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吐露港畔的

我听说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是在八十年代初,那时它的名称还是叫“大学服务中心”,当时国门初开,有关海外中国研究的讯息开始传入内地的高校,在南京大学图书馆港台阅览室海外赠阅交换的书刊中,我第一次知道,在香港有一个叫“大学服务中心”的研究机构,据说那是冷战时期美国为收集大陆资讯在六十年代初创办的,这时虽已是改革开放的年代了,但那些资料在介绍这个“中心”时,还留有一些神秘感。

1993年,我对“大学服务中心”的印象开始具体生动起来,这和我的一个外国学生有关。我在南京大学 “中美文化研究中心”的学生李比特(Pierre F. landry)是法属留尼汪人,是美国密西根大学的博士候选人,师从美国著名中国学家李侃如。当时他由我指导作“建国后江苏省干部的结构和来源”的研究,他多次和我谈起“大学服务中心”,为了完成这个题目,他去了香港中文大学许多次,在那儿的“大学服务中心”收集资料, 特别是地方志资料,于是我知道“大学服务中心”已并入香港中文大学。李比特只要说起“大学服务中心”,都会向我提到,他在 那里得到一个叫Jean的学者的很大的帮助,他建议我以后如有机会去“大学服务中心”,也应认识Jean。

1998年秋,我第一次应邀来香港中文大学访学,也是第一次来到“大学服务中心”。“中心”所在的中文大学中央区的田家炳楼,依山傍海,下方就是风景秀丽的吐露港,我发现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神秘色彩,就是一个收藏丰富,服务周到的资料收藏及学术交流机构。在这里,我认识了关信基教授,熊景明(她就是Jean)、还认识了郭小姐、Karen、Petty、阿梅等 “中心”的工作人员。在这以后,只要我去香港或途径香港,我都要来“中心”,无因它由,就是“中心”使我难忘,不仅在于它的丰富的收藏,更因为这里的人——他们的热情,周到,细心,使得来访的学者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这是一块令学人流连忘返,真正属于学者的“学术家园”。

“中心”的来访学者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在“中心”,我又几次见到我过去的学生李比特,他现在已改名叫 “李磊”,已是耶鲁大学的教授了。和过去一样,李磊还是每年来“中心”,为他的新的研究查找资料。九十年代以来,“中心”加强了和内地学者和研究机构的联系,几年前,“大学服务中心”也正式改名为“中国研究服务中心” 。“中心”的负责人关教授、熊老师,以真诚、友善、热情的态度对待造访的每一个学者,不管是学界享有盛誉的名人,还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后学,“中心”选择来访学者的唯一标准就是看他(她)的研究是否在当代中国研究领域,他(她)的研究是否有真知灼见,而绝非以头衔和“名头”见人、待人。

以后我知道,关信基教授和Jean一直有一个想法,这就是“中心”要尽量为那些在内地边远地区从事实证研究的学者提供学术交流的机会。正因为有了这个想法,我在“中心”见到了做“青海省贫困地区能源替代研究”的朱华女士,她是她所在的青海省贫困地区研究中心第一个有机会来香港做学术交流的学者;我也看到专门研究农村女童问题,来自安徽省淮北煤炭学院的青年女教师小赵,显然,如果没有“中心”的支持,她们都难有机会前来香港中大研究。因为人们早已司空见惯了这种现象:国外、海外的学术机构一般只会把目光投注到少数大城市的名牌大学和研究单位以及知名学者的身上,唯有关教授和Jean别具眼光,“中心”把关心和支持投向内陆,把机会慷慨提供给那些卓有成就,或具有研究潜力而资源又比较缺乏的内陆中青年学者。

