

一、我们小小的传统   谈论“哲学和女性”,不可避免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女性这个性别是否适合哲学的活动?通常流行着这样一种看法是,女性从事哲学,受到伤害的不只是哲学,还有女性本身。支持这种看法的是有力证据在于——翻开哲学史,女性哲学家实在是太少了,连凤毛麟角也谈不上。  这的确是事实。但是,与这个事实相伴随的,是在一个更大范围内发生的、更加普遍的事实:女性从根本上被剥夺了接受教育的权利。显然,能够从事哲学的活动,只是在那些会读写的人们当中进行;除了一般会读写之外,要能够从事哲学活动,还要接受一种比较系统的学……去看看

从世界看中国

中国心,全球观      崔:您作为全国第一届中青年学术论文一等奖的获得者,1984年便去了美国,在哈佛从师社会思想大师丹尼尔?贝尔,这中间已经过去二十年。您是否愿意向国人汇报一下,这些年在外头都学了哪些“先进文化”?     丁:我在国外做的研究——包括从做博士论文开始,一直到现在,始终围绕一个基本的主题,即中国社会的转型。你看我这么个人,在中国生,中国长大,在中国受教育,然后又去国外受教育。和很多中国读书人一样,不管在世界的什么地方,都是怀着一颗中国心,就是说你头等关注的事是中国的问题。但是不应该沉浸于“中国心、中……去看看

新经济与新教育方式

在许多美国孩子心目中,2000年9月在美国加州圣迭哥创立的一所新型高中---"高科技高中(The High-Tech High)"代表着他们未来的教育方式,这一新型教育方式会在15年以内普及全美国(《商业周刊》8月21日的专刊,页100-102)。高科技高中的学生同时沿三条主线展开学业:(1)数学、科学、工程学。学生在这一主线上开发自己认识外在世界的能力;(2)文学及其他人文学科。学生在这一主线上养成内省精神世界的能力;(3)艺术与设计。这一主线的课程旨在培养学生鉴赏和实践生活的能力。同一份《商业周刊》最近的一次'未来公司形态'研究报告指出,美国的高科技企……去看看

悲壮的还乡

只要良善、纯真尚与人心同在,  人便会欣喜地  用神性度测自身。  神莫测而不可知?  神如苍天彰明较著?  我宁可信奉后者。  神本是人之尺规。  劬劳功烈,然而人诗意地  栖居在大地上。        ——荷尔德林   高古的哲学诗人荷尔德林,是浪漫派的先驱。但为什么我要把它放在最后来叙述?这首先当然是由于他早年忧郁成病,没有更多地参予浪漫派运动。在当时和直到本世纪初,都不被人重视。但更重要的是,他更深刻地预感到现代人的处境和现代人应该趋往的未来,他刚步入中年,就患了精神病,这只能理解为他那颗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