“中心”的重要意义在于给来访的学者提供了一个开放多元的交流平台,在午餐讨论会上,来自相同学科和不同学科的学者聚集一堂,共同分享交流学术研究的成果。只要能抽出时间,关信基教授都会主持讨论会,他的谦和、善良和对学术的尊重使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倍感亲切。有时Jean又会根据报告者的题目,邀请在该领域有研究的来访的学者做讨论会的主持人,沈志华和我都曾忝例主持人之位。中大的许多教授也经常来参加讨论会,香港其它大学的中外学者也会从不同的地方赶来参加讨论会,在会场,我也每次都看到来自内地大学,现在香港中大攻读博士生们。虽然与会者有时也会就某个问题发生颇为激烈的争论,但在关教授和Jean的智慧幽默的话语中,争论者都会“化干戈为玉帛”,因为大家都知道,发展学术的唯一途径就在于兼容并蓄。

在“中心”,讨论和交流并不限于午餐讨论会,Jean是“中心”讨论的灵魂,当新来访的学者到达“中心”后,她会把客人介绍给已在“中心”的研究同行,在她的影响下,“中心”的来访学者们都会打破学科界限,自然而然的讨论起各种学术问题,先来者也会自觉给新来者各种帮助。小葛——来自华南师大的葛新斌就曾担任过2003年春季来访学人的“班长”,他除了热情为大家服务,没有任何“特权”,每晚小葛都率领我们一行11人沿着雅礼宾馆去山下的大道,散步到吐露港的海边,我们听沈志华聊朝鲜战争,朱华谈青海农村情况, “邱县长”(江西师大的邱新友曾挂职江西某县副县长)说乡民自治,王志筌(河南前《法制世界》副主编,大学毕业后主动去西藏工作八年)说西藏和河南卢氏县那个腐败的杜二旦书记。。。。。。我们每晚天南海北的神聊虽无主题,但每个人都真切的关心着国家的发展,都希望自己的研究能对社会进步多少有一点帮助,也都由衷的感谢“中心”给大家提供了这么好的交流和彼此学习的机会,让我们相聚在“中心”这个如此美妙的“学术共同体”。
“中心”创造的不仅是一种尊重学术的气氛,它更是一块提升人的心灵的人文净土。两年前的春天,SARS肆虐香江,最严重时中文大学宣布停课,诺大的校园一片冷清,在关教授和Jean的带领下,“中心”照常运转,一切如常,来访的学者们依然沉静地在做着研究。就在这样的日子里, 一个周末,Jean在“中心”安排了一次诗歌朗诵会,细心的她特别采拮了校园里几支怒放的野花摆放在桌上,在那天来参加朗诵会的人中,不仅有所有“中心”的访问学者,还有香港乐施会的朋友,诗人郑单衣和他的美国太太(也是诗人),刘淳,小何等一些中大的博士生也都来了。在王志筌朗读了他诗选中的一篇“哀农夫”(他也是诗人,出过一本诗集)后,每一个参加者都朗诵了自己喜爱的诗歌,最后,Jean带着大家唱起了岳飞的《满江红》,在人们精神低迷的日子里,《满江红》激昂的旋律激励起人们的信心和希望。

“中心”对人的关心和关怀体现在一切方面。当你来到“中心”,你不需为没有港币吃饭而担忧,Jean早已想到,她会事先做好一切财务申请事宜,访客到的当天,阿梅就会带你去校财务处领取生活费的支票并陪你去银行兑换成现金,她也会把涮洗干净的口杯送到你的研究室;有一次我在使用校园快照时出了麻烦,那机器吃下钱但不吐照片,我无意中和秘书郭小姐说起此事,没想到郭小姐很快和快照公司取得联系,一周后我就收到了快照公司寄来的退还25元港币的支票;而Petty和Karen在任何时候都是那么亲切友善,她们永远会不厌其烦的教我如何使用那台“高精尖”的复印机。在Jean的影响下,“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是那么敬业,在他们的身上真正体现了“服务”的精神,而这一切又都是如此自然。

 由Jean组织的 “中心”每周六的郊游活动也给来访者留下美好难忘的印象。关教授特地买了一辆大的越野面包车做为私用车,为的是为多载一些学者去郊游;每次都来参加讨论会的萧今教授,也是开一辆面包车,多次专门来雅礼宾馆来接我和其他学者。有一次我不慎扭伤了脚,伤不重还能走,于是Jean就安排当日的活动不去爬山而是去看海,那天我们一行二十多人,其中有来自武汉,现已六十多岁的胡伯威先生,也有来自北京对外经贸大学的年轻的董瑾,大伙儿三三两两,坐在海边听沈志华讲朝鲜停战问题,那种亲切随意而又充满人与人友善的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这几年,“中心”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中心”把关注的目光更多集中在转型期的中国社会基层问题,特别是农村问题的研究,去年十月,“中心”主办了内地部分县乡长和“三农”问题研究者的对话。“中心”还有新的举措,这就是为年轻的研究生提供交流和互相切磋的便利,今年年初,来自内地,香港,台湾,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韩国等十一国和地区的66个博士生,在“中心”主办的的“当代中国研讨班”上交流论文,分享看法,听说“中心”以后每年都将会举办这样的讨论班。

“中心”使人温暖,使人留恋,我每次再来到“中心”,总能不期遇的和一些来访的老朋友见面,去年初,我在那儿见到了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的张鸣教授,那次我停留时间较短,不能赶上已排好日期的张鸣的报告,请求Jean开一个特例,让张鸣先讲一次,Jean征求他的意见,张鸣慷慨允诺,我这就和大家一起,愉快的分享了他的有关“义和团和民族主义”的新见解。

一拨学者回去了,另一拨学者又来了,把他们连结在一起是对学术的追求,也是“中国”和学者对自己国家的爱和责任,这就是“中心”—一个新思想、新学术、新人生态度的孵化器,正是在这里,我感受到一种新的学术和生活的方式,这是远古“Academic”的声音在现实世界的回响,未曾料想,在红尘万丈,物欲功利横流的当下,在关教授和Jean的辛勤耕耘下,在“中心”,我竟然能找到那种只有在典籍中才能体会的“学术家园”的感觉!

能不忆“中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认识思想家

一、思想家:人类的大脑   我们在这里向读者介绍的是一批著名的中外思想家,然而,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上思想家这一称号呢?   简言之,思想家之所以成为思想家,在于他的思考和他为人类贡献的思想。诚然,人类是理性的存在,是具有思维能力的动物,也就是说,每个人都会思考,都有思想,但是,思想家的思考关涉到深层次的、一般性的、高度抽象的领域,是对人类所在的社会和周围自然界某些带有根本性问题的思考,是对人类自身的性质与命运的内省与探寻,以及对人类知识本身的反思。亚里士多德曾言,人们对哲理的探索起于“惊异”,面对周围的大千世界和……去看看

怎样看待汪精卫政府

近读赵无眠先生的大作《查塔呼奇河畔谈汉奸》,很受启发。特别是关于汪精卫政府的一节,赵先生提出汪精卫是爱国者的崭新论点,让人耳目一新。读完赵先生的文章感想很多,因此也想谈一下自己对汪精卫政府的看法。一、汪精卫一派对日讲和的想法和目的有人认为日本偷袭珍珠港,向人口、资源、工业生产能力比自己大很多倍的美国发动战争,是一种失去理智的疯狂行为。但这种观点有很大的片面性,是“事后诸葛亮”。要知道战争的胜利不仅仅取决于“物”的方面,还取决于更重要的“人”的方面。如果战争总是“物”的方面占优势的,人多、枪多、……去看看

后危机时期美国金融监管改革框架解读

【内容提要】次贷危机引发了美国对其金融监管体系及其监管理念的反思。美国现行金融监管体系存在监管重叠、监管漏洞和监管失控等缺陷。而金融危机的恶化进一步暴露了美国监管体系的内在缺陷。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和完善监管体系,美国政府先后公布《现代金融监管构架改革蓝图》、《金融监管改革框架》和《金融监管改革 :新基础》三个改革方案。本文在梳理上述三个改革方案主要内容的基础上,分别进行了简要的点评,以此窥视美国金融监管改革的新动向。由此,笔者认为,美国决策者必须将目前一刀切的监管模式转变到综合考虑可预见性……去看看

现代文学晚期文论失范的话语分析

一  自「五四运动」以后,知识份子思想改造问题一直贯穿于中国现代文学发展史中。思想改造是一个巨大的精神系统工程,因为文学家思想蜕变的过程,是一个痛苦的思想转换过程。文学家在这种思想蜕变的过程中,不断地对自身及文学的社会作用和角色位置进行反思。文学家的身份认同、文学家的创作态度和创作倾向、文学作品与大众之间的距离等问题一再受到文学理论家的关注。1942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之后,这种反思意识进一步得到了加强。无疑,这是文学家世界观发生改变的内在前提,也是文学理论向更加新的形态转变的契……去看看

受教育权的宪法学思考

原载《中国教育法制评论》2002年第1辑  引言  近来,齐玉苓案[1],平乐乡政府诉韦其明案[2],余亭亭诉北京市朝阳区机械学院附属中学案,即“高中分流案”,[3]引起全社会对公民受教育权保护的极大关注,学界、实务界、媒体纷纷聚焦受教育权的宪法救济问题,尤其是法院能否直接适用宪法为公民的受教育权侵害提供救济问题。我们认为,只有对作为公民宪法权利的受教育权的性质及实现和获得宪法救济的基本途径问题进行研究,才能对上述问题得出一个比较恰当的结论。  一、西方受教育权起源  西方教育萌芽于原始社会末期的脑体分工,在……去看看

“宏论”倡导还是“空论”倡导?

据笔者观察,当代中国学者——尤以文艺学美学研究者为甚——存有一种“宏论”倡导的偏好,即念念不忘倡导建设一种“涵盖古今、包容中西”具有集“大成”性质的宏大文艺学或美学体系。在98年召开的“百年中国美学学术讨论会”上,便又有人在发言中提出要融合东方和西方、传统和现代美学的一切优点,建立“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美学”。当时,我就提出这样的疑问:有没有可能融合川菜、鲁菜、粤菜、淮扬菜等菜系,再加上西方各种菜的优点,而调出一种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美学大菜”?我的这段话在会上曾被人称为“大菜情结”,后来……去看看

农村信用社改革模式选择:贵州省证据

原载《改革》2006年第9期p42~47  「作者简介」陈鹏,孙涌,中国人民银行贵阳中心支行,贵州贵阳550001.  一、选择省联社模式的动因  选择省联社模式既有农村信用社改革的现实需要,同时也有改革主导者和参与者的利益博弈行为,而最为突出的动因在于路径依赖特性和行政效率对经济效率的替代。  (一)农村信用社改革的路径依赖  诺斯认为制度变迁的进程主要是渐进式的,它一般是对构成制度框架的规则、准则和实施的组合进行边际调整,规则、习俗和传统会内化在人们的精神和行为中,成为一种稳定性的支配力量。因此,制度的演进总是……去看看

Financial Sector Reform in China

Harvard University Asia Center 2005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2005by the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  Printed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he Harvard University Asia Center publishes a monograph series and ,in coordinationwith the Fairbank Center for East Asian Research,the Korea Institute ,the ReischauerInstitute of Japanese Studies ,and other faculties and institutes,administersresearch projects designed to further scholarly understanding of China,Japan ……去看看

论《游叙弗伦篇》

徐卫祥/译   《游叙弗伦篇》的主题是虔敬。出于不止一个理由,《游叙弗伦篇》并没有告诉我们关于虔敬柏拉图是怎么想的。它的确没有向我们传递其最终或完整的虔敬观。然而,这部著作却向我们传递了柏拉图分析虔敬的一个重要部分。通过研究《游叙弗伦篇》,我们所能学到的不外乎部分的真理(part of the truth),或用柏拉图的话说,是部分真理(a partial truth)――也必然是部分谎言(a partial untruth)。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永远找不到如柏拉图所理解的有关虔敬的真理,除非在我们理解和消化了与其说在《游叙弗伦篇》中还不如说经由《……去看看

中国新知识分子

虽然全世界都对于中国的崛起感兴趣,但没有多少人关注中国的思想和产生这些思想的人。实际上,中国的知识分子阶层拥有让人吃惊的活力,他们的观点或许成为对西方自由思想霸权的严肃挑战。  我将永远忘不了二〇〇三年第一次访问位于北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CASS)的情景。我受到学院副院长王洛林的欢迎,此人的祖父曾翻译马克思的《资本论》,另一个主人黄平从前当过红卫兵。我们坐在过于庞大的椅子里品茶、相互寒暄。王洛林礼貌地点头微笑,告诉我这个学院有五十个研究中心,涉及二百六十个学科,里面有四千名专职研究员。  就在他这么……去看看

人口流动对经济增长地区差距的影响

(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湖北武汉430072)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增长的地区差距逐渐扩大,人口流动对经济增长差距的收敛作用明显,本文通过建立人口流动与经济增长之间计量模型分析表明人口流动的地区差距与经济增长的地区差距高度相关,无素质差异的流动人口对整体经济增长没有显著的贡献,但流动人口确实对分地区的经济增长具有显著的贡献作用,且这种作用呈递减趋势。本文还发现,中国经济增长在改革开放的前十年具有明显的条件收敛机制,但在1990年以后,条件收敛不复存在,这一结论对三大地带内部的收敛机制同样适用。  关键词……去看看

打工妹的内部话题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内容提要:本文归纳了打工妹们书信中的五个主要话题,并通过这些话题分析了工厂打工妹的交往圈子的活动和功能,她们的工作流动的原因和策略,她们与出生家庭的关系,她们的感情和婚姻,她们对打工生活的评价。分析特别注重了性别的角度,指出了打工妹们的处境、经历和态度形成中的性别原因。一、事件与信件我所分析的这些书信,是1993年11月19日深圳市葵涌镇致丽玩具厂一场震惊全国的大火之后,我的朋友常凯在该厂调查时,从劫难后的废墟中收集的。这些信件的主人,都是那场可怕劫难的经历者。在那……去看看

中国“水荒”报告:经济发展隐现缺水死穴

   2009/10/01
水资源南北失衡:导致中国中度缺水  “中国是一个中度缺水的国家”。水利部水资源司司长吴季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是从水资源对社会经济发展的支撑能力上得出的判断。  从人口和水资源分布统计数据可以看出,中国水资源南北分配的差异非常明显。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人口占了中国的54%,但是水资源却占了81%。北方人口占46%,水资源只有19%。专家指出,由于自然环境的影响,高强度的人类活动的影响,北方的水资源进一步减少,南方水资源进一步增加。这个趋势在最近20年尤其明显。这就更加重了中国北方水资源短缺和南北水资源的……去看看

农村财产主体的变迁轨迹及改革取向

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是以承认独立的经济利益、财产权利开始的,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其实就是农村财产主体变迁的过程,也是恢复和重建农民个人财产权利的过程,肯定经营主体独立的经济利益(其核心是独立的财产权利),对协调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改革和完善财产制度具有根本意义。本文拟从农村财产主体的变迁轨迹,来谈谈当前农村财产制度存在的问题及改革方向。   一、农村财产主体的变迁轨迹分析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农村财产制度几经变迁,农村财产主体经历了一个由多元化财产主体向单一化财产主体转变,又由单一化财产主体向多元化……去看